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3歲阿公無兒無女獨居在大山深處,房子簡陋讓人心疼,可「人窮志不窮」三觀超正

63歲阿公無兒無女獨居在大山深處,房子簡陋讓人心疼,可「人窮志不窮」三觀超正
2021/11/08
2021/11/08

安安,各位讀者朋友們大家好,今天來和大家說一個63歲無妻無兒無女的單身阿公,大概是六年前,將近六十歲的阿公做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他要把父母留給他的唯一遮風擋雨的4個小平房賣掉,賣房的錢還了弟弟治病的錢,雖然錢了幾萬塊,但是弟弟依然走了。

這樣,在未來幾年,好壞未知的日子裡,他就可以安心地生活,心無牽掛的安度晚年了,直至終老。

張祖清阿貝介紹他的山地

張祖清阿貝,生于1958年,今年63歲,系山東省日照市西北部山區人士(防止陌生人打擾老人,故隱去了具體地址)。

如今,他獨自居住在大山深處,一個廢棄多年的山頂石頭屋子裡,過著雖然生活清苦,但也心安的日子。

「人活一輩子,得留個好名聲。我這輩子算是白活了,沒兒,沒女的,也沒能以(方言:能力)娶上個老婆。你看我這個樣,說不定哪天就沒了。」

張祖清阿貝說,自從他給弟弟治病欠下的債以後,心裡就再無牽掛,現在住在山上,清心寡欲,倒也放心。惟一令他擔憂的,就是在自己離世時,不知是否有人及時知道,使他能夠體面地離開這個世界。

張祖清阿貝的石屋

張祖清阿貝,家中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姐姐,下面是一個弟弟。父親,是村裡的窯匠(方言:泥瓦匠,為村民打牆蓋屋的民間工匠)。

一年冬天,體弱多病的父親在外面幹活,覺得身體有些不舒服,就回家躺在熱炕上,想著在炕上烤一烤,結果這一躺就病而去。

母親是個「半啞巴」(說話不清),後來也因病離開了人世。兩個姐姐都很好,都早已出嫁,現在又有家了。直到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兩個姐姐是他最親的人。

張祖清正在晾曬被子

「俺兩個姐姐家都很好啊,現在幾個外甥也經常來看看我。」張祖清阿貝說,雖然姐姐家的日子都不錯,幾個外甥也常到山上看望他。

可是,他總覺得這樣會麻煩人家的,再說,姐姐又老了,外甥也要打工,養家糊口,日子也不好過。不要總想著麻煩人家,自己有國家發的養老生活補貼,吃喝是沒有問題的,等自己活動不行的時候,去鎮上的養老院看看,能不能收留他,那樣吃飯就沒問題了,有病的上級給治療。

張祖清在晾曬衣物

阿公的命真的很苦,他小時候就有一種病,叫「羊羔病」,其實就是癲癇的一種。因為病情不穩定因素,有時候幹農活的時候,或者放羊的時候都會突然犯病,犯病的時候暈倒在地上,什麼都不知道,渾身抽搐。

十個手指因為這個病,有九個都彎曲殘障不能隨意動,雙腳也是彎曲的,走路受到限制。因為這樣的病,他始終無法和常人一樣,無法正常生活,無法正常走路,洗衣服,甚至吃飯都比別人慢。

張祖清居住的石頭屋前情景

正是這樣一個人,偏偏生在一個命運多舛的家庭裡。張祖清阿貝,原本是一個身體健康、長相比他清秀、身材也比他壯實的弟弟。然而,沒想到的是,他的弟弟卻英年早逝。

本來,他弟弟年輕時,出去打工,與一位美麗的姑娘相識、相戀。這個本該是個自由戀愛的年代,如果按正常規律發展,也許他的弟弟現在也擁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平平淡淡,平平淡淡,幸福美滿。然而,這幸福的種子還沒有綻放,卻被現實世界弄得凋謝。

張祖清介紹他的日常生活

「俺弟弟他物件家裡不同意,說俺家裡窮,也沒地方住。當時,他就和我住在俺大大(父親)、俺娘留下的那四間房子裡,我還是光棍子(單身、獨身),人家不同意啊。」

張祖清阿貝說,就是因為家裡窮,弟弟對象父母強力阻止他們戀愛。從此,弟弟因為這件事,感覺生活無望,整天鬱鬱寡歡,最後身體日益衰弱,患癌症離開了這個世界。

張祖清做飯用的鍋具

「給俺弟弟治病,花了三四萬塊(13萬-17萬新臺幣)呢,都是借來的。」張祖清阿貝介紹,他的弟弟已經去世20多年了,為弟弟治病欠下的債務,都是他自己還上的。

20多年前,三四萬元(13萬-17萬新臺幣),應該相當于現在四五十萬元(130萬-170萬新臺幣),對于普通的農村家庭來說,那應該是相當大的數字了,更不用說對一個身體殘障,又有癲癇病的單身漢了。弟弟離世後,為了早日還清欠下的債務,他想盡一切辦法掙錢,但是思來想去,他感覺,最好的掙錢方式就是放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