32歲高材生歸隱做「繡郎」遭親友嘲諷,如今憑技藝驚豔世界,1根絲線分256縷,1天落6萬針

田園牧哥 2020/12/14 檢舉 我要評論

說到刺繡,可能大家腦海裡想到的畫面,是一位元江南女子,手拈繡花針,穿針引線,充滿了一種嫺靜優雅的美感。不過今天要介紹的是一位繡花的男子——姑蘇繡郎,一位85後的年輕男兒加入到了蘇繡行列,致力於將傳統技藝融入現代審美。

一身素布衣裳,一副黑框眼鏡,1988年的張雪看起來斯文雅致,與世無爭,在他成長的小鎮蘇州鎮湖,每個人自打出生起就接觸到刺繡,張雪也不例外。小時候為了讓媽媽早些幹完活給自己講故事,張雪就坐在媽媽身後幫忙穿針封線,不想,這小小的繡花針影響了他的一生,張雪還得了一個「姑蘇繡郎」的稱號。

張雪和母親薛金娣。張雪,諧音「張薛」。張雪的母親6歲學刺繡,對刺繡近乎癡迷的她本想生個女兒傳承刺繡手藝,早就取父母二人姓氏想好了姑娘的名字,沒想到生下的是男孩。「原本也沒想讓他傳承。」既是個男孩,薛金娣並沒有讓張雪做刺繡的打算,但張雪9歲時一次無意的嘗試有模有樣,展現出讓薛金娣意外的天賦。

繡坊陳列區,張雪在擦拭裝裱好的繡品。儘管有天賦,張雪還是和鎮上的大部分年輕人一樣,走的每一步都在通往外面的世界。成績優異的他一路考上南京財經大學,念了國際貿易經濟專業,大學部畢業時還拿到了英國里茲大學的offer。當所有人都以為張雪在國外念書時,他悄悄回到了故鄉。

張雪俯身檢查即將完工的繡品。「你不是應該在國外念書嗎?」,「男孩子回來做刺繡,不合適。」無論朋友還是親戚,大多數人得知張雪的決定後都表現得極為驚訝,在他們的印象裡,沒得選擇的人才會做刺繡,大學畢業回來做一件沒讀過書的人都能做的事,他們不理解。出乎意料的是,薛金娣並不反對:「只要他喜歡就好。」

在鎮湖一處村莊裡,當年張雪父母結婚的新房如今被改造成了一個工作坊,窗外滿是綠植,窗內帷幔清透,陽光透過窗戶照進屋裡。張雪平時就和繡娘一起坐在繃架前,用指甲把一根絲線分為兩份、4份、8份……最終分為256縷細絲。一上一下,手起針落,若是採用亂針繡法,張雪1分鐘能來回繡120下,若是一天工作8小時,張雪一天能落下近6萬針。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