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70歲老人不遠千里走山路給80歲嫂娘送好吃的,背後不僅是姑嫂情誼,還有母女情,婆媳情

70歲老人不遠千里走山路給80歲嫂娘送好吃的,背後不僅是姑嫂情誼,還有母女情,婆媳情
2020/11/19
2020/11/19

家庭中,姑嫂關係一點不比婆媳關係簡單,話題更加敏感,相處起來更難。姑嫂處好了,情同姐妹,相處不好,水火難容。姑嫂關係處理不好,還直接影響婆媳關係,影響家裡每一個家庭成員,今天就帶大家看一段姑嫂之間的佳話。

陝西省的渭南地區在黃河西岸,山西人習慣稱作河西,陝西人把它歸在關中,這裡民風淳樸,傳統農耕生活保留得比較完整,也就成為攝影人喜歡記錄的地方,今年有特殊情況,所以很少踏過黃河。周日,影友相約想留下2020年最後的照片,吃過午飯便一起走進了這裡,下午4點多鐘我們來到一條叫黨家河的山溝裡,通往山村的黃土小道上遇到了兩位從縣城班車上下來回家的大媽。

兩位大媽在村口分開了,我們發現這位戴著眼鏡的大媽手裡提著一個紅塑膠袋子,有點奇怪,Z老師上前向老人家打招呼,老人家說她叫黨鳳蓮,今年70歲了,自己不是這個小山村人,這是剛剛去縣城吃完別人的小孩「滿月宴席」,特意過來給娘家嫂子送喜宴上帶回家的好吃的,征得大媽同意,我們一起相隨去她嫂子的家。

走進娘家大門党大媽便喊了一聲「姐呀,您在哪噠呢?」,院子裡坐著洗衣服的老人聞聲迎了過來,兩位老人家走在了一起,党大媽把帶來的東西遞到了嫂子面前說:「這是你家媳婦特意讓我給你帶回來的大肉和饃饃,她下午要去聽個課,回家要到晚上了,你先吃吧。」我們頓時明白了送好吃的原因。

晉陝黃河兩岸的農村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有個風俗習慣,大凡去吃酒席,老人們都有給家裡人夾饃往回帶的習慣,因為當年經濟不富裕,只有在鄉黨過事酒席上才有吃肉的機會,參加宴席的人數有限,為了能讓家裡人都過過癮,吃席的老人們經常不捨得自己一個人獨享,就會把自己的一份肉夾進碗裡,回家的時候夾進饅頭裡再送給家人分享,夾饃時要把中間掏空再放肉菜,為的是多放肉菜,最後將兩個饃饃底部相對用手帕包在一起,俗稱「對窩饃」,久而久之它就成了美食好吃的代名詞。党大媽今天還是延續了老習慣,外甥媳婦托她送回來的還是2個饃饃一杯肉,只是形式上有點變化,老規矩沒有變。

党大媽特意告訴嫂子說:「娃在酒席上自己的肉都不捨得吃,給你留了好多,特意用個紙杯杯裝好,讓我給你帶回家,你趕快吃了吧。」

党大媽的哥哥已經去世,現在嫂子和兒子一家生活在老院子裡,近幾年小山村裡的青壯年勞力都走出了山溝溝,孫子去了外地打工,兒子兒媳一邊在家裡種著山坡地,一邊還要在附近打點短工,老嫂子今年已經是80歲的人了,身體依然健康,家務活也能幹,生活自理沒有一點問題,孩子們出去打工也是白天出門晚上回家,兒媳婦非常孝順,常常在臨走之時都要給婆婆留好一天的飯菜,今天吃席有個改善伙食的機會,自己吃了還不忘家裡的婆婆,所以特以給老人家拿回「對窩饃」。

圖為黨大媽幫著嫂子收衣服。

党大媽表揚完自己的娘家侄媳婦,又和我們聊起了她和嫂子的感情,解釋了給嫂子叫姐的原因,她說嫂子是個童養媳,自己還沒有出生嫂子就來到了這個家,是嫂子抱著她長大的,從小她就對嫂子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一直姐姐相稱,成年後自己嫁到了鄰村,和娘家直線距離也就五六百米,隔溝住在兩個山頭上,平時和嫂子有事就是站在溝邊喊一聲,到現在嫂子還是這個習慣,每天總要站在這裡喊一喊「鳳蓮,鳳蓮。」只要自己應一聲她就滿足了。

我們站在村邊的山頭上,遠遠地望見了党大媽的家。一條黃土大溝隔斷只是直線路程,卻隔不斷老姐們70年的親情。

党大媽和嫂子之間有一種超乎姐妹的感情,她說自己對嫂子的感情很深,兩人之間現在幾乎是每天都要見見面,當然都是嫂子站在這邊呼喊著她,然後她從2裡外走著過來,回到娘家嫂子經常給她留著好吃頭,兩人說說話拉拉家常,人常說「老嫂如母」,其實嫂子既是老姐姐又同母親一般,每次自己回娘家都有這種感覺,就和包拯給自己的嫂子叫「嫂娘」是一樣的道理。

收完衣服,兩位老人家慢慢地走回了家,党大媽說她還要陪著老姐姐說說話,她從下車的地方走上山村也有點累了,也需要休息一下,今天聽侄子媳婦說在縣城上課很晚才能回來,她還要照顧老姐姐吃完帶回家的肉和饃饃,再伺候她喝點熱水,自己才能放心走回2裡外的家。

70歲的老人走山路給80歲的嫂娘送去2個饅頭1杯大肉,送回的是姐妹情,「母女」情,背後還有婆媳情。其實在婆家,任何相處之道,都是真心換真心,在沒進一家門之前,都是陌路人,進了一家門,當然靠相互的付出。我們祝兩位老人家晚年幸福身體健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