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八旬翁隱居深山養老,拒絕前妻重婚,聽泉音聞鳥鳴,自得其樂

八旬翁隱居深山養老,拒絕前妻重婚,聽泉音聞鳥鳴,自得其樂
2021/08/29
2021/08/29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月亮還沒落下西山,帶著松香的清風開始拂過山岡,嘰嘰喳喳的鳥兒也叫醒了太陽,滴滴答答的山泉順流而下。此時,那條叫作「石頭」的小黃狗從地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用嘴巴敞開門,一邊叫著,一邊跳著跑到孫大爺床前,汪汪地叫醒了他。「嗨,別叫喚了,快出去吧,一會兒我和你上山。」於是,孫大爺起床穿好衣服,推門出屋,帶著「石頭」,呼吸著清香而又柔和的山風,開始了一天的山裡隱居生活。

孫大爺介紹山裡生活

孫大爺,今年82歲,他從小就出生在這座山上,從他爺爺的爺爺那輩開始,就一直在這裡生活,到現在已經五輩了。「我這個小莊,到現在100多年了,到了第五輩上,都搬到山下去住了。」孫大爺說,在這之前,這個叫作「蓮花盆」的小自然村,曾經住著不到10戶人家。後來,因為山深路窄,進出山裡全靠步行,生活極不方便,那幾戶人家就都搬遷到山下的村莊去住了。

山裡風光

「這得有好幾年了,我上城裡我兒家去耍,正好碰著第一個老婆(前妻),她就在那懟我我,說你個死老漢子還活啊,我和她罵了一會,她說我再和你重婚啊,我說你等著吧,什麼年紀了還合作重婚。」孫大爺說,前妻的丈夫去世了,現在城裡拆遷,她分了兩套樓房,極力想再和他複合,在一起生活,並讓他到城裡住樓房,被他拒絕。

曾經居住的村民留下的石磨

孫大爺隱居的地方,位於山東日照西部山區,距離縣城30多公里,距離鄉鎮也得10幾公里。直到現在,進出山裡,仍然需要步行。不到一米寬的羊腸小徑,崎嶇不平,蜿蜒山間十幾裡。夏日時節,雖然一路花香,蟬唱鳥鳴,但是周邊仍然少見人煙。平時,偶爾也會有一兩個喜歡爬山的驢友來到這裡探險,也會有一兩個村民,來到山裡採挖中草藥。不過,多數時候,這裡只有山風,不知名的鳥兒和野雞。

山上石頭上的字體

「我當了6年兵,先是在西安,1962年上了新疆。在部隊的時候,上了兩年軍校,結果得了胃穿孔的毛病,沒辦法就轉業回家了。」孫大爺介紹,他在部隊的時候學了一身武藝,空有一身功夫沒有地方用。回到老家後,上邊又安排他到冷庫上班,他嫌棄工作環境不好,就毅然回到了生他,養他的這個山溝。

遠看孫大爺的房子

「早以(以前)來,我爺爺就看山,我大大(父親)也看山,我也看山,光看山我就看了三輩子了。」孫大爺說,他當兵之前,就在村裡看山。當兵後,他的父親就接替了他看山的擔子,現在從部隊回來了,就從父親那裡又把看山的活兒接過來了,這一看就是幾十年。平時,孫大爺很少離開這個地方,除了採購日常生活用品時,需要下山趕集外,他幾乎從不下山。

孫大爺養的小狗

前段時間,孫大爺因為一件事,氣出了一場病。他說:「前些日子,我不得勁(身體不舒服),上醫院去一檢查,醫生說是有點肺氣腫,我這是讓那件事氣的。」原來,前段時間,他在巡山的時候,在山溝裡遇到一對青年男女。見到孫大爺,這對青年男女就哭著給他跪下了,說是兩人爬山談戀愛,在山上迷路了,手機也沒電了,下不了山了,求他帶到山下。孫大爺說,迷路讓他帶下山沒問題,但是這對情侶做的一件事,讓他生了一頓氣。

孫大爺介紹他的故事

孫大爺在巡山的時候發現,深山裡有兩棵小松樹枝子被人折斷了,而且是新折斷的。他就想,平時這裡沒人來,怎麼會被人折斷呢?他就順著這些折斷的樹枝前行,於是遇到了這兩個談戀愛的情侶。大爺說,問他們為什麼要折斷松樹枝子,他們就說聽著折斷樹枝的聲音很好聽,就一邊爬山,一邊折斷樹枝。一聽這個原因,孫大爺氣不打一處來,他是個直性子的人,一邊罵著,一邊就對那個青年踢了好幾腳。

孫大爺介紹他的生活

「我在這看了三輩子山了,頭一回見這樣的年幼的。怎麼含有這樣的,你說就是為了聽個響,折斷了兩棵小松樹枝子,真可恨啊。我平時連個小樹枝都不捨得碰,他們竟然折斷兩棵小樹枝,就是為了聽個響。」孫大爺說,他把青年罵了一頓,踢了幾腳。雖然氣得不行,但是還是把小青年送到了山下。直到現在,他一想起那對不懂事的小青年,還氣得不得了。他想不明白,這都什麼年代了,怎麼還有這樣沒素質的小年青。談個戀愛,為什麼非得爬到這深山上。

孫大爺講述山裡生活

「從氣出病來,我就不看山了。現在沒事就爬山挖個藥草,薅把苦菜子喂大鵝,再沒事的時候,我就上山溝裡,聽聽山泉流水的聲音,聽聽山雞、鳥兒叫,山上的空氣好啊,比在醫院裡吸氧氣都舒服。」孫大爺介紹,自從不看山了,他心裡就沒事了,變得輕鬆起來。上個月,他在山上挖了一棵就像人參形狀的小樹根,應該是一種中藥,但是他不認識,一個南方口音的人來到山上,給了他800塊錢,拿走了。他也不知道是賣貴了,還是賣便宜了。

孫大爺與他的晚輩合影

「這是我過八十大壽的時候,我這些孩子來給我過生日,和我照的合影。我有一個兒子,是第一老婆生的,還有三個閨女,是第二個老婆生的。我孫子、孫女子,還有外甥好幾個,現在有在韓國的,有的還上大學,也有當兵的,上軍校的,也有當老師的,都闖的很好。」孫大爺心裡很驕傲,他說,想不到小孩都很爭氣,沒讓人笑話,自己都闖蕩得不錯。

孫大爺介紹看山歷史

「我第一個老婆,給我生了個兒,我脾氣直,兩個人性格合不來,她在山裡也呆不住,就走了。第二個老婆給我生了仨閨女,她身子不好,到現在走了有三十多年了。」孫大爺介紹,兒子現在在縣城生活,住著樓房,閨女也都嫁得不錯,有在大連的,有在本地的,不過都過得很好,都不缺錢花。孩子都很孝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上山看望他,也勸他下山居住,但是他不喜歡在山下村莊居住,嫌棄太鬧騰了,不如在山上清靜。

孫大爺介紹山裡風光

「平時我不大下去,一下去都拽著不讓我走,喝茶拉呱地,和他們一塊,我自己就是一台戲啊。」孫大爺說,他喜歡講故事,特別是喜歡講他在部隊當兵練武的時候的故事,所以他不管到哪裡都很受歡迎。但是,因為他喜歡安靜,喜歡清靜的生活,所以一般不願意下山。如果在山下,除了不清靜,喧鬧外,還耽誤他幹活(種菜、澆水、挖草藥、聽水聲,聽鳥鳴)。

孫大爺養的大鵝

孫大爺講了一個小插曲,讓我們感覺,他是一位隱世高人。「那年(閨女上小學時),小三丫上學,她回來跟我說,上學路上受小男孩欺侮,我說,你一個星期別去上學了,我教你點功夫,讓你學兩手。」孫大爺介紹,他把在部隊學到的擒拿功夫,教給了閨女幾招,還下山買了雙新鞋,把鞋子的前頭放上鐵皮,告訴閨女,要是誰再欺侮她,就用腳專門踢他的「大薄地」(指腿上,或者身上沒有肉的地方),這一招真管用,從此再也沒有敢欺侮他閨女的了。

孫大爺用的獨輪車

「那年閨女在青島打工,那個老闆非要把閨女留下,讓她給老闆當保鏢。我說不讓她在那來了,太遠了。後來那個老闆來了,說恁閨女有兩下子,給我當保鏢,以後能有大出息。我說,不讓她在那來了,那個老闆沒辦法,只好回去了。」孫大爺說,他教給閨女的功夫沒有白教,現在不管走到哪裡,沒有人敢欺侮她,還都高看一眼呢。

孫大爺走到哪小狗就跟到哪

「現在我不看山了,心裡沒有心事了,沒事就是領著‘小石頭’(小狗)在山裡到處轉轉。背著個筐頭子,漫山遍野的悠逛。」孫大爺說,他不喜歡下山住,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山下村莊集中居住,遇到鄰居就得拉呱,還有就是人們容易在街頭聚堆,要不就是一塊打牌、打麻將、下棋,要不就是和年紀大的老人蹲牆根,曬太陽,這樣耽誤很多功夫,不如自己在山上,到處走走,就像鍛煉身體,也像修身養性一樣,與大自然對話,修煉身心。

孫大爺種了棵無花果

「我這麼說,你們可能不明白,我在這山上,吃什麼都很香。但是,一到山下,吃什麼也沒味道了。」孫大爺介紹,有時候老鄰居辦喜事,他到山下飯店吃喜飯,喝喜酒的時候,那個菜很多,有雞、有肉、有魚,山珍海味都有,但就是不好吃。自己在山上,種點應季青菜,沒事的時候在山上挖點野菜,自己養著雞、鴨、鵝,想吃什麼都行,自己炒菜、做飯吃,也不放那麼多調料,味道就是和山下不一樣。

孫大爺與他的「警衛員」

「那一回,我從山下飯店捎了點剩下的飯菜,想給小狗吃,回來後,那小狗聞了聞就跑了,剩菜連小狗都不稀吃。」孫大爺說,可能跟著他吃山上原生態的飯菜吃習慣,飯店裡那個菜,有點調料、味精,辣椒的味道,小狗就不吃。這只叫「石頭」的小狗,平時就是他生活的小夥伴,在給他生活增添了快樂的同時,也是他的「警衛員」,只要山裡進人,小狗就會第一時間通知他,成了他的貼身「保鏢」。

孫大爺居住地的山裡風光

太陽西下,孫大爺燒好山泉水,泡上一壺野山茶,慢慢地品味著山野的味道,回味著曾經流淌的歲月長河。小狗趴在他的腳下,就像能聽懂孫大爺心裡的話一樣,乖乖地看著遠處。夜色慢慢降臨,天上的星星顯現,月亮也從東邊的山頭爬了上來,開始照亮夜幕,迎接著又一悠然的黎明。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