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歲老人獨居住懸崖邊上,房子漏了自己修,曾住仨月精神病院

田園牧哥 2021/01/17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都說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但是身處困境,衣衫襤褸,依然會對比自己更弱小的人施以援手,依然能對這個世界滿懷善意,這才是真正的悲憫。人生百味,離合悲歡,苦笑淚水,都是其中的經歷,不要總抱怨人生很累,現實中又有誰活得順風順水。

近日,我們隨朋友到山裡看望一個老親戚,因山路不熟悉,走錯路,拐上了一條山梁。見到一位老人挑著兩半筐沙子,於是下車詢問。老人說這個地方叫何家梁,全村就剩下6口人了,都姓何,何仙姑的何。挑沙子是因為門口路太泥濘,上星期叫人捎了兩袋子水泥,準備把門口硬化一下,不想一下雨就跳泥了。

我們跟隨何大叔到村子裡,大叔的房子建在懸崖的邊上,鄰居應該是搬遷到扶貧社區去了,老房子恢復成了耕地,很稀疏的種了幾顆白蘿蔔,因為最近老下雨,蘿蔔葉子被蟲吃了大半。何大叔說自己叫何建洲,今年64歲,現在一個人生活,過著一張嘴吃飽,全家不饑的日子。

山裡人真的是熱情,大叔交代說剛下過雨,地上泥滑,小心滑倒,自己趕緊搬出來幾個凳子,喊我們到家裡坐。大叔的大門外邊是用石頭壘砌起來的石堰,大概有四五米的高度,下面斜坡上長者不少大樹,樹冠剛超過門口小路。何大叔說:以前咱這兒地少,蓋房子都不捨得蓋到地裡頭,都是在破邊上,石頭壘起來的,住著可不翻遍,挑一擔沙子,轉彎就得換肩。前幾年,村裡有一家孩子滿月,年輕人喝酒,不知道咋回事,有個小夥子就掉下去了。

村裡平時只有6口人,見面也已經沒啥說了,看到來了陌生人,大叔趕緊請到家裡,說這都快一年家裡沒來生人了。看我們都帶著相機,大叔試探著問:「你們是報社的,還是電視臺的?」得知我們是攝影愛好者,於是介紹起了家鄉附近的古樹,水塘之類。

何大叔兄弟三個,大哥已經不再人世了,他是老二,老三在廣西某地擔任縣長。大叔從牆上取下全家福相框,向我們介紹他的家庭成員。弟弟曾讓何大叔到廣西去,大叔去住了三天,就偷偷買票回來了。「他們都是公家人,成天開會,一家三口人,住仨地方,兄弟晚上忙到半夜,弟媳婦在家給我做好飯,趕緊去上班,俺那侄兒在上海上大學,半年才回去一回,我在那兒住著不中,著急,自己挖(偷跑的意思)回來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