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3歲阿公無兒無女獨居在大山深處,房子簡陋讓人心疼,可「人窮志不窮」三觀超正

63歲阿公無兒無女獨居在大山深處,房子簡陋讓人心疼,可「人窮志不窮」三觀超正
2021/11/08
2021/11/08

安安,各位讀者朋友們大家好,今天來和大家說一個63歲無妻無兒無女的單身阿公,大概是六年前,將近六十歲的阿公做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決定:他要把父母留給他的唯一遮風擋雨的4個小平房賣掉,賣房的錢還了弟弟治病的錢,雖然錢了幾萬塊,但是弟弟依然走了。

這樣,在未來幾年,好壞未知的日子裡,他就可以安心地生活,心無牽掛的安度晚年了,直至終老。

張祖清阿貝介紹他的山地

張祖清阿貝,生于1958年,今年63歲,系山東省日照市西北部山區人士(防止陌生人打擾老人,故隱去了具體地址)。

如今,他獨自居住在大山深處,一個廢棄多年的山頂石頭屋子裡,過著雖然生活清苦,但也心安的日子。

「人活一輩子,得留個好名聲。我這輩子算是白活了,沒兒,沒女的,也沒能以(方言:能力)娶上個老婆。你看我這個樣,說不定哪天就沒了。」

張祖清阿貝說,自從他給弟弟治病欠下的債以後,心裡就再無牽掛,現在住在山上,清心寡欲,倒也放心。惟一令他擔憂的,就是在自己離世時,不知是否有人及時知道,使他能夠體面地離開這個世界。

張祖清阿貝的石屋

張祖清阿貝,家中排行老三。上面有兩個姐姐,下面是一個弟弟。父親,是村裡的窯匠(方言:泥瓦匠,為村民打牆蓋屋的民間工匠)。

一年冬天,體弱多病的父親在外面幹活,覺得身體有些不舒服,就回家躺在熱炕上,想著在炕上烤一烤,結果這一躺就病而去。

母親是個「半啞巴」(說話不清),後來也因病離開了人世。兩個姐姐都很好,都早已出嫁,現在又有家了。直到現在,在這個世界上,兩個姐姐是他最親的人。

張祖清正在晾曬被子

「俺兩個姐姐家都很好啊,現在幾個外甥也經常來看看我。」張祖清阿貝說,雖然姐姐家的日子都不錯,幾個外甥也常到山上看望他。

可是,他總覺得這樣會麻煩人家的,再說,姐姐又老了,外甥也要打工,養家糊口,日子也不好過。不要總想著麻煩人家,自己有國家發的養老生活補貼,吃喝是沒有問題的,等自己活動不行的時候,去鎮上的養老院看看,能不能收留他,那樣吃飯就沒問題了,有病的上級給治療。

張祖清在晾曬衣物

阿公的命真的很苦,他小時候就有一種病,叫「羊羔病」,其實就是癲癇的一種。因為病情不穩定因素,有時候幹農活的時候,或者放羊的時候都會突然犯病,犯病的時候暈倒在地上,什麼都不知道,渾身抽搐。

十個手指因為這個病,有九個都彎曲殘障不能隨意動,雙腳也是彎曲的,走路受到限制。因為這樣的病,他始終無法和常人一樣,無法正常生活,無法正常走路,洗衣服,甚至吃飯都比別人慢。

張祖清居住的石頭屋前情景

正是這樣一個人,偏偏生在一個命運多舛的家庭裡。張祖清阿貝,原本是一個身體健康、長相比他清秀、身材也比他壯實的弟弟。然而,沒想到的是,他的弟弟卻英年早逝。

本來,他弟弟年輕時,出去打工,與一位美麗的姑娘相識、相戀。這個本該是個自由戀愛的年代,如果按正常規律發展,也許他的弟弟現在也擁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平平淡淡,平平淡淡,幸福美滿。然而,這幸福的種子還沒有綻放,卻被現實世界弄得凋謝。

張祖清介紹他的日常生活

「俺弟弟他物件家裡不同意,說俺家裡窮,也沒地方住。當時,他就和我住在俺大大(父親)、俺娘留下的那四間房子裡,我還是光棍子(單身、獨身),人家不同意啊。」

張祖清阿貝說,就是因為家裡窮,弟弟對象父母強力阻止他們戀愛。從此,弟弟因為這件事,感覺生活無望,整天鬱鬱寡歡,最後身體日益衰弱,患癌症離開了這個世界。

張祖清做飯用的鍋具

「給俺弟弟治病,花了三四萬塊(13萬-17萬新臺幣)呢,都是借來的。」張祖清阿貝介紹,他的弟弟已經去世20多年了,為弟弟治病欠下的債務,都是他自己還上的。

20多年前,三四萬元(13萬-17萬新臺幣),應該相當于現在四五十萬元(130萬-170萬新臺幣),對于普通的農村家庭來說,那應該是相當大的數字了,更不用說對一個身體殘障,又有癲癇病的單身漢了。弟弟離世後,為了早日還清欠下的債務,他想盡一切辦法掙錢,但是思來想去,他感覺,最好的掙錢方式就是放羊。

張祖清的鐵鍋裡放著外甥給他送來的紅燒肉

因為阿公身體的問題,經常會抽搐,腳踝也是彎曲的,還會經常犯病,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神志不清,所以這樣的情況沒有工作給他做,種地也沒有體力,所以只能選擇去放羊。

「我放了一段時間的羊,身體不好,也放不多,一年賣個仨倆地,掙個兩三千塊,後來羊也放不了。」張祖清阿貝說,隨著年齡增大,身體狀況日益衰弱,以至于連羊也放不了。

張祖清趁著好天氣晾曬被褥

「那年我在山上放羊,一下子犯了病,躺在地上就不行了,渾身哆嗦,嘴裡冒白沫,腦子就不想事了。當時,多虧俺莊那個放羊的老漢,他找人把我拉到醫院去,救了我,要不我早就沒有了。」

從那以後,張祖清伯伯就說,他不能上山,羊毛,羊毛,最後,那幾隻小羊瘦得皮包骨頭,幾乎都餓死了。在這裡,他放羊養家糊口的路,再也走不通了。

張祖清的石頭房子建在石頭之上

「人家借給你錢,你不還能行?不還錢,那不傷天理嗎?」張祖清阿貝嘴裡嘟囔著。放羊掙錢,為弟弟還清治病欠下的債務,這條路走不下去了。

不過,還債這件事耽擱不下,他說,總不能賴帳,人家在你最需要的時候,借錢給你治病,你要記住人家一輩子好,不要忘恩負義,不要把人對你的好,當成驢肝肺。一生中,把這筆賬還清,這已成為他一生中最大的願望,甚至比他如何活下去、怎樣死去都重要。

張祖清種的蔬菜

「我試著也活不幾年了,如果就這麼不聲不響地死了,欠帳還不清,那我這輩子就真是白活了,那真是傷了天理了。」張祖清阿貝介紹,雖然自己沒有多大能力掙錢,但是必須在活著的時候,把錢還給人家。

之前也有人勸他:反正你是一個人,自己吃飽就行了,你也沒有兒女沒什麼牽掛,你擔心啥,這個錢就先不用還了,等你死了,把房子抵給人家不就行了。他沒同意,他說如果那樣做,總感覺不是一個正常人應該做的事。

張祖清的外甥給他買的收音機

為了養家糊口,這條路走不通了,因為身體原因,別的事他也做不了,那就沒辦法賺錢了。張祖清想了想,就想著賣房子。

家中有四間房子,都是他父母留下的,算是祖屋,按說這個不該賣,如果賣了,那不是為已經過世的父母道歉嗎?

可是,他實在是無計可施,賣這房子,又不是去幹壞事,是為了還給弟弟治病欠下的債務,他想父母靈機一動,應該能夠理解他的這個決定。

張祖清走下山,準備去河邊洗衣服

賣掉這個唯一的財產,那住在哪裡?永遠不要在荒野中生活。事實上,張祖清叔叔放羊的時候,早就想過這個問題幾百次了。

在村東的山頂上,他發現了一個生產隊時代,在那裡可以看到蘋果園裡建造的石頭屋,前面有一條小河,背靠著大山,可以看到東西通透,可以看到山巒的景色。

石屋雖已荒廢數十年,但簡單的維修,仍可為之遮蔽。每一次他都會坐在房子前面的石頭上,對未來充滿了憧憬。

張祖清在小河邊洗衣服

這個廢棄多年的石屋被發現了,原來是村裡的村民,曾經在生產隊時代,看山、看蘋果園。所以,張祖清叔叔賣掉了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的房子。

「當時賣了四五千塊錢,那時候房子不值錢啊,要是擱現在那狠了。」張祖清阿貝說,賣掉房子後,他又積攢了點錢,終于把為弟弟治病欠下的錢全部還上了。

張祖清在河邊洗衣服

「錢還上了,我就心安了,睡覺也踏實了。」張祖清阿貝介紹,如果欠著人家的錢,欠著人家的情義,如果不及時還清的話,那將是他心裡最大的心事,以至于他睡不著覺,吃不下飯。

他沒上過學,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己「沒能以」(方言:沒能力,沒本事的意思),加上自己身體殘障,時常犯癲癇病,掙不到大錢,但是在他家最困難的時候,得到了親朋好友的幫助,這個恩情到死他也忘不了,不能在有生之年留下遺憾。所以,在他還活著的時候,他就把房子賣了,把欠款還上了。

張祖清在晾曬被子

住在這個廢棄的石頭房子裡,已經有五六年的時間了。其間,經常有喜歡爬山的人遇到他,看到他的生活狀況後,之後會帶給他一些生活用品,還有米、面、糧、油。但是,每次他都嚴詞拒絕,非常倔強。

「我沒能以(能力),無兒無女,恁的情義我承受不了,也還不起啊。我吃了恁地,喝了恁地,穿了恁地,我如果還不上,就是傷天理。」

張祖清阿貝話中有理,儘管你再有愛心,到他這裡就會遇到阻力。如果你要硬是扔下禮物,他都會給扔到山溝裡。同行的愛心人士,這次帶了一箱速食麵,一包麵條,都被張阿貝硬是給頂了回去。

張祖清拒絕好心人的禮品

如今,張祖清已經不再需要別人的説明,更不需要別人的説明了。償還了為弟弟治療所欠的債之後,他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安靜地生活,每天清晨推門看看大山,晚上隔著窗戶賞月,享受這大自然賜予人類的美麗美景。

飲山泉,吃野菜,喝野山茶,這是張阿貝每天的生活,觀山、賞月、聽鳥鳴,是張阿貝每天的休閒活動。推門望山,隔窗賞月,靜坐品茶,閒暇聞,這種生活方式,就像是一位悟道老者的日常。

而在他居住的周圍,是一片墓園,周圍遍佈十幾個墓穴,張祖清對此毫不畏懼。他說,許多埋葬墓穴的主人,他認識,他這輩子從未後悔過任何人,不做虧心事,所以沒什麼可怕的。

張祖清介紹他的故事

這個時候小編的腦袋裡想到了這樣的句子「貧者不受嗟來之食」、「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卻之不恭,受之有愧」、「心底無私天地寬」、「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等等。

這個事情真的讓人沒想到啊,在這樣的罕無人煙的地方,住著這麼一位阿公,他雖然沒有文化也沒什麼能力,甚至老婆孩子都沒有,一個人住在石頭搭建的屋子裡,他用他自己的理解,給很多人都上了一課,真的讓人從心底裡敬佩他。

不知道他現在的生活如何,但是不管怎麼樣,小編在這裡都祝福阿公能夠在以後的日子裡,更健康的活下去,但是也希望有志願者能夠去探望他,或者直接去福利院等地方,畢竟一個人獨居太危險了。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