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91歲阿婆和聾啞兒子住在深山裡的簡陋草房裡,老人直言:我得活著活著看風景

91歲阿婆和聾啞兒子住在深山裡的簡陋草房裡,老人直言:我得活著活著看風景
2020/11/14
2020/11/14

一個家庭雖然很小,甚至只相當於一個分子,但是卻是整個社會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全社會這部龐大的機器中,每個家庭就是不可忽缺的小小螺絲釘,可見家庭雖小對社會的作用並不小,而家庭中的大小事務又與社會息息相關,關係密切,還很複雜。俗話說「一家不知一家事,家家有本難念經」,就比較深刻地道出了世事的複雜和家庭的真諦。

作者一行到山溝裡采風,進溝之後,看到的宅院都是大門緊鎖。按道理說,現在正是收秋的季節,怎麼走了十幾裡都不見一個人呢?無人機飛起來,沿著山溝查看,發現山邊有一戶人家,院子裡擺放著幾個凳子,大門外邊還有人連聲問:「那是啥,那是啥?」

循著人聲進村,看到那戶人家大門外的樹蔭下,幾個人正在說話。說是一個村子,其實一共只有兩三家的房子,男子似乎是個啞巴,說話不清楚,只會啊啊啊叫。大媽看到我們,問了一聲:「你那是啥,咋恁niao(好看,好玩的意思)呢?」大媽姓黃,因為老母親年紀大了,專門回來照顧老人。

黃大媽的老母親姓李,已經91歲高齡,除了有一些血壓高,身體還算健康。李奶奶一共有5個孩子,三個女兒,兩個兒子。三個女兒嫁的都不遠,能夠經常回來照顧她,大兒子搬到了扶貧社區,隔幾天也會回來看看,捎一些生活用品。

農村老人一般都閒不住,就連女兒在家陪著,她也要幫忙撿豆角。豆角是同村的二女兒家玉米地裡套種的,有的已經長老了,有的還很嫩。李奶奶說:「尋個袋子,給你們抓點吧,這豆角回家剝剝煮鍋,非常好吃。」

黃大媽今年68歲,是個命苦的人。年輕時候,為了有糧食吃,嫁到了附近的嶺上。結婚十幾年後,老伴兒到山上采蘑菇,誤食了毒蘑菇,早早去世。黃大媽一個人照料兩個兒子,到了孩子們成家的年齡,她已經沒有力氣外出打工了,只好讓大兒子做了上門女婿,跟著她的小兒子雖然說了媳婦,卻連婚禮都沒有辦。

李奶奶住的院子還有兩間草房。黃大媽介紹說:「這個院子以前住著他們兄弟倆,俺這個小兄弟是個半啞巴,耳朵聾,也說不真。他跟我媽住上屋,俺那個兄弟住廈子,現在,搬到扶貧社區去住了,家裡就剩下他們兩個人了。」

扶貧搬遷的樓房是按照人頭算的,一個人25平方,最大的房子也只是三室一廳,都去的話,不夠住,李奶奶和小兒子只好留在家裡。大兒子隔幾天會回來看他們,捎帶著種一些糧食。按照規定,搬遷走以後,老家的房子需要拆除,工程隊來看了看,草房是老人的廚房,廈子留著照顧她的閨女們住,如果拆除,老人連廚房都沒有了,於是只扒掉了大門和草房的門交差。

黃大叔50多歲,因為身體原因,沒有成家。隨著年齡增大,已經是一點兒也聽不見了,他住的房間和李奶奶只隔著一個堂屋,李奶奶夜裡不舒服,喊了半天也沒用。最近一段時間,都是姐妹三個輪流著晚上回來,白天的時候,大多數時間就是黃大媽在家做飯。

「我現在一個人,也沒地方去,在娘家住的多。你知道,現在年輕人,早上不想起床,吃著吧,甜了鹹了,也吃不到一起。我還能動,需要帶孩子了,帶帶孩子,不用帶了,我就回來,我媽年紀也大了,身邊離不了人。」因為兒子結婚時候,黃大媽沒有給兒媳婦一分錢彩禮,家裡連像樣的房子也沒有,心裡一直覺得愧疚。幸好兒媳婦是個通情達理的人,沒有斤斤計較。

李奶奶說:「我這幾個孩子,沒有一個過得好的。以前,這條溝經常發洪水,好地都叫刮跑了,外頭伊河也動不動漲大水,成整年出不去,俺們就過得跟野人一樣。咱這兒,就一條好,治安好。現在國家平安,政策也好了,俺娃子們年紀也大了,幹不動,國家都給分了房子。孫子們慢慢就好過了。俺老頭死的早,我得活著,我活著看景致呢,死了見他,也有啥給他說!」

李奶奶摸著無人機,滿臉的好奇,說:「那一年在東關,我見過坐人的飛機,你這個這麼小,都能裝到口袋裡,好看!我活著,見了電視、汽車、飛機,還有你這個小飛機,比老頭長見識,我要是活到100歲,還不知道見著啥稀罕東西呢!」李奶奶說完,大家都笑了。希望她健健康康活到100歲,能夠看到更多新鮮的東西。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