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山村大叔深山養蜂生活滋潤,上山砍柴救回2只小野貨,成了蜜蜂的好保鏢,直言:給多少錢也不賣

山村大叔深山養蜂生活滋潤,上山砍柴救回2只小野貨,成了蜜蜂的好保鏢,直言:給多少錢也不賣
2021/01/22
2021/01/22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中條山位於晉南,橫亙在黃河,涑水河之間,也被華山和太行山環繞。長約160公里,寬10餘公里,呈東北---西南走向。中條山北臨運城盆地,向西控遏關中平原,東面可進入華北平原,是晉,陝,豫三省交匯地帶。眾多的名山大川中也許名不見經傳,可是深山之中原始森林覆蓋面積很大,野生的動植物很多,特別是近些年當地自然環境保護工作加強,退耕還林後山腳下森林面積也在持續增多。散居在大山之中的山民生活如今是個什麼樣子?一行人開車來到這裡。

車子沿著山間的水泥小道行進,翻過一道嶺我們看到了隱藏在山裡之間的數間民居,房子與山色融為一體,一切都顯得那樣的自然和諧,偶爾幾聲狗叫打破了大山的寧靜,大家便把目光投向了這裡。

沿著一條山路10多分鐘後我們走進了只有五六間民房的小山村,大多數的房子已經廢棄可是村中的水泥巷道依然能看出都是新修的,原本有點失望的心情頓時便好了起來,狗狗的叫聲似乎又在呼喚著我們,尋聲走上山坡,來到了一間民房的農家,不設防的山裡人家一眼便看了通透,滿院的蜂箱和大開的門戶告訴我們,這裡一定是有主人的。

一條拴在院子裡的大黑狗不停地吠叫著,小廚房裡走出了一男一女,也許看到我們有點驚訝,大叔嚴肅盤問我們從何而來,有甚目的,當地影友老師開口方言交流後,大叔便換了一副笑臉,請大家坐進房間暖和身體,山裡人的熱情好客自然的表現無餘。

房間的小桌子上已經備好了午飯,一碗豬頭肉和一碗牛肉邊上放著一碗調製好的醋蒜水,有肉自然是少不了ㄐㄧㄡˇ的,一瓶杏花村立在桌子上,隨意的搭配看上去很山西,這也許就是山裡人小康日子吧。

大叔姓郭,已經是奔六的人了,他說自己有1兒2女3個孩子,早已給孩子們成了家完成了人生的任務,都遷出了大山生活在縣城,老伴前幾年患病去世了,他身體還算健康,身子骨硬朗,也不想給任何孩子添麻煩,堅持生活在老家,種著1畝三分地,過著自由自在的農耕生活,當然了主要還是不想丟下他養蜜蜂的手藝,靠山吃山是山裡人數千年的習慣,養蜜蜂也是一種生活。

郭大叔是土生土長的山裡人,打小就看著老人養蜂長大,他說嚴格說來也沒有刻意地去學習,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就掌握了要領技術,養蜂也算是家傳手藝,當然也是家庭的主要經濟收入,小小的蜜蜂讓一家人的生活過的很滋潤,這便是他不想離開山溝的主要原因。

我們在大叔的家裡看到了2只非常特別的「貓咪」,它們背部和老虎的顏色有點接近,同行的女朋友說貓咪很漂亮,便伸手想去摸摸它們,不想被大叔立即制止住了,他說「你千萬不敢動手摸它們,這是2只小野貨,野心很大,當心咬傷你!」,一番話便引出了一個小故事。

同桌吃飯的兩位老人和大叔同住一個小山村,大叔把他們稱作叔叔和嬸嬸,今天過來是幫大叔給蜜蜂箱子做防寒處理的,ㄐㄧㄡˇ肉便是犒勞的美味,三位老人邊吃邊喝邊與我們聊天,原本藏在桌子底下的2只小野貨,想必是聞到了肉香,很警覺地探出腦袋不停地四下張望,大叔給它們夾了幾片肉,話題到了小野貨上,「這2小野貨就喜歡吃肉,野性很大,幾乎天天要喂它們肉吃,好幾年了都是這樣,看家護院離不了它們,是蜜蜂的好保鏢。」

郭大叔說道前年上山挖藥材,在山溝裡的草叢中聽到有窸窸窣窣的響動,扒開草叢看到了2個老鼠般大小的動物,紅黑相間的顏色很漂亮,山裡野貨很多,大到花豹野豬,小到山貓黃大仙,都是國家提倡保護的動物,當時他也沒在意便離開走了,第二天路過此地好奇心驅使下他又去看了看,2個小野貨像是餓了叫喚不停,他便把隨身攜帶的饅頭嚼爛喂了它們,下午回家路經此地,小野貨依舊在叫喚不已,思想著可能小野貨的母親出了啥問題,便發了慈悲之心,將它們帶回了家中。

將它們養大後發現有點像家貓,可是外形顏色很特別,野性也很大,經常外出跑到山上抓一些山鼠一類的小動物吃,當然家裡的老鼠更不在話下。特別是蜂箱在冬季用柴草圍裹之後,以前經常有老鼠,山鼠鑽進去取暖,還啃咬破壞蜂箱,甚至偷吃蜂蜜,小野貨長大後經常出沒在蜂箱之間,再也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它們便成了給蜜蜂看家護院的保鏢了。

大叔對2只小野貨自然是十分滿意,看到它們能承擔防護蜜蜂箱子的任務,對他們便是特殊待遇。有村民聽說了此事,專程過來看過這小野貨,他們認為這有可能是山貓也有可能是被人遺棄的家貓的後代,因為長期生活在野外,所以才有了野性,想必是小野貨的母親出了啥問題才無法照顧它們,否則聰明的母貓會找到這裡來的。

郭大叔養的蜜蜂有72箱,滿滿地擺放了一院子,山裡的冬天比較寒冷,越冬保溫也需要採取一些人為輔助的措施,穀物秸稈便是傳統方式的首選,小野貨對柴草似乎也很有興趣,經常穿梭其間,就像在值班巡邏一樣。蜂箱的西南角屬於大黑狗的防護范圍,只要有動靜他就會狂吠不止,山裡冬季人很少,蜂箱的安全就是大黑狗和2只小野貨的任務,黑狗負責週邊,2只小野貨負責院裡,郭大叔覺得用它們看家護院就是最好的選擇。

女影友老師對這2只小野貨的興趣很大,她說自己很喜歡漂亮的貓咪,相信大叔能餵養它們,自己也一定能夠勝任,便提出想花錢買走一隻養在家裡當寵物,郭大叔說「野貨生在山裡長在山裡,不能改變環境,在這裡家裡山裡任它們自由出入,你帶回家它們的野性會受到壓制,也養不長久,好事變壞事,會害了它們的,再說了我現在和它們有了感情,成了夥伴,誰也離不開誰。去年有個買蜂蜜的城裡人提出1000元買一隻,我也沒有答應,這不是錢的事情。」

回城的路上大家都還在議論2只小野貨究竟是個什麼物種,其實攝影師認為它們是個啥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遇上了郭大叔這樣的好心人,它們才會得以在大山裡自由生活,人與自然和諧相處才是生存之道。現在大山裡的自然植被恢復的很好,環境好了野生動物也多了起來,山上的有了野豬和豹子等兇猛的動物,地裡的莊稼時不時被毀,村民們的環保意識增強了,也沒有人傷害野生動物。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