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過六旬老人留守大山做無本生意,一天走20多公里山路,一個冬季只賺8000多

田園牧哥 2021/02/01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當老了,頭髮白了,那個時候也就意味著已經退休了!可能會有很多人是每天澆澆花、溜溜鳥,或是打打麻將、溜溜彎,但對於絕大多數的農村裡的老人來說,沒有退休金,沒有養老金,還要為生活而奔波。

山西晉南農村采風,在一條黃土溝裡,遠遠看到2個老人肩上扛著一個大編織袋行走在黃土小路上。聽一位村裡的嚮導說,每年這個時候屬於農閒,家家戶戶都沒有啥活幹,村民們又閑不下來,就在附近大山上「拾錢」,我們看到的是他們村的一對老夫妻,看著大編織袋裝的不少,今天因該是在山上拾到了不少錢。嚮導大哥的一番話,讓我們有點摸不著頭腦,這山上還有錢拾,大哥說的是啥情況,大哥笑了笑說,這是農村人的口頭語,要不我帶你們去他們家看看。

跟著嚮導步行了10多分鐘,來到了一座黃土靠崖院,看到院子裡的地上攤放著各種藥材,一對老夫妻正在討論著今天村裡收購藥材的價格。

兩位老人家非常熱情,大叔放下手裡的活計客氣地向我們問吃問喝的,大叔說他今年68歲,老伴65歲,老伴剛從山上「拾錢」回來,早上10點多吃完飯出去的,這快4點了才回來,5個多小時拾了這一袋子。大叔和嚮導說的拾錢,難道就是大媽這個兜子裡裝的都是在山上拾的錢嗎?他倆的話真越來越讓我們納悶,這一兜子都是在山上拾來的錢,這要是多少啊。

大媽熱情地讓我們到窯洞裡坐坐,她說現在農閒地裡沒有活幹,她和村裡的一幫老姐們,早上吃完飯就上山「拾錢」了,今天收穫還算差不多,每個人都拾了一兜子,就是走的路程有些遠,來來回回走了有20多公里山路,影友L老師實在是憋不住了,就問大媽,你們山上怎麼還長錢,怎麼家家戶戶都在山上「拾錢」,這山上難道有啥搖錢樹。經這樣一問,大媽也是樂了起來。

大媽說來帶你們看看我今天在山上拾的錢,轉身走出窯洞,拿起放在地上的兜子,呼啦全部倒在了地上,裡面倒出來的那是錢,這不都是一些爛根子嗎,大媽笑著說,這就是我們在山上「拾的錢」,我們農閒時候沒事幹,就在山上挖藥材,撿酸棗,這些都是無本生意,就戲稱為「拾錢」。聽明白了大媽說的「拾錢」,幾個人才恍然大悟「拾錢」的意思。

大媽說現在附近山上東西少了,都被她們村裡人拾的差不多了,今天她和幾個老姐們翻了一座山才挖了這麼多,她手上拿的是地骨根,還有一些燕子草等藥材,今天的收穫以地骨根為主,差不多砸成皮曬乾後能賣40多元(約合新臺幣170元),挖藥才沒有成本就是出點力氣,她們農村人不缺力氣,每天能掙個幾十塊錢還能鍛煉身體,一舉兩得很知足,這無本生意不就是「拾錢」嗎?

大叔說,他有病不能上山,都是老伴一個人在山上撿藥材,他倆分工明確,老伴負責撿藥材,他負責處理撿回來的藥材,這些地骨根需要用斧頭砸開皮,涼曬後才能賣給收藥材的,兩個人辛苦一冬天能有個2000多元(約合新臺幣8500元)的收入。農村人家裡有糧有菜,吃喝沒有問題,現在最大的負擔就是他的藥錢,一年要2萬(約合新臺幣85000元)出頭,孩子們都是剛創業,不能老是拖累孩子們,所以他倆多少掙點都是給孩子們減輕負擔。

和老兩口聊了一會,深知老人們的不容易,也瞭解清楚了上山「拾錢」的說法,這些留守在農村的父母苦中作樂,把翻山越嶺稱作「拾錢」把辛苦勞作當作鍛煉身體,她們不像城裡老人穿著時髦的衣服,跳著歡快的廣場舞,她們一年四季不知疲倦,忙裡忙外粗茶淡飯,這就是農村的父母。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