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歲獨居老人有兒子有孫女,目睹鄰居死家中多日無人知道,如今登報求「領養」

田園牧哥 2020/11/27 檢舉 我要評論

「空巢老人」作為一個社會學意義上的概念為人熟知,而具體的「空巢老人」的形象卻顯得面容模糊。近年來,對於這一群體的報導日漸增多,但在媒體上,他們大體也是「被同一種敘述范式所描述的」:許多關於空巢老人的報導,還停留在「老人于家中去世多日才被鄰居發現」令人唏噓,或是「關愛空巢老人在行動」流露溫情,但這背後最需要我們關注的空巢老人的日常生活與心理狀態。

故事發生在江蘇常州, 77歲的空巢老人郇崎,每天捧著老相冊笑著流淚。每天守著四面牆壁和一台電視機消磨時間,郇崎感覺生活充滿了灰色。於是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報紙上發聲明「求領養」。

郇崎老人獨自住在戚墅堰西街這處舊公房裡已經10年了,兒孫們都有自己的生活,平時都要忙事業忙家庭,平時只能自己跟自己過日子。郇崎老人談起自己十年的獨居生活,心中有不盡的感慨。圖為郇崎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郇崎老人的老伴1999年患病去世,在去世前幾個月,老人在餐館吃飯認識了22歲的餐館服務員小雲,得知老人的窘境後就幫老人做飯照顧老人。妻子去世後的半年多時間,郇崎老人的心情一直很抑鬱,原本要回老家的小雲決定留下來照顧郇崎,一照顧就是6年,2005年端午節前,郇崎老人像嫁女兒一樣送小雲出嫁。從那時起,郇崎老人才徹底成了一名空巢老人。圖為郇崎每天中午都要睡會午覺。

郇崎有一個兒子,雖然也住在常州,但住的是單位宿舍,沒辦法把他接去一起住。兒子的住在常州最西頭,而郇崎老人住在常州最東頭,距離超過20公里,兒子來往一趟很不方便。之前孫女每週都來看望老人,但孫女有了寶寶後,需要留在家照顧孩子,沒時間經常來看望。他們都希望接郇崎老人一起住,但老人卻覺得兒子和孫女都不具備「居家養老」的條件。圖為郇崎在陽臺上與人發短信交流。

剛開始的幾年,自己雖然有些孤獨,但身體還很硬朗,能夠逛公園和到處旅遊,日子並不難捱。近來郇崎老人覺得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連離家只有500多米的小公園都去不了。老花眼也越來越嚴重,3米之外就是一片模糊。晚上常常睡到半夜突然睜眼,盯著天花板幾個小時都睡不著,白天又精神不好昏昏欲睡。圖為郇崎在家翻看相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