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因為是上司,一公務員娶了其妹妹,直到退休才提出離婚:我怕她,隱忍了30年

因為是上司,一公務員娶了其妹妹,直到退休才提出離婚:我怕她,隱忍了30年
2021/08/08
2021/08/08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因為是上司,所以娶了他妹妹

今年65歲的劉森立(化名),在縣上的單位幹了一輩子的農機工作,在眾人眼裡他是個公務員,有著鐵飯碗,早些年間他就有了一套3層的樓房,總共面積300m²,可如今他只能居住在不遠處不到20m²的小房子裡。

按道理來說,劉森立已經退休了,每個月有4000元(約合新台幣17000元))的退休金,應該是過著享福的日子才對,然而他卻陷入了感情危機,劉森立可憐巴巴地表示:我現在是有家不能回,說完他就走進了自己的小房子裡介紹起了情況。

看得出來,這間房裡面的擺設非常淩亂,一張床一個沙發和一個衣櫃就佔據了絕大部分面積,桌子上發霉的水果以及到處擺放的酒瓶和藥盒就足以證明劉森立在這裡過的並不舒心。

他說,我是今年2月份在家裡安不了心所以才搬過來的,平常就用個電飯煲煮點飯,菜也是放在飯裡熱一下就吃了,我現在過的可以說很悲哀,比我小12歲的妻子居住在300m²的房子裡,她每天不是找這個藉口,就是找那個藉口,總之三天兩頭就會吵架。

劉森立覺得妻子根本不愛他,就在端午節的時候,劉森立痛風發作了,導致腳腫的都下不了地,就這妻子也沒有過來看望過他,對此劉森立感到非常的心寒,起了離婚的念頭,他說我就想知道妻子是什麼態度,如果愛我,就好好過日子,如果不愛我,就好聚好散。

隨後劉森立就回家找到了妻子唐小輝(化名),53歲的唐小輝看起來非常年輕,穿著連衣裙,戴著金首飾,打扮精緻,與一旁穿著汗衫的丈夫劉森立顯得格格不入,只是劉森立也沒有看妻子一眼。

他開門見山的就跟妻子表示要和平分手,這些年來我一直在忍受著妻子,不僅如此,每次在我睡得很深的時候,妻子就會突然跑過來在我床前大吼大叫,把我嚇得魂飛魄散,這一下子就激發了我自衛的本能,要不是我克制住了自己,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情況。

對此唐小輝解釋,我突如其來的脾氣完全是無意中在丈夫的手機裡發現了他和一名曹姓女子亂七八糟的聊天資訊,並非是故意要去將丈夫嚇醒,是他自己做了虧心事,所以才這麼怕的,而且我也很惱火,丈夫竟然對剛認識的女人說起了從來沒有對我說過的情話,同時唐小輝也質問著丈夫,結婚30年了,你有跟我說過這麼溫柔的話嗎?

坐在一旁的劉森立片刻無語,也從來不敢看妻子一眼,這讓眾人也有些納悶的質問劉森立,你為什麼不敢看妻子呢,就連說話為啥也不敢看妻子的眼睛呢?

劉森立坐在妻子旁邊就像個小孩一樣無助,他無處安放的雙手,臉部僵硬的表情顯示出了他的局促和不安,劉森立說,我怕她,以前外婆在的時候外婆是知道的,前面還在說話,第二句話還沒說出口,妻子就會沖過來打我,還把我衣服拽的稀巴爛。

此時的唐小輝並沒有理會丈夫,而是把頭偏向了一邊,對此劉森立起身上到了二樓說起了他結婚30年的過往。

原來劉森立和妻子是在1991年結婚,直到現在整整30年了,只不過雖然結婚了30年,可兩人分居都有十幾年,劉森立說我以前住在3樓,妻子住在2樓,2樓的房間我都打不開的。

只是近幾年我才住在了2樓,妻子住在大臥室,我住在小臥室,她就是從她那邊突然跑到我這邊對我大吼大叫的。

唐小輝反駁著丈夫,你住三樓是應該的,工作的時候你都不怎麼回家,我又不知道你在外面做什麼,我怕你有病毒,所以才讓你住3樓的,直到2019年兒子去世後,你又住到了兒子那邊的房子,我們之間的溝通就更加少了。

說完唐小輝也打開了衣櫃努力回憶起了和丈夫的種種過往,她拿出了一條毛褲說這都是我親手給丈夫織的,可他現在不穿了,還有這些衣服都是我給他買的,有的都被他穿爛了。

然而劉森立並沒有感動,反而還說從來沒有穿過。

唐小輝有些無奈了,她說,這褲子你都穿起球了還說沒穿過?你為什麼老是要說假話呢?你就是想要跟我離婚才把我說的十惡不赦,沒必要這樣,你想要離婚就跟我好好講,真不用這麼費腦的去搞這些名堂出來。

你總是講假話,總是排斥我,從來你就沒有把我當作你的老婆,你始終都是把我當作外人來看待。

唐小輝的這句話算是說到了劉森立的心裡,他也質問著妻子,天曉得,到底是我把你當作外人,還是你把我當作外人?

就這樣兩人在這個問題上發生了爭執,彼此間互相指責著,都說對方從未把彼此當成親密的愛人,可是都已經結婚30年了,矛盾又為何到現在才爆發,劉森立為何又到現在才提離婚呢?

對此唐小輝猜測了三個理由,她說第一點可能是兩人之間沒有共同的孩子造成的,原來唐小輝和丈夫都是二婚,當時結婚的時候丈夫已經有了一兒一女,而唐小輝也有了一個女兒。

事實上兩人在婚後確實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只是唐小輝覺得有了3個孩子足夠了,況且上面還有老,下面孩子也都小,再要孩子的話壓力太大了,她也沒有精力去帶那麼多孩子,為此唐小輝就放棄了腹中的孩子,這一放棄就是三次。

只是對於唐小輝不要孩子的說法,劉森立聽後更加惱火了,他說妻子不要孩子跟我商量的餘地都沒有。話剛說到一半,唐小輝不願意了,她也是非常火大的表示,難道不是你帶我去醫院做的手術嗎?難道是我一個人去的?你為什麼又要說假話呢?

劉森立說,我去醫院都是被你打電話拽過去的,我內心是不願意的,都是被你強行流的。唐小輝不想過多的爭辯,直說算了,不說了,跟你說沒意思。

接著唐小輝說出了第二點,她說我和丈夫之間無法溝通,也無法達成共識,我喜歡看書看新聞,偶爾就和同學跳跳舞,走走親戚很簡單的愛好,而丈夫喜歡那些花言巧語的,就是別人喊他劉哥,劉哥的那種感覺,我不欣賞的他都欣賞,我欣賞的他又欣賞不了。

我不會要求丈夫陪我看書讀報,丈夫也不會強迫我接受他的豔歌俗舞,總之就是沒有共同話題,我們兩個人都不會為對方妥協,這就導致了這麼多年各過各的,分房而居。

最後唐小輝透露出了第三點,那就是丈夫這麼多年始終都無法忘記他的前妻,她說,丈夫的前妻畢竟是給他生育了兩個2孩子,而且年齡也相當,各方面都很崇拜他,我和丈夫之間存在年齡差,很多時候我有自己的想法就不會順從他。

生活中丈夫也是經常在我耳邊念叨他的前妻有多麼好,我聽了這些話內心也沒有太多想法,畢竟他的前妻都已經去世那麼多年了,我跟他計較也沒有什麼意義。

此時的劉森立並沒有反駁妻子,他也承認了自己確實無法忘記前妻,事實上這個300m²的房子就是他和前妻修建的,雖然外牆經過修理後已經變得煥然一新,但裡面的格局幾乎沒有改變。

隨後劉森立來到了3樓,他在角落裡拿出了前妻的遺物,一個破舊的箱子裡裝著前妻的被子,衣服,這麼多年的歲月,箱子已經生了鏽,衣物也發了霉,可劉森立都不曾捨得丟棄,他說不管什麼時候,這間房都有屬於前妻的一個角落,這是我的專屬獨家記憶。

整理好遺物後,劉森立回到了20m²的小房間,這個房子是他兒子買的,2019年兒子去世後劉森立就改成了屬於自己的單身公寓,此時他講述了前妻的種種美好,數落著現妻的種種不是。

他說現任妻子跟前妻根本沒法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當時前妻去世的時候街上鄰居哪個不哭泣,她很溫柔,總是把飯菜搞得明明白白,還會把飯遞在我手裡,而現任妻子不會管我吃沒吃飯。

每次遇到事情,我和前妻都是商量著來,不像現在妻子這樣,一點事她就沖我罵,罵了以後還會沖上前拽我的衣服,就我衣服都被她拽爛了好幾件,顯然在內心裡,劉森立是更愛前妻的,回憶起來也是甜蜜的。

劉森立房間裡最多的就是藥盒和酒瓶,一個是為了健康,一個卻是為了逃避痛苦,他知道痛風和心血管疾病不能飲酒,可很多時候他只能選擇借酒消愁,屋子的中間劉森立也拼放了一個心形彩燈。

當打開燈時,劉森立有些哽咽了,他說我平常一個人住在這裡,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開著這個心形彩燈就感覺有星星在閃耀,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兒子,這麼優秀的兒子就這麼走了 ,再者就會想到前妻,每當我睡不著的時候,看著這個燈,就好像他們都沒走一樣。

劉森立說,我的命很苦,少年喪母,1990年前妻因心臟病去世,這是中年喪妻,到了2019年34歲的兒子又因心梗去世,這是老年喪子,所以說我本來就不是很愉快,心裡好疼,然而妻子還要這樣對我。

可是讓人不解的是,當年那麼深愛前妻的劉森立,為什麼在前妻去世不到一年的時間裡,就迅速的和唐小輝在1991年結婚了呢?

原來唐小輝的哥哥是劉森立單位的直屬上司,當年唐小輝的前夫入獄,所以上司就把他的妹妹唐小輝介紹給了劉森立,迫于上司的壓力,劉森立就迅速的結了婚,劉森立說,當時前妻去世後,我痛苦是一方面,很多人也給我介紹了物件,我都沒心動,後來上司介紹了他妹妹,我就同意了。

得知劉森立要離婚的消息,他的妹妹劉苗(化名)站了出來,她堅決的支持哥哥離婚,劉苗表示:我們家裡5姊妹,哥哥是唯一的男孩,用我的話講,哥哥就是想要攀點高,在事業上得到點提拔,畢竟唐小輝的哥哥是他的上司,只是直到退休,哥哥都沒有得到提拔。

當時做媒時,我們一家人都不知道的,後來知道了我們全家人都不同意,因為我媽媽在哥哥家住,出去溜個圈,回來後唐小輝就不給開門,連孩子們開門她也不讓開,哪個孩子開門,她就打哪個孩子。

不僅如此,她對我侄兒侄女也沒有盡到當母親的責任,剩菜剩飯都是我侄兒侄女吃,好菜就她和她女兒吃,為此我侄兒侄女15歲國中畢業就出門打工了,她的女兒卻上到了大學。

說起哥哥,劉苗是又急又氣,她認為哥哥這麼多年就是太軟弱了,結婚30年,自己過的不幸福,母親和侄兒侄女也沒有享到福,就這每次他們鬧矛盾的時候,哥哥總是受傷者,衣服被撕得爛七八糟,劉苗搖了搖頭說道:哥哥這個大學都白讀了,太軟弱了。

對此唐小輝並沒有正面解釋,她說,或許是我們雙方家庭教育不同吧,我們的家庭成員都是幹部,從小的教育都是挺正的,一是一二就是二,從不說謊話,我知道我的脾氣可能有點個性,我不認同的東西,我也不會委曲求全的,你做事我不欣賞,我就是不欣賞,我也會指出來。

當時我嫁給大我12歲的劉森立就是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所以想找個成熟穩重的男人,可結婚30年來,丈夫從來沒有給過家裡生活費,沒辦法我就在一樓開了個服裝店,這麼多年家裡的基本開支,包括我自己的生活和女兒上學結婚還有父母去世都是我負責的。

可劉森立卻說,妻子好點了會叫我吃飯,不好了連理我都不會理,有事她就會說,沒事她也不會理我,在這個家裡我就像個空氣一樣,根本就沒有把我看在眼裡,我們之間就是夫妻之間感情缺失。

說到這兒,唐小輝表示既然說到了煮飯,夏天還好一點,我自己一個人進貨上貨,熱的渾身是汗,但到了冬天我手有凍瘡,就這你都不會去做一頓飯,洗一個碗,將心比心,就你這樣對我,我會對你有感情嗎?不是我不用心對待這份感情,是你完全沒有把我放在你心裡。

就這樣兩人再次起了爭執,看得出來,30年的婚姻,夫妻二人只剩下了爭吵,沒有美好,唐小輝表示,以前結婚丈夫是因為我哥哥是他上司的緣故,現在退休了想離婚,就是想讓我淨身出戶。

她對著丈夫劉森立說,你是不是怕你走的早,以後這套房子都歸我了是吧,那現在就說清楚,你現在的這個方式行不通,還可以經過法律途徑來解決,我們一切都以法律為準繩,法律該是怎麼樣就是怎麼樣,你不需要傷這些腦筋,也不需要去花這些心思來搞這些名堂。

唐小輝把自己的青春託付給了劉森立,可如今劉森立不僅辜負了她,還要興師問罪,這讓她心裡也是有些難以接受,隔壁也開著服裝店的鄰居說,劉森立的兒子去世後他曾在家裡呆了很長一段時間。

在這期間,他們老兩口也經常在外散步,都是一前一後,根本看不出任何異樣,而且平常他們也沒有吵架,感情挺好的。在鄰居眼裡,相比于劉森立,他們更加認可唐小輝。

此時唐小輝的女兒出來了,如今她已經在衡陽結了婚生了子,她承認父母在為人處世的三觀方面有著較大的差異,但是她說對於哥哥和姐姐,母親對於他們一直視為己出,甚至比父親還要上心。

雖然我姐比我大三歲,但我們的身高差不多,從小我媽媽給我們買的衣服都是一樣的,根本不存在區別對待,給我買粉的,就會給姐姐買紅的,為此走在路上鄰居一直以為我們是雙胞胎,就跟親生的一樣。

我們兄妹三人的感情也一直頗深,母親與父親婚姻的問題,完全是因為兩個人性格的原因才導致而成的,如果一開始就放下權利和欲望,也許這段感情就純粹很多。

事已至此,誰是誰非也都不重要了,或許夫妻之間多年沒有溝通,在內心早已形同陌路了吧,最終兩人約定到了司法局協商此事。

家人都到場後,唐小輝率先發了言,她說我這麼多年的付出要比丈夫付出的比較多,以前丈夫從來沒有給過我工資卡,我想著他是為了他的兒子,這我也是理解的,所以我都是靠服裝店生存的。

後來兒子去世後,他主動把工資卡給了我不到一年,他有意見了就把工資卡拿回去了,我也經常帶他散步調解心情,從不跟鄰居提起,就怕鄰居問起來他傷心。

而劉森立坦言,多年來由於和妻子的興趣愛好不同,所以生活的很壓抑,確實也發生了很多矛盾,但礙于妻子的哥哥是我的上司原因,為了工作只能委屈自己,退休之後我才覺得終於不用受制於人,所以想要離婚。

這時候唐小輝才搞清楚了劉森立想要離婚的原因,不過眾人都紛紛勸說劉森立不要耿耿於懷,可以給彼此點時間重新開始。

劉森立表示如果要重新開始,希望可以澄清和曹女士之間的問題,因為他和曹女士之間是清白的,只是散散步,根本就沒有別的事情。

就這樣雙方決定再給彼此一點時間,只是回到家後,劉森立並不知道如何重新開始這段婚姻,他伸出了右手想要跟妻子握手言和,但妻子並沒有理會他,導致他伸出的手又垂下了。

第二天劉森立來到了前妻和兒子的墓前,他說以前每年都會過來給前妻掃墓,但兒子去世後太過於傷心,已經很久沒來了,劉森立蹲在墓前對前妻哭訴著,自從你走後,我每天都很想你,從來沒有過過一天和你在一起那麼幸福恩恩【愛☆愛】什麼話都兩個人一起說的日子,我非常的痛心。

可原以為一切過往皆為序章,只是幾天後,劉森立和唐小輝還是決定以離婚收場,剩下的就是彼此間談具體的離婚方案,一場30年的婚姻到了暮年以離婚收場,說起來也是讓人覺得可惜。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