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夏雨:娶袁泉是我的福分,婚後接回漂泊在外的父親,解開30年心結

夏雨:娶袁泉是我的福分,婚後接回漂泊在外的父親,解開30年心結
2022/02/08
2022/02/08

夏雨和袁泉是娛樂圈公認的金童玉女,而且是演技實力線上的一對。

但是又有多少人知道,在他們2009年結婚那年,夏雨的父母能夠到場是托了袁泉的堅持。

當時,夏雨的致辭中僅有一句是說道父親,其他的全是感謝養大自己的姑姑姑父,足見父子關係多麼差。

其後夏雨和父母關係緩和也是好妻子袁泉在其中調和,讓他能夠人到中年,孝敬父母,和父母團圓,真正享受家庭的快樂。

究竟夏雨和父母之間有怎樣的隔閡,讓他整整膈應30年呢?心結又是如何打開的呢?

夏雨是1976年出生在山東青島,父親是個追求繪畫藝術的流浪畫家,母親是一位商場售貨員。

在他3歲的時候,父母因為性格不和而離婚,而後父親為了追求繪畫理想選擇了北漂,母親也迅速改嫁,小小的夏雨撫養權歸父親,被父親寄養在了姑姑家。

姑姑姑父家還有一個大他一歲半的姐姐,原本以為會偏愛自己的孩子,但是姑姑姑父憐愛父母不在身邊的小夏雨,有什麼好吃的都是緊著夏雨先吃。

每當夏雨想要找爸爸的時候,姑姑都會溫柔地抱著他,說:

「爸爸在工作,姑姑這裡就是你的家,等爸爸忙完工作就會來看你的。」

姑姑姑父的愛始終不是父母的愛。隨著一次次的失望,夏雨對于父親也產生了深深地隔閡。

在姑姑姑父的呵護下,夏雨健康長大,而且興趣廣泛,愛好文藝。

1993年,他獲得了改變他人生的機會。

當時姜文導演的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正在募集男主角,提出的要求就是要長得和他相像。

于是,長相肖似姜文的夏雨就被父親帶到了片場,爭取到了這個不錯的機會。

自此,夏雨也算是正式踏入了演藝圈。

借著這部電影,他成為了「威尼斯電影節」影帝、中國臺灣「金馬獎」影帝、「新加坡國際電影節」影帝殊榮。

他也成為了典型的出道即巔峰的人。當時他才17歲,正是選擇人生道路的重要時刻。在電影過後,他就順勢選擇了演戲這條路。

1995年,他考入了中央戲劇學院學習表演,同時也遇上了他這生的最大幸運,也是此生摯愛袁泉。

袁泉是1996 年考入的中央戲劇學院,是夏雨的小師妹。彼時,袁泉青春靚麗,就是在表演班美女如雲之下也是出眾的。

在校內,兩人合作了一部話劇,這讓兩人在交流中加深了對彼此的了解,隨後自然而然展開了戀愛。

當時袁泉也是出道即巔峰的典型,她在學校讀書期間就參演了電影《春天的狂想》憑藉此片將「百花獎最佳女配角」收穫囊中,此後更是成為了最年輕的金雞獎評委。

這兩人的結合是讓人羡慕的金童玉女。

夏雨能夠遇上袁泉絕對是他的福氣。

2006年、2007年,當時的夏雨和袁泉正是相戀的7年左右,感情逐漸歸于平淡。

這時的夏雨相繼和范八億、高圓圓傳出緋聞。

前者是被拍到相吻的照片,新聞一出,所有人就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袁泉這裡,而她選擇和男友夏雨一同面對,以同框力證沒有情變。

同時照片的男女主角也發通稿說這是媒體斷章取義,當時只是兩個人貼耳說話。

這次危機就在袁泉的支持下得到了完美解決。

本以為夏雨經此就會老老實實和袁泉在一起了,但是男孩子擁有時,你再善解人意也不會被珍惜的。

很快,高圓圓在夏雨家連續過了兩晚的新聞就被卓偉爆了出來。這一次,袁泉也沒有出來撕夏雨,而是為了夏雨挽尊,對媒體說:「我們分手有一段時間了。」

言下之意就是夏雨現在無論是單身還是有伴都是正常的,事實的真相究竟如何大家不知,但是袁泉是真的挺好的一人,對夏雨挺仁義。

或許經歷了兩次緋聞終于讓夏雨明白了自己錯過了什麼,同年年底,夏雨和袁泉再次同框,告訴媒體和大眾:我們復合了。

看到這裡,只能說袁泉真的是新時代女性皮囊下帶著中國傳統女性的包容和堅強。

這一次復合算是夏雨徹底收心的選擇,自此他再也沒什麼緋聞了。

等到2009年,兩人就決定舉行婚禮。

這次婚禮再次印證了袁泉之于夏雨是多麼大的福氣。

當時夏雨表示自己這邊的長輩就是姑姑姑父,他們是將自己養大的親人,想要在他們見證下舉行婚禮。

袁泉表示理解,但是她追問:「你爸媽不來嗎?我想要你爸媽也出席。」

不是袁泉非要見到夏雨的父母,而是在多年交往中她知道夏雨心裡有個關于父母的結。

作為要和夏雨牽手一輩子的人,袁泉並不想夏雨帶著心結過一輩子。

拗不過袁泉,夏雨還是邀請了父母到場。當時他的父親已經是知名畫家,不過久居日本,兒子結婚還是專程從日本回國參加。

他的母親知道兒子結婚,也是直接從青島到了現場,是真的將兒子放在心裡的。

在婚禮現場,夏雨致詞,提到父親他十分客套且一筆帶過:

「爸爸,感謝你給了我生命,我祝您能夠在畫壇發展更好。」轉身,提到姑父姑姑,他則是感恩地說了許多:

「姑姑姑父,我感謝你們多年的養育之恩,沒有你們就不會有我的今天。在我心裡,一直是將你們當做親身父母的。」

這之後,按照流程,袁泉應當將孝敬婆婆公公的鐲子給夏雨的父母帶上,但是夏雨讓她戴到了姑姑姑父手上。

見到兒子這樣的舉動,夏雨的父母說不難受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們也知道多年前是虧欠了孩子。

這之後,袁泉一直在努力化解夏雨的心結,拉近老公和公婆的距離。

其實夏雨對于父母是有濡慕之情的,也有孝心的。

對照顧自己長大的姑姑姑父,他是以行動表達自己的孝心的。

每個月,夏雨都是給姑姑姑父賬上打錢,就是想兩老能夠生活得好一些。

他們住不慣大城市,夏雨也不強求,而是將姑姑姑父的房子好好裝修了一下,裝上暖氣,保障他們的生活。

在2010年,知道姑姑結石犯了,直接開車去青島接他們到北京治療,可見對于有養育之恩的姑姑姑父,他是想要盡孝的。

但是對于父母,他心結挺深。

2010年,袁泉和夏雨的女兒「夏哈哈」出生,當了奶奶的夏雨媽媽趕忙從青島來了北京,住了一個多月,照顧袁泉坐月子,幫忙帶孩子,還給孫女買了許多玩具衣物等。

當時主要是袁泉和婆婆有交流,夏雨和自己的母親交流不多,他也不知道要和多年沒在一起的母親說什麼。

等到母親要回青島了,夏雨直接將母親買過的東西折現打到了母親賬上,這讓他的母親情緒失控了,也真切的感受到了兒子這是和自己拉開距離,對自己還是有芥蒂。

在機場,她哭成了淚人,也讓送機的袁泉一時無語。

夏雨的爸爸做了爺爺之後也十分高興,當即就給孫女送了貴重的鐲子,夏雨不想收,還是袁泉接過了東西,避免尷尬。

等父親走後,袁泉發現夏雨一個人在房間喝著悶酒,這讓袁泉十分心疼:老公是在乎父母的,不過有心結梗在這裡。

那一年的春節,夏雨應該帶著新媳婦回青島省親,但是這讓夏雨十分苦惱:按道理來說,自己是要帶老婆先見父母的。

父親還好說,他在日本可以先不管,但是自己母親還在青島。

對于這個困擾夏雨選擇了逃避,一直不說決定。

但是袁泉怎麼會讓夏雨一直逃避下去,她直接和夏雨說:

「你是做兒子的,回青島難道不應該先去看看父母嗎?」

夏雨無言以對,只能帶著老婆去青島見了母親。儘管母子兩還是十分生疏,但是已經算是不小的進步了。

在去姑姑姑父家的路上,夏雨情緒激動,和袁泉說了心裡話:

「小時候我住在姑姑姑父家,心裡知道這不是我家,我總是想著有一天爸媽會推開姑姑姑父家的門,和我說帶我回家。但是這麼些年了,我也就不再期待了。」

袁泉心疼夏雨,看著夏雨展現出的一點點眷戀,還是堅定了要讓他走出來,緩和和父母關係的想法。

這之後,她將夏雨的想法和婆婆說了,這時婆婆也明白了這麼些年對夏雨實在虧欠良多,而後也打著看孫女的機會,慢慢地多關心兒子,自此,夏雨和母親的關係得到了緩和。

2012年,回北京舉辦畫展的他對兒子、兒媳透露了自己想要在北京定居的想法,袁泉舉雙手贊成,認為這是應該的。

當夏雨的爸爸想要兒子幫忙看看有沒有適合的房子,夏雨沒有接茬,袁泉圓場說:「爸,我們會好好找的,找到告訴你。」

夏雨沒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袁泉不一樣。公公回國定居讓她看到了化解老公心結的好機會。

在她多方看房之後,選好了一個小的二居室,于是2013年,夏雨的父親就回國定居在了北京,時常過來看孫女。

對于孫女,他總是時不時地給孩子買一些新衣服,也帶著孫女朗誦詩歌,很能和孩子打成一片。

不過夏雨始終過不去自己心中的那道坎,對待父親總是客客氣氣,多了一些畢恭畢敬。

有時候,由于畫展工作的原因,夏雨的父親會來看望兒子一家,甚至想要在夏雨家裡過夜。

但是夏雨總是會拉著父親的行李給父親開酒店,嘴巴上也是滿滿的客套:

「你孫女還小,我怕她半夜太吵鬧到你就不好了。您還是住酒店吧。」

聽到這些話,雖然多少是事實,但是夏雨的爸爸心裡還是有些失落的。

夏雨就是如此總是下意識地保持著自己和父親的距離,也不給心結解開的機會。

所幸,袁泉對公公的到來十分熱情,這讓夏雨的爸爸得到了一些勇氣,他將面子拋到一邊,直接和兒子訴說著自己在這幾十年裡對孩子的想念和悔恨,也告訴了他這些年的不容易。

原來,離婚之後的夏父在北京追尋繪畫夢想的時候做過生意,但是沒有多少生意天賦的他始終讓店面保持在虧損狀態,這讓他十分苦惱。

此時他的合夥人卷款跑了,而供應商們都找他要債,這讓他過上了躲債的生活,自己窮的甚至住過涵洞。

這樣不穩定的生活環境,又如何接自己的兒子一起來吃苦呢?

而後他就專心追求繪畫事業,但是所有沒有成名的畫家都是十分落魄的,儘管他很想念兒子,但是他明白自己的兒子跟著姐姐姐夫才是最好的選擇。

之後看兒子考上了大學,有了自己的生活,他才放心地跑到國外,繼續追尋自己的繪畫夢想。

不久之後,他終于在國外成了知名畫家,生活穩定了下來。這時候的夏雨早就過了期待著父親回來接自己一起生活的年紀,此時在夏雨心中只有結,沒有了期盼。

作為一個男人,面對自己的孩子怎麼會將這些不容易講給他聽呢?在了解到父親的不容易之後,已經為人丈夫、為人父親的夏雨十分理解。

他的心結也解開:原來爸爸媽媽不是不愛自己了,也不是不想管自己,而是現實有太多的無奈罷了。

有一次,夏雨滑雪的時候不慎翻滾摔傷了自己,重傷被送到了醫院。

知道消息的袁泉和夏父趕忙到了醫院,夏父還因為太著急把自己的墨鏡留在了車上。

等到晚上,夏父直接勸袁泉先回去:「家裡還有哈哈需要你照顧,這裡你放心,有我守著呢。」

在夏雨住院的那些日子,夏父要了一個陪護床,每天定時給夏雨按摩腿,幫助他儘快恢復健康。

其實,夏雨對于父母的心結只是感覺他們不愛他。

但是從住院這些日子的相處,他明白了父母是愛他的。就像此前父親、母親的解釋一樣,只是生活有許多無奈,不是簡簡單單就能說清楚的。

在臨近出院的時候,夏父罕見地對夏雨提了要求:「你受傷疼在你的身上,我也心疼。我這年紀大了,經不起你這樣的折騰,以後還是少搞點這類危險運動了,行不行?」

知道父親是擔心自己,夏雨同意了,保證不再讓他擔心了。

其實,他們一家彼此關心著彼此,只是此前的距離和不善于表達讓彼此有了許多的隔閡和距離。

如今都說開了,也就自然親近了許多。

現在的夏雨就能夠坦然接受父母對自己的示好,畢竟這些都是父母對他的愛,而他也會逢年過節看望父母,維繫著這難得的溫情。

這麼些年了,夏雨終于將自己30年前的心結解開了。

這多虧了好妻子袁泉,如果沒有善解人意的她在從中斡旋,發揮著潤滑作用,相信心結可能始終都無法化解了。

如今的夏雨已經45歲了,事業平穩,儘管作品不多,但是都是他認真打磨的作品,收穫了不少觀眾的支持。

比如電影《尋龍訣》,還有電視劇《古董局中局》等。

此外,他家有良妻和愛女,可以說是人生贏家了。

在他心裡,父親母親和姑姑姑父的地位一樣,都是他一生的親人。

在袁泉的支持下,他將自己的孝心也回報給了他們。

在此衷心地祝福這一大家子,希望他們能夠一直幸福下去。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