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歲老人獨自留守山村守護300年古照壁,上面有保存完整的精美圖案,常擔心被人惦記

田園牧哥 2021/03/25 檢舉 我要評論

影壁,也稱照壁,古稱蕭牆,是北方四合院大門內外不可缺少的裝飾牆,主要用來遮擋視線和美化大門的出入口,具有室內用的屏風作用。人進出宅院時,迎面看到的首先就是疊砌考究、雕飾精美的牆面和鑲嵌在上面的吉辭頌語。

我們一行人走進河南省豫西農村,車子漫無目標地穿行在黃土大山之間,經過一個小山村問路的時候聽幾位老人講山坡上的老村子裡現在還有一位68歲的阿貝獨自留守在那裡,堅守著自家的百年老宅守護一塊磚雕照壁不肯離開,聽起來似乎是有故事的地方,一行人便將車子停在了廣場上,沿著一條黃土小道上了山,去尋找老人們傳說的地方。

800多公尺的距離,沿途靠黃土山崖的一側民房已經是殘垣斷壁,滿目蒼涼,大家有些懷疑這個地方是不是還住有人,腳下一條綠草中間的露出的一條黃土小道似乎告訴我們要有信心,也許是機緣所至,邊走邊拍,轉眼間便看到了遠處小門樓裡出現了一位阿貝的身影。

阿貝面色疑重,不善言語,似乎還心存疑慮,大家連忙上前解釋一番所從何來,為何而來,阿貝看了看照相器材,聽過我們的自我介紹,才將我們帶進了老院子,走進小小的門樓迎面一個精美的磚雕照壁出現在眼前,阿貝說這便是傳說中的「古照壁」,這個古照壁還真有點特別,不是我們常看到的獨立建築,而是鑲嵌在房子牆體之上,由於年代久遠,照壁與牆磚都已經很有年代感。

阿貝姓薛今年68歲,在一問一答不多的言語中我們瞭解到,這個破舊的老宅距今大約有300年左右的時間了,他祖上是個舉人,聽老人們講原來老宅是2個連在一起的四合院子,當年日軍曾經拆了老房子的舊木料修建炮樓,老宅的房子幾乎毀於一旦,僅保留下了磚雕老照壁和門樓下的一對鼓形石門墩,讓人氣憤的是前年冬天的一個晚上,石門墩也不翼而飛,一夜之間被人盜走了。

磚雕的老照壁高達2.8公尺,寬度在1.6公尺左右,上邊有傳統建築的吉祥圖案,花鳥魚蟲,祥雲花瓶,動物瑞獸,人物故事,亭臺樓閣,甚至上方還有龍圖騰,歷經300年左右,可是保存的依舊非常完整,想必當年主人身份很高,老宅院曾經也很輝煌。

薛阿貝說自他記事以來,就經常有人前來參觀,特別是近些年來的人很雜,有旅遊的,有文化人,有研究民俗的,甚至還有一些別有用心打著收古貨旗號的人,門樓下的石鼓門墩可能就是他們盜走的,這個老照壁因為體型巨大,才免於被盜走的厄運,他現在常常擔心老照壁早已被人惦記上了,因為來看照壁的人總有人問他賣不賣,現在自己年紀大了,最擔心的事情就是老照壁被人盜走毀在自己手上,思前想後,如果有人出價合適,他會考慮賣掉,這樣對保護老照壁有好處。

薛阿貝有2兒1女,他們成家後都生活在附近的小鎮上了,老伴已經去世,現在家裡就是他一個人在獨居,他說孩子們很孝順,多次請他一起去生活,可是他就是放不下老宅裡僅存的這個磚雕老照壁,萬一哪天被壞人盜走那就後悔也來不及了,所以他堅持一個人生活在老宅裡,一邊種地一邊看護老照壁。

阿貝家的老宅是依崖而建一面土窯,三面青磚木料房子的建築形式,現今三面房子幾乎倒塌完了,目前就是南房的照壁一側牆體保留完整,老照壁才得以保存下來,老窯洞還是相當完好,這裡就是阿貝生活的地方,阿貝在裡邊做飯睡覺,窯洞的兩面黃土牆上張貼著年畫,懸掛著他曾經用過的老鏡匾和相框,記錄著他的人生故事。

透過院牆的一個小洞,我們看到了舉人的另一個老院子,裡邊已經廢棄,杏花和榆莢已經掛上枝頭,給古老的院落點綴上了春天的成色彩。薛阿貝說石門墩丟失後他已經報警,公安機關一直在偵破中,現在下邊的村子也裝上了監控天眼工程,這對他守護的老照壁來說就是個好消息。

臨走的時候阿貝對老照壁的命運憂心忡忡,他說一方面擔心壞人惦記,另一方面也擔心老房子一面牆體有安全隱患,如果有點啥意外就毀了這老照壁了,現在心裡很矛盾,賣不賣拿不定主意,思前想後最近想通了,如果有人出價合理就賣了它,總比毀在自己手裡強,這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也算是保護老照壁的最好辦法了。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