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旬嬤放著兒子城裡高樓不住,跑回山村,獨居土窯洞,日子快樂似神仙

菠蘿蜜 2021/04/01 檢舉 我要評論
 

@人間煙火港星君 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情感空間,總有一個故事屬於你。我是菠蘿蜜,用文字定格美好,人生的酸甜苦辣,想和你一起共度~

 

世界那麼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活法。有人選擇畢業後留在大城市裡,拼盡全力只不過為了過上最普通的生活:擁有一個溫馨的小家,一份體面的工作,還有一個一起奮鬥同甘共苦的愛人。而另外一些人卻選擇遠離城市喧囂,安居鄉下,隨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節奏去生活,把簡單無味的小日子過成了詩。

今天,就讓我們帶你去認識一位元農村大娘,看看她眼裡的舒心日子什麼樣:

大娘是我們在山西拍攝土窯洞時無意中遇到到,大過年的,她家大門上連對聯都沒有貼,院子裡靜悄悄的,也沒有雞鳴狗叫聲,加上靠崖的窯洞、土牆,純老式的老院子,顯得那麼扎眼,按照習俗,可能是家裡有老人去世沒過三年。可能是聽見了我們的動靜,大娘開門出來,就熱情地招呼著上她家坐坐,一看就是個爽快人。大娘說,「你們先進去坐坐,我撿一把柴禾就回去,中午給你們做點飯。」

大娘在門口地裡撿了一把枯樹枝,我們跟著進了家,和大多數農村老人一樣,大娘的窯洞裡沒有過多收拾:簡單的幾張掛曆裱裱前面,唯一醒目的就是一台冰箱和一面小圓鏡,如果說冰箱代表著現代文明,代表著生活水準的提高,鏡子則代表著大娘有一顆愛美的心,與年齡無關。我們開玩笑說大娘年輕時肯定是個大美人,惹得大娘又是一陣爽朗的笑聲,不像是新近失去了老伴。影友就好奇地問家裡為啥沒有貼對聯。

一句話讓大娘扯開了話匣子:大媽說她姓令狐,今年74歲,有一個兒子兩個閨女,老伴去世好多年了,兒子在市里買了樓,老伴走後,想孫子了就會去小住幾天,大部分時間都是一人守著這老宅子。去年冬天下雪時不小心摔了一跤,腿骨受傷了,出院後就在兒子家養病,一住就到過年後,可把她憋壞了,住在樓房裡,誰也不認識,加上腿不好,不能下樓,渾身不自在,給兒子說回來住,就是不同意。這不,昨天早上,趁兒子上班搭了個便車就回來了。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回到自己家,終於睡個踏實覺了。今早就睡了個自然醒,臉也沒有洗,頭髮也沒有梳,讓你們見笑了。大娘說完,就開始洗臉刷牙,對著鏡子梳頭,左瞧右看,那神情,好像個小姑娘似的。想想這麼大年紀,守著兒子媳婦,肯定不好意思對鏡貼花黃。

大娘說,你們可別以為我兒子媳婦不孝順,兒子閨女體諒她年輕時的不容易,對她都很好,她偷跑回來當天下午兒子就「氣哄哄」地趕來了,好好把她數落了一頓,來的時候還帶了好多吃的東西,大娘拉開冰箱給我們看,有肉有菜有各種水果,把整個冰箱都塞滿了。

大娘說,年輕人都出去了,村子裡還有6口人,都是老人,每天吃完飯就是相互串門拉拉家常,時間長了不見還怪想得慌。兒子覺得她不會享福,放著城裡的樓房不住非得跑回來住這個土窯洞。大娘說鞋子合腳不合腳只有腳知道,舒服不舒服只有自己知道,我給你們講講我這裡的好處:

一農村人自由慣了,家裡地方大,敞亮,空氣也好,感覺呼吸都順暢了很多,不像城裡,在屋裡看天都是巴掌大,還有那汽車噪音,吵得頭都疼。在村裡,夜裡很安靜,可以踏踏實實睡覺;二是院子裡還能種點菜,想吃的時候隨手拔點,不花錢還新鮮,在城裡哪有這條件?果然,院子裡有好大一片地,綠油油的菠菜長勢喜人,返青的大蔥也露出了嫩葉。三是接地氣,老窯洞裡冬暖夏涼,不用空調不要暖氣,不用花那個冤枉錢,多舒服。四是不孤獨,兒子媳婦再孝順,也走不進老人的心,在家裡,老姊妹們情況都差不多,互相作伴,倒也不覺得冷清;

說到最後,老人說,其實我還有個小心思:遠的香近的臭,就是因為兒子媳婦對她太好了,她才不願意過多去打攪兒子的生活,自己現在還能動,用不著拖累孩子,保持適當距離,等到以後動不了了再說。大娘的一番話,讓我們恍然大悟,一個要走,一個要留,背後都是滿滿的愛呀。

給大娘道聲保重後,我們離開了村子,土窯,土牆,土院,漸漸遠去。不由感慨,大娘真是個睿智的老人,知道什麼才是自己想要的東西。想想我們,小時候是那麼渴望逃離農村,在鋼筋混凝土的城市裡薰染太久,又是那麼想念那有院子可以放風聊天、有土地可以種植的日子,只是,已經變成了回不去的鄉愁。

 

我是體內具有50%感性+50%理性的菠蘿蜜,持續為你帶來優質文章。月亮不會奔你而來,但我可以!喜歡我,就點個關注再走唄:@人間煙火港星君(點我哦)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