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人的山村現僅剩5戶,人們喝山泉,環境優美鳥語花香,老人們直言:養老的好地方

田園牧哥 2021/03/30 檢舉 我要評論

現在的農村發展的速度越來越快,人們的生活也在不斷的變好。不少的人都在城市買了房子,在城市中定居。可是我們同樣也發現了一種現象,那就是雖然有很多的孩子在城市定居,可是並沒有多少老人會跟著孩子去城市生活。

一場春雪過後,筆者和朋友相約著到山西南部中條山采風,汽車沿著一條鋪著水泥的山路前行,大約一個多小時後,我們來到了一個位於半山坡上的村莊。村子不大,一座座農家院沿著一條山溝的兩側而建。站在溝的一側向對面望去,掩映在白雪和黃土之間的農家院落,以黛色的山體為背景,頗有傳統水墨畫的意境。

我們繼續驅車前行,走到水泥路的盡頭時,正是村子的另一側民居「聚集區」。說是聚集區,其實也只有七八戶人家,每家的院子前都堆滿了從地裡挖出來的花椒樹根。我們將車停好,拿著照相機開始在村裡遊走。雪後的山村整潔安靜,路邊的幾株野桃花開得正好,在白雪的映襯下顯得更加嬌豔,而空氣中則飄著一股甜絲絲的味道,涼爽又清新,讓人忍不住想多呼吸幾口。幾隻灰喜鵲在樹上嘰喳著跳躍,抖落了一片雪花,讓山村多了幾分靈動。

感受著早春雪後的清涼,我們走進了一戶敞開著大門的人家,還沒到窯洞門口,就聽到裡面傳來熱鬧的說話聲。掀開掛在窯門口的布簾,一股暖意襲來,向裡一望,果然見到好幾個人正在窯內看著電視,諞著閒話。看到我們進來,他們暫時安靜了一下,等問清我們的來意後,都顯得非常熱情,主動地介紹起自己的村子來了。

這位坐在炕上的阿貝姓張,是這個家的男主人。張阿貝70歲左右,臉色紅潤,年輕的時候當過兵,是一位退伍軍人。張阿貝說,你們今天來得真是時候,因為地上有雪,沒法去田裡幹活,村中僅剩的幾戶人家的女主人都集中到了他家裡,和他的老伴看電視、諞閒話。「我們村以前有120多口人,現在只剩了5戶9個人,很多院子都空了。有的人是搬到了山下的新村,有的是外出打工、上,剩下的基本都是老年人。」

「我們不願意搬出去,主要是喜歡這裡的環境,空氣好,水好,能讓人長壽。」正在聊天的一位大媽接過張阿貝的話,快言快語地說道。「山下有一個姓孫的老人,50多歲時得了癌症,到醫院動手術時,醫生一看都擴散沒法切了,又重新縫上讓他回了家。村裡人都說他不行了,後來他搬到俺們村裡生活,到山裡放羊,現在過去了10幾年還好好的,經常下山到鎮裡陪孫子上學。」

另一位阿媽說,她平時在鎮上陪孫子讀書,經常得一些感冒、胸悶、氣短的小病,可每次回到村裡住一段時間,就啥事都沒了。「我們這裡沒有污染,喝的是從山上引下來的泉水,加上每天都鳥語花香的,讓人特別地放鬆,心情也就特別地舒暢,咱這山裡是真的好。對了,我們村有一個老太太,已經88歲了,臉上的皮膚還平平的,紅潤得很,一點不像80多歲的人,你們一會可以去看看。」圖為村中土路旁的一片竹林。

聽了阿媽的話,我們決定去拜訪一下這位老人。按照阿媽的指引,沿著山坡的小路,我們找到的了一個壘著低矮圍牆,卻有一扇鐵門的院落。透過圍牆看過去,院內僅靠土崖的地方,有著兩孔陳舊的窯洞。這就是那位88歲依然面色紅潤的大娘居住的地方了。

走進窯洞,老人正坐在炕上,圍著一床被子看電視。老人的臉色的確如阿媽所說,紅潤舒展,沒有皺紋。筆者看到,她的手邊放著電視遙控器,遙控器上綁著一根紅繩兒,另一頭與電視的電源開關相連,老人說有了這根繩,開關電視就不用下炕來回跑了。

與老人聊天得知,她姓孫,有五六個子女,但自從老伴在15年前去世後,她誰家也沒去,一直在這孔有著百年歷史的窯洞內獨居。「大兒子就住在隔壁,其他孩子都搬到山下了。我年齡大了,不願意走。」孫大娘說,別看她今年88歲了,除了耳朵有點背,身體沒啥毛病,「上山下溝,我跑得比你們小夥子都快。」

在孫大娘的隔壁院子,我們見到了她的大兒子老孫。老孫今年67歲,和老伴住在一起。他告訴筆者,這個院子是在老父親手裡挖出來的,老父親是山外的人,年輕時入贅到了孫家。老孫和老伴除了種地,還負責村裡的防火站,檢查和登記進山的人和車,看護著大山,防止出現山火。圖為我們在和老孫聊天時,他的老伴回來了,老伴正是在張阿貝家閑諞的婦女中的一位。看到我們在她的家裡,阿媽趕忙端出了過年時吃的花生瓜子和點心讓我們吃。

「我們村子就是環境好,適合養老,這是老年人不願搬出去的原因。年輕人覺得山裡人少,不熱鬧,加上小孩子們要上學,附近都沒有學校,需要去鎮上,來來往往的就很不方便,所以年輕人就都搬走了。不過,每逢過年,他們還都回來,過完初五才走。」老孫笑著說,他的孩子們也都出去打工了,但他和老伴商量了,會一直住在山上,種地守山,伺候老母親,「我們住習慣了,不怕人少,人少更安靜,就像世外桃源一樣。」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