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旬老人娶倆老婆生8個孩子,卻獨自隱居深山,冬天住石洞夏天住窩棚,養60只山羊賽神仙

6旬老人娶倆老婆生8個孩子,卻獨自隱居深山,冬天住石洞夏天住窩棚,養60只山羊賽神仙
2021/02/05
2021/02/05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於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於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我從小就出生在這座山上,到我們這代,已經在這座山上生活了7代人了。」今年63歲的劉延靈介紹,如今,他和二弟劉延啟還隱居在山上,養羊、養牛,種地,過著近似於原始人類的生活。這種生活方式,在外人看來,多少與現代文明社會有些格格不入。

這裡是地處魯東南山區,一處叫做「青龍山」的大山深處,當地人們叫作「文師父洞村」。這位留著長髮的大叔就是劉延靈,在家裡,他排行老大。他說:「俺兄弟姊妹8個,我和俺二弟住在山上,三弟住在山下,四弟當了上門女婿,四個妹妹都嫁人了。」

進入文師父洞村,要經過彎彎曲曲的山路,沿途風景秀麗,時不時地還能看到在山上撿拾木柴的老人。由於今年夏天雨水太大,山路被沖得不好走,車子無法開到上山。據說以前,車子是能開到山上的,只是這兩年山坡上搞建設,通往山上的路受損,無法順利通行。

從山下步行大約30多分鐘,就到達了「文師父洞村」。東側的幾間小平房,是劉延靈二弟的住處。他的二弟比他小一歲,為人忠厚老實,勤勞能幹,自己養了幾頭牛,平時就是種地,喂牛,幫助大哥放羊,看護著這片山。家門口拴了一隻小狗,山上只要有陌生人來訪,小狗就叫個不停。

「以前俺大姑給我介紹了個媳子(媳婦),是個朝巴(傻子)一起生活了28年,後來有病死了。」劉延靈二弟坐在火炕上介紹說,現在住的這個小屋,是山下一位陳姓好心人,看著他生活困難,幫助他重新蓋起來的。如今,上邊對他照顧得很好,也已經通上了電,結束了靠油燈、蠟燭照明的歷史。

劉延靈是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人物。看到山下有人來訪,他很快從山上走下來。他說平時經常有人上山找他玩,聽到狗叫就知道有人來了,就趕快下山迎接。「走吧,上山到我那洞裡坐坐,喝茶去。」劉延靈熱情地招呼著,前方帶路,把我們帶到了他居住的石洞。

「這個石洞就是‘文師父洞’,古時候文仲(聞仲)就是在這裡修煉成仙的。俺爺爺是道士,會說七國話,活著的時候,也是在這裡修道的。」劉延靈爬上石洞,給我們介紹說,他小時候就和爺爺住在裡邊。在這個石洞的東側,有一處山峰,細看猶如一條青龍,他爺爺就是青龍石上方的平臺上打坐修煉。

進得這處天然石洞中,劉延靈很快找出茶葉,用山泉水泡上茶,我們一邊喝茶一邊聊天。「我十五六歲的時候就出山闖蕩江湖了,當時看著我們家兄弟多,父親去世早,俺娘要飯吃,沒辦法我就出山了。」劉延靈介紹說。

「我喜歡交朋友,出山后到了城裡,我先後幹過石匠,在五蓮搞過石材,還幹過江湖郎中為人看病。」劉延靈介紹,雖然幹了很多事,但是因為出手大方,經常和朋友喝ㄐㄧㄡˇ吃飯,所以手裡沒有積攢下錢,也沒有存款。他拿出一部舊手機告訴我們,你看這個手機,當時我花了7000多買的,在山洞裡別的手機沒信號,只有這個手機才有。

劉延靈闖蕩江湖多年,對錢財看得很淡。他說錢是身外之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活著重要的是修身養性。幾十年來,自己從不爭名奪利,與人為善,順應天道。他說,自己之所以在人到中年時,再返回生他養他的大山深處,一是為了故土,二是為了修道。

「我有兩個老婆,大老婆4個孩子,二老婆也4個孩子,孩子們現在都成家了。」劉延靈介紹,他回歸山裡後,孩子們也會時常來看看他,知道他是在山裡修道,也就沒法勸他回城了,還開玩笑說他在山上呆朝了(傻了),過著野人的日子。

劉延靈說,他在47歲那年得了偏癱,在醫院住了一些日子後,就出院來到了山上。自己在山上挖草藥治病,經過近一年的時間治好了。曾經在城裡闖蕩江湖結識了不少仁人義士,現在也經常上山找他玩,山上散落著啤ㄐㄧㄡˇ、白ㄐㄧㄡˇ瓶子。他以前也能喝一些白ㄐㄧㄡˇ,自從得了偏癱後,他就很少喝ㄐㄧㄡˇ了。但是現在有人找他玩時,多少也喝點,每次只喝2兩高度白ㄐㄧㄡˇ,不喝低度ㄐㄧㄡˇ,說是喝了傷身。

在石洞的上方,還有一處用木棍搭建的窩棚,這裡是劉延靈夏天時的居所。他介紹,冬天住在石洞,夏天就住在這個窩棚裡。在吃飯上,沒有什麼講究,就是隔幾天下山買點煎餅,夏天吃野菜,冬天吃白菜、蘿蔔。有時經常有人上山找他玩,也帶一些吃的上來,足夠生活了。

劉延靈每天的生活就是起床、打坐、打太極、吃飯、放羊、打太極、睡覺。每天早、晚各一次打太極,他說,每天迎著日出、日落打太極,順應天時,順應自然。在生活上順應自然,平時為人處事他也是順應自然。他說:「山下的路讓雨水沖了,我騎摩托車不好走,有一次就下去修補修補,一位老人攔著他不讓修,說你在山上住,就得讓你不好走。」

沒有辦法,劉延靈只好順其自然了。一位老人攔著不讓修路,看似是老人是在欺負他,但是他卻認為路是人走出來的,修也好,不讓修也罷,路總是會有人走的,時間長了,就有路了。對於人世間的一些不如意,不愉快的事,他常常在修煉太極時,隨著每個動作的伸展,化為烏有。

生活在山上,沒有其它經濟來源,靠什麼維持生活?劉延靈介紹,他養了60多隻山羊,每斤賣26元,如果和他講價,就賣30元一斤。現在快過年了,如果春節前能賣幾隻山羊,這個年就過得輕鬆了。平時在山上,除了買幾斤煎餅,交電話費外,幾乎沒有用錢的地方。所以,平時也用不了多少錢。

劉延靈養的這60多隻山羊,是他的全部財產。每天他與這些山羊為伴,行走在山水之間,加上他那齊肩的長髮,遠遠看上去,有一種仙風道骨之感。他還根據山羊的特點,給羊起了名字,什麼眼鏡、小二丫、土蛋、毛毛等稀奇古怪的名字,非常有意思。只要他喊一聲,那些在山坡上吃草的山羊,就直奔他而來。

住在山野,睡在石洞,吃著野菜,喝著山泉,留著長髮,放著山羊,長年不洗臉,除了一部老年手機,沒有現代化的數碼電器設備,這種看似「野人」的原始生活,卻讓劉延靈過出了神仙般的日子。關於愛情、家庭、事業,他說:「以前在城市的時候,得講究這些,現在歸山了就不講究了。老婆孩子不在身邊,講愛情有什麼意義?經常上山找他玩的都是朋友,就是很深地感情了。」

「我最大的願望是能多活幾年,死後把骨灰撒在山上。」劉延靈說,活著的時候要回歸山野,死後也要融入自然。落葉歸根,他出生在這片山上,死後也要葬於山上。而對於普通人很看重的金錢、名利,在他心裡就沒有那個概念了。

編後語:

遠離城市的喧鬧,沒有城市的燈紅酒綠和車流尾氣,其實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也有很多人喜歡生活在這寧靜的山村,感受鄉村毫無壓力的恬靜時光。只是我們不能像老人一樣,我們放不下自己的工作和城市生活。人的生活方式各有不同,也許這種生活我們小住怡情,常住會崩潰!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