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歲老人獨居大山深處,孩子遠嫁,老伴兒又意外離世,全憑「做夢」活著

田園牧哥 2020/12/04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

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文/田園牧哥

中國河南省龍潭溝的深處,其實也是有人家的,遠遠的,只看到兩座孤零零的老房子。已經中午了,沒有煙火的氣息,最初,牧哥懷疑是兩座無人居住的空宅,路邊成堆的山茱萸核,證明著這兒還有人活動的痕跡,走的近了,院子裡終於晃動了一下藍色的身影。

沒有雞,也沒有狗,冬日裡的山谷,就連野鳥也聽不到了叫聲。當時就有一種很強烈的的感覺,這會是牧哥記錄伊河源頭的第一戶人家。

身穿藍色棉襖,頭上戴著一頂闊沿帽,牧哥認為這頂帽子肯定不是大媽自己買的。如果只這樣看過去,說不定她還是來農村度假的城裡老太太。看到了牧哥們,大媽探起身子,伸了一下懶腰,笑問:「哪兒來的客?回來歇歇來吧!」

本來正要找話搭訕大媽進行訪談,沒想到卻被熱情的山裡大媽搭訕了。一口地道的欒川口音,很和善,又有些疲倦。

「我這水管咋會沒有水了呢?這是咋回事?」大媽擰開水龍頭接水,幾聲輕微的滴答,水龍頭裡並沒有水流出,只有幾滴余水砸在不銹鋼盆子裡。

「你這是引的泉水吧,按道理現在還不會上凍吧?」牧哥問。

反反復複擰了幾下。「啊,俺老頭活著時候埋的管子,埋挺深的呀,往年再冷也沒有凍過,這是咋回事?老頭不在了,我一個女人家,覺得活著啥都不容易……」

院子裡是一口很大的鋁鍋,那是用來煮山茱萸用的,塑膠布上攤放著兩堆山茱萸,左邊的顏色深一些,是濕的,右邊的有些發白,可以看出來那是已經煮過的。

山茱萸是一味中藥材,早在30多年前,欒川的大部分地區就已經開始栽種,當地人家都開始用一種電動工具來「打棗」。豫西地區把山茱萸的皮稱為「棗皮」,摘山茱萸的過程也就稱為「打棗」。

作為一名不經常幹農活的「壯漢」,幫大媽提兩桶水的力氣還是有的。小溪就在小路盡頭,不超過20米的樣子,打滿一鍋水的時候,大媽又抱回一抱乾柴。

大媽姓郭,67歲,老伴兒姓田,是去年4月份走了的。郭大媽難受了整整一年,今年夏天時候,有幾個洛陽來的老年遊客,到家裡歇腳,一方面是想在山裡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玩幾天,也是同情大媽的遭遇,在這兒住了兩三天,不斷的勸慰開導,大媽才算走出悲傷。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