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父母離世20年後,弟弟腿受傷,大姐做飯二姐幫弟弟幹活,三姐弟又過回一家人

父母離世20年後,弟弟腿受傷,大姐做飯二姐幫弟弟幹活,三姐弟又過回一家人
2020/11/14
2020/11/14

如果身邊有從小一起長大的同胞兄弟或者姐妹,那麼就相當於這世界上有了除父母之外,更親密的家人。但是隨著孩子們長大,父母變老,甚至年老去世,同胞兄弟姐妹們的關係反而不如以前親近,越來越疏遠以至於成為關係尷尬的熟人。當然也有例外,比如今天要說的這個故事。

近日,作者一行來到宜陽縣花果山鄉采風,在當地海拔最高的一個村子,遇到因為工傷在家休息的吳大叔,門口晾曬著大片黑乎乎的東西,於是向前詢問。吳大叔告訴我們:「這是種了三年的黑藥。」黑藥,是當地民間的叫法,中藥名為豬苓,算是一味較為普遍的中藥,在當地廣為種植。

吳大叔的老伴兒三個月前因病離世,孩子一家在縣城打工、生活,他過著外面有活去打工,外面沒活在家務農的逍遙日子。今年8月份,吳大叔幹活時候意外傷了腿,只好回來休養,兩個姐姐經常過來照顧他。吳大叔告訴作者:「真是沒想到,活這麼大了,最親近的人還是我姐姐。」

大約七八年前,吳大叔和村裡人跑到嵩縣、欒川學習,先後引進了8萬元的黑藥菌種,沒想到種植第二年,收購價格就大幅度降價,當時買種子時候,最高出到70元一斤,等種出來,才賣30多元一斤。賣完一算帳,白乾三年,有的種植戶還賠了錢。吳大叔說:「有的人家都已經不種了,我想著咱反正要出去打工,地裡也不種莊稼,就種了2、3分這個,總是比荒著強。」

今年該收穫了,吳大叔卻需要拄著雙拐走路,幹活自然是沒力氣的,要是請人幫忙的話,工錢又得好幾百塊。吳大叔萬般無奈,叫人給山裡的姐姐捎了口信,於是兩個姐姐都來了。

這位是吳大叔的大姐,剛在廚房裡忙完出來,拿著棍子捶豆角。大媽說:「我老伴兒也沒有了,娃子們也都沒在屋,成天也是一個人。你看他弄個那,我下來給他做碗飯吃。」大媽說自己身體也不好,出力的活幹不了,去地裡挖黑藥,都是二妹出的力。

吳大媽誇獎妹妹的時候,她正低著頭分撿黑藥,聽後抬起頭說:「哎呀,木那是老三弄住腿了菛(men,豫西地區常用感歎詞,等同於麼、嗎),他要是好好哩,那會用我幫忙,我也不是多治的幹家。」

吳大叔告訴作者:雖然姐弟幾個住的不遠,成家後都是各忙各自的生活,真是沒想到,父母不在1、20年了,三個人又在一個鍋裡吃飯,一起幹活。

除了門口攤著一堆需要分揀的黑藥,院子裡也攤著一些。吳大叔告訴作者:黑藥不能暴曬,太陽暴曬過的顏色發白,賣價就不好了,這種藥主要靠陰乾。種著,需要三四年換一茬,晾乾也得好幾天。

上房的門口有幾袋子已經晾乾的成品,作者拿出來一塊,用指甲掐了一下,表皮微硬,裡面有點像泡沫,軟軟的。拎了一下袋子,滿滿一編織袋,也不過十來斤的樣子。

作者跟吳大叔開玩笑:「你這兩個姐都過來幫忙,幹完活你不得給點辛苦費?這一院子黑藥賣完,咋著也能賣個萬兒八千的吧?」

「萬八千可是得,我三分地呢。要是那兩年,一分地都能弄一萬多。」吳大叔仰起頭,盤算著這些黑藥能賣多少錢。

「俺可是不要他哩錢,你沒看他還不夠費事呢,要不是我姐姐來給他做飯,他只怕連口熱湯也喝不到嘴裡頭。我吧,現在孫子去學了,等過星期我就得回去,那才是天禍(方言:淘氣、禍害精的意思)。」

吳大媽捶完豆子,回到旁邊院子裡拿東西裝地上的豆子,喊著弟弟的名字:「咱晚上還喝湯吧?我覺著糝湯煮白豆,喝著怪美!」

撿黑藥的姐弟倆幾乎異口同聲回答:「你看著做吧,你做飯哩嘛。」

有句老話,說:「長兄如父,長姊如母」,不管什麼時候,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都割捨不斷那份親情,然而對於很多獨生子女來說,以自我為中心成長的他們,完全體會不到家有兄弟姐妹的溫暖。

離開過回一家的姐弟三個,不由得莫名羡慕起他們來,羡慕他們6、70歲了,還能有這種家的溫情。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