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不想「嘿|咻」卻想要娃,男子加入別人的家庭,一個媽兩個爸組團養孩子

不想「嘿|咻」卻想要娃,男子加入別人的家庭,一個媽兩個爸組團養孩子
2020/09/28
2020/09/28

戀愛的方式,在一般認知當中,有三種戀愛方式分別是: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在同性戀、雙性戀被社會慢慢接受認可的時候,卻悄然的出現了第四種戀愛方式——無性戀!

David Jay一直很想擁有孩子和家庭,但有個棘手的難題:他是個無|性|戀,一點都不能【嘿☆咻】的那種。Daivd是在13歲那年意識到自己是無性戀的。當朋友們都在討論性、暗戀和約會時,他感覺自己格格不入。剛開始,他以為自己是晚熟,之後又懷疑自己出了點生理問題。他懷疑受過性創傷,或者在不自覺地性壓抑,但是都沒有。「整個社會給我的資訊就是,要麼你喜歡性,要麼你就不是正常人。」 David在每日郵報的採訪中說,「我很長一段時間以為,我將孤獨終老,沒人願意和我在一起。」



上高中後,David終於知道世界上存在「無|性|戀」這個團體,之後成為這個性少數群體的領袖人物。18歲那年,David創建了線上公益組織AVEN(全名叫「發現無性戀與無|性|戀教育網」),20年來幫助過10萬名成員。在LGTB遊行上,David也積極參與,告訴社會他們的存在。



這麼多年的教育和宣傳,社會漸漸對無性戀有了瞭解,但David發現,他仍不知道無性戀如何擁有一個穩定的家庭。是的,David一點都不想xx,但他很想擁有一個家庭,並且還想撫養孩子。David談過幾次認真的戀愛,他和戀人們能擁抱,能接吻(這是極限了),但他們的關係總是不那麼穩定。因為很多戀人除了他外,還擁有一個能發生[性.關.係]的情人。(絕對無性戀在人群中的比例很低,大約為1%)
David覺得自己能接受多角關係,但問題是戀人們體驗到性後,會對那段戀愛關係更加認真,柏拉圖式的無性戀愛則變得可有可無。漸漸的,他們就把David忘了。在被甩了很多次後,David在28歲那年勇敢嘗試了【嘿☆咻】,結果發現……確實不令人愉快。

那怎麼辦呢?他想了想,自己渴望家庭,渴望孩子,而伴侶則不是那麼必須。他完全可以加入一個有孩子的家庭,幫他們撫養孩子啊!認真的,David不是想當無薪保姆,而是加入對方的家庭,再幫對方帶孩子。他希望自己和孩子之間的關係足夠親密,能把他當作父親。


這個想法,哪怕在美國都足夠古怪。在和很多家庭談過後,David都沒有成功。幸好,2010年,David在一個公益聚會上遇到Avary Kent和她的男友Zeke Huasfather。三人的圈子和愛好相近,很快成為好朋友。
經過一年的友情後,David覺得這對情侶就是自己理想的人,於是從三藩市搬到紐約,花更多的時間和他們在一起,並且告訴他們自己多年來對家庭和孩子的渴望。
2014年,如David所願,Avary和Zeke結婚了,David還是他們的婚禮籌畫人。



2015年,好消息來了。夫妻倆告訴David,他們準備生個孩子,問他願不願意加入他們的家庭,一起養孩子。

「成為家庭的一員,是有多親密呢?」 David問,「是孩子一哭就交給你們管,還是淩晨三點起來幫孩子換尿布?」

Avary和Zeke說,是後者,他們希望David能和他們一樣,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家長」。

聽到這個回答,David說他當時就哭了,非常感動。

不過,朋友們也有自己的想法。Avary和Zeke在採訪中說,如果只有兩個人,帶孩子實在太累,但加上David的話,會輕鬆很多。

他們想的確實沒錯。

在Avary生下女兒三周後,David承擔起後半夜照顧小嬰兒的工作。



孩子睡在David的房間裡(他已經搬入夫妻倆家中),他需要幫忙搖搖籃,換尿布,每三小時起來喂一次奶。他和夫妻倆一同去上親子課,共同承擔孩子的教育費和日常開銷。



經過4年後,三人都覺得這種模式非常成功。



Avary和Zeke有更多的休息時間,以及更多的[夫·妻·生·活]。
David則擁有自己理想中的孩子。女兒叫他「Dada」,和另一個爸爸區分開,她喜歡和他一起在戶外散步。
為了讓自己這個家長當得更名正言順,David通過法律手續,成為孩子的合法養父,也就是「第三位家長」(third parent)。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