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旬夫婦守著200年石頭院不遠離,喝天水吃200年石碾磨的面,生活讓人羡慕

6旬夫婦守著200年石頭院不遠離,喝天水吃200年石碾磨的面,生活讓人羡慕
2020/11/08
2020/11/08

近日因為天氣涼爽,於是就出去采風拍照,路過山西省平定縣的一個小山村時,被路邊的幾所房子吸引,於是停車駐足。這個村子四面環山,從馬路這邊看過去,幾所院子都是用大青石壘成,在周圍綠樹的掩映下,顯得特別獨特。遠遠的看見一戶人家門口有人坐著閒聊,於是我們就向院子走去。

這兩間石頭房子並沒有院牆,門口坐著的老兩口是房子的主人。我們說,看見這石頭房子漂亮所以想過來拍拍照。老兩口馬上熱情的讓我們坐下歇歇,並說這破房子有什麼可拍的。和老人閒聊,知道這村子叫王家坪,村子裡大多數人都姓王。老兩口今年都是六十多歲,看上去都是俐落愛乾淨的人。

聽攝影師一直說喜歡這石頭房子,大嬸便很大方的請我們進屋裡來看看。跟著大嬸進到窯洞裡,這是一種山西北方特有的石頭窯洞,屋頂呈拱形,幾乎全是用石頭壘起來,中間填有土方。這種窯洞冬暖夏涼,住著很是舒服。窯洞裡收拾的乾乾淨淨,只是面積不是很大。大嬸說,這兩間房子是四十多年前蓋的,原來的老院子在後面。以前家裡人多,他們就在院外加蓋了這兩間窯洞住。

大嬸又帶我們去另一間窯洞裡,她介紹說這間是兒子兒媳回來住的地方。老兩口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兒子和兒媳如今都在天津做事,平時很少回來。女兒都已嫁人,都嫁在縣城,隔段時間就會回來看看他們兩口子。兒子和兒媳總是叫他們去天津住,但老兩口每次去住一個多月就回來了,總覺得住不慣,覺得還是鄉下家裡自在。 大嬸打趣說,天天憋屈在那十幾層的單元樓裡,不見天日,太難受,哪有咱這農村自由!

從屋裡出來,看到院邊有一個特別大的碾米麵的大碾盤,直徑足有兩米多。王大叔給我們介紹說,這碾盤都有兩百多年了,比附近方圓百十裡內,所有村裡的碾盤都大。老以前他們村的人都上這裡來碾米碾面,那時候家家都有騾子,碾米時候把騾子的眼睛蒙上,讓騾子拉著磨碾米。現在磨面的人不多了,騾子也剩沒幾頭了,但偶爾也找頭騾子來一起碾一些供各家吃。

如今每次磨面的時候,路過的人覺著稀罕也都過來看熱鬧拍照。王大叔說,咱這大石碾磨的玉米麵最好吃,本來玉米就是咱自家種的,我們自己磨自己吃。前幾天有個城裡人專門路過這兒,剛好碰到我們在磨面,說啥都要馬上買,最後一斤五塊錢把我那天磨得五十斤面全部買走,完了還把我們的電話留下,說吃完了就打電話再預定。攝影師聽了,對大叔笑說,這還真是個生意呢,如今城裡人都喜歡吃綠色天然食品,你們可以往這方面考慮考慮。

王大叔夫婦聽了,也笑了,年齡大了,沒那些想法了,說實話,人家五塊錢一斤買走我的面,到現在我都覺得不好意思!碾盤後面梨樹下的老院子就是大叔大嬸家的老院子。門樓上有精美的磚雕,門口還有兩個石墩,造型考究,包漿深厚,依稀可見院子主人當初的輝煌。我們和大叔說,你們家原來應該是大戶人家。大叔笑著說,這門樓原來更氣派,後來破舊了,原來這門口還有個大影壁,門內也有影壁,文化大革命時候都被破壞了。

王大叔指著門口的石墩讓我們看,那是石鼓的樣子,石鼓底座有精美石刻。大叔說,前年我和老伴去天津兒子那,結果有人看上我這石墩了,托村裡人給我打電話,他一張口說門口這對石墩,我想都沒想就直接告訴他們說,那是家裡老一輩給留下來的東西,不管出多少錢都不能賣。說完,就掛了電話。回來後,村裡人告訴我說,當時那人準備出十萬塊想把我整個門樓買下呢。

王大叔邊開門便對我們說,我這門樓和院子可是祖產,是老輩人辛辛苦苦建起來的,不能到我手裡給敗了,這可和多少錢沒關係。這時候,陽光灑在這座歷經歲月洗禮的老門樓上,光影斑駁,想想也是,這些保護的如此完好的老院落越來越少了,能像王大叔這樣很用心保護的,確實不多了。

和大叔進到院子裡,大叔說,這院子年代久了,我老爺爺的爺爺時候就有了,至於最早是什麼時候建的我還真不清楚,不過整個村子的歷史有三百年了。原來一進門這裡還有個影壁,被破壞後我就胡亂修整了一下,原來的更好看。 整個院子還算完好,大青石磊的窯洞也都完好無損。王大叔說自己夫妻倆平時就住在外面的兩孔窯洞裡,老院裡這幾孔窯洞很少住了,但平時也經常開門窗通風,打掃的也勤快,所以有人來馬上都能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