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婦得知身患重症,仍冒死產子,孩子出生後老公傻眼:先救誰?

田園牧哥 2020/09/2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叫餘勇,今年29歲,家住重慶市大足區郵亭鎮,我和妻子羅國燕是在一場聚會上相識,看對了眼走到一起。我們倆的結合很順利也很完美,婚後的生活多了許多油鹽醬醋的瑣事,可是並沒有影響我們的感情,不久妻子懷孕了。2019這一年,我成功轉變了兩重身份,打心眼裡感到開心。妻子孕33周,突然說肚子疼,檢查之後並沒有大礙,說是假性宮縮,讓我們放心回去養胎。誰知道才過了兩天,我們的生活徹底改變了。

僅僅過去兩天,妻子的肚子再一次疼起來,還愈發的嚴重。我們又趕去了醫院,這一次沒有上一次那麼幸運。做了彩超之後,醫生連說情況不好,要我們立即轉院。經上級醫院檢查,最終妻子被確診患有「卵巢癌」。醫生說,必須馬上剖腹產取出孩子,否則大人孩子都有生命危險,叫我簽字。我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頭皮一陣發麻,巨大的恐懼感迎面襲來。

今年5月11日,兒子余思哲出生,由於早產體重偏低,被直接送進了保溫箱,而妻子也很快上了化療。人家都是產後好好坐月子養身體,而妻子面臨的卻是各種疼痛。化療反應使得妻子那一頭美麗的長髮一把一把掉落,直至一根不剩,就連眉毛也全都掉了。看著枕邊人冒死產子後憔悴的臉龐,想想還在保溫箱裡的孩子,我不明白好好的家怎麼就變成今天這個樣子,我一夜間白了頭。沒想到的是,我的悲劇這才剛剛上演。

孩子出生後的第18天,醫院通知我們接孩子回家,我們一家三口第一次團圓,妻子的臉上也多了些許笑容。10天后回醫院複查,意外發現孩子膽汁酸很高,要求我們做進一步檢查,緊接著孩子被確診為:先天性膽道閉鎖。

孩子確診的時候已經出現肝硬化,身體也開始泛黃,必須進行肝移植手術。這個家最後的一點希望就這樣破滅了。我爬到醫院的樓頂,望著街道上的車水馬龍,再往前一小步就我就可以解脫了,可是一想到他們娘倆還等著我去救,就沒有勇氣邁出那一步,難道這個家就這樣散了嗎?

「先救孩子吧!他媽媽切了子宮,這是你們唯一的孩子了。」「救大人吧!孩子那麼小,救活了沒有媽,也是可憐。」

身邊各種聲音讓我頭痛欲裂,到底先救誰?夫妻情、父子情,對我來說同等重要,這是這輩子我做過最難的選擇題。最終,我把這道題答成了多選,他們倆,我誰都不能丟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