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翁獨守深山空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

田園牧哥 2021/03/16 檢舉 我要評論

城市生活競爭激烈、壓力山大,很多人都夢想著尋找一處遠離塵囂、與世無爭、自給自足的世外桃源居住。但是,卻又難以割捨、逃避現實的誘惑和責任。因此,這個夢想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只能是海市蜃樓、黃粱美夢罷了。但對於一些人這樣的日子只是他們的日常生活。

一行人繼續行走在山西晉南的黃土大山裡記錄民俗影像,在一個叫李莊的小村子走了好幾個小時都沒有看到有村民活動。幾個人不由感歎,數年以前這個村落可是有著好幾百口人的古村落,時下隨著城鎮化的發展,也變成了人走村空不見煙火的空村子,甚至在路上連一聲狗叫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就在大夥就要放棄此次拍攝計畫的時候,一隻雪白的大公雞突然從路邊的雜草叢裡竄了出來,大公雞興許是許久沒有見到陌生人的原因,看到我們,撒開腳丫子就是一陣跑,見到大公雞斷定村子裡一定還有人留守,幾個人緊跟大公雞,從溝底的小路一直跑到山頂,大公雞停住了腳步,我們發現有位穿著皮衣的老人家坐在一個木頭墩子上,眼睛直直的望著山下。

對我們一行人的來訪,老人家竟然沒有察覺,保持著他原有的姿勢,望著山下,似乎在尋找觀望著什麼,我們在他的身後給他打招呼後他才發現有生人來訪。

老人家起身不好意思地說剛才出神了,沒有看到我們,實在是不好意思,並沒有慢待客人的意思。影友L老師,問他剛才在看啥呢,怎麼那樣入迷。大爺笑了笑說,今天不是週六嗎,在外上學的小孫子放假回家了,山腳下有個移民新村,兒子一家住在哪裡,他剛才是在看小孫子呢。可惜今天霧霾太大,啥也看不見。我們說,想孫子可以下去看看,或者打電話讓孫子上來看你啊,老人家苦笑了一聲,擺擺手沒有說話。

言語中發現其中有原因,幾個人知趣的就沒有再追問。大爺也是極力地岔開話題,問我們從哪來的,怎麼跑到這個荒山野嶺上來了。聊天中得知,大爺今年72歲,老伴前些年就走了,附近的鄰居早些年也都搬下山了,他的孩子們也住在山下的移民新村,整個村子就剩下他一個人還有他養的一條狗和10多隻雞,如今他是這個村子裡的最後的一位留守者。大爺現在住的地方還是他家的老院子,老院子地處整個村子的最高處,平時自己一個人生活,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每天干完活吃過飯就習慣一個人望著山腳下的新村子的老鄰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