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孤苦無依12年,剛喜得10餘萬占地補償款,就蹦出一個女兒喊爸爸 :錢應該有我的一份

田園牧哥 2020/09/29 檢舉 我要評論

「貧居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是古人看穿人世間的道理,其實在現在依然存在著,這是一個現實的社會,你對別人有利的時候,就算你住在深山裡別人也會厚著臉皮的找上門,當你沒落了,對別人沒有利的時候,你住在熱鬧繁華的街市也沒有人過問。

老蘇今年50多歲,祖輩是農民,十多年前,他和前妻離婚了,之後就一直一個人生活。一天早上他扛著鋤頭下地幹活,快到中午的時候回到家裡,發現家門口站著一個20歲左右的姑娘。老蘇揉了揉眼睛,自己的生活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過年輕女性了,難道是畫報上的仙女蹦出來了?

正當老蘇滿腦子疑惑的時候,姑娘開口說話了,把老蘇嚇了一跳,姑娘管老蘇叫爸爸。老蘇略帶疑惑的問姑娘是不是蘇玫瑰,姑娘很熱情的說,她就是蘇玫瑰。父親不認識女兒?總感覺不太對勁。老蘇跟女兒12年沒見面了,12年前,蘇玫瑰還只是個10歲左右的小姑娘,如今女大十八變,12年沒見,一下子沒認出來也正常。並且蘇玫瑰並不是老蘇的親生女兒,當年老蘇前妻沒辦法生育,領養了蘇玫瑰。


家裡有了孩子,有了熱情,但是夫妻倆的矛盾並非因為孩子,在蘇玫瑰7歲的時候,老蘇跟前妻離婚了。從一開始法院把蘇玫瑰判給老蘇,老蘇覺得蘇玫瑰是個收養的孩子,還是個女兒,他壓根沒好好照顧蘇玫瑰。蘇玫瑰在家裡就像是奴隸一樣,被老蘇喚來喚去,蘇玫瑰在家裡度過3年黑暗時光。

老蘇的前妻知道後,把蘇玫瑰接回到自己身邊撫養,蘇玫瑰離開老蘇那年,剛好10歲。之後的12年,蘇玫瑰也沒有回過老蘇家。12年杳無音訊的女兒突然找上門,老蘇一眼沒認出來也是符合常理的。看到女兒來看自己,老蘇還是很高興的,把女兒領進屋裡,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父女倆邊吃邊聊。一大堆客套話說完之後,蘇玫瑰問父親:「村裡是不是給咱家發了一筆土地補償款?」老蘇一聽不對勁,冷冷的回了句:「是啊,你想幹什麼?」蘇玫瑰說,她找了一個懂法律的朋友,朋友說這筆錢應該有她的一份。

老蘇立馬明白女兒為什麼來找他。他心裡想著,沒錢的時候,12年不露面,10萬(約合新臺幣42萬)補償款剛下來女兒馬上就出現了。老蘇甚至開始懷疑眼前的女人是不是騙子?老蘇要求女兒把身份證拿出來看一看。蘇玫瑰拿出身份證,老蘇看了一眼,許麗麗,怒斥眼前這個女人根本就不是他女兒。

蘇玫瑰委屈得都快哭了,解釋她的確就是蘇玫瑰,母親帶著她改嫁,她隨了繼父的姓改名許麗麗。雖然老蘇已經能夠確定眼前這個女人就是他女兒,但堅稱蘇玫瑰就是女騙子,將蘇玫瑰從家裡趕了出去。



老蘇不希望女兒分走他的錢,他琢磨著反正女兒是收養的,沒有血緣關係,即便是做DNA鑒定,也不能證明父女關係,他一口咬定對方是冒牌貨就對了。3個月後,蘇玫瑰把老蘇告上法庭,法院根據蘇玫瑰的戶籍遷入遷出記錄,和照片比對,認定改名後的許麗麗就是蘇玫瑰,也就是老蘇的養女。10萬(約合新臺幣42萬)補償款,要求老蘇分給女兒2萬(約合新臺幣8.5萬)。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