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歲「三無男子」有6個女朋友,卻獨自住在海邊小村,日出而起,日落而息

田園牧哥 2021/03/29 檢舉 我要評論

「這個世界不只有眼前的苟且,還有詩與遠方」,這句話曾觸動了無數人想要踏上尋找「詩和遠方」的旅程。但是,有的人舉足不前,也有的人無功而返,在人們感歎「星辰大海都需要門票,詩和遠方的路費也很貴」時,有人卻已經找到了屬於自己詩性的生活。

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只能算是夢想;但對劉欣欣來說,卻是他現在的退休生活現狀。

劉欣欣是誰?估計連住在他附近的鄰居都搞不太清楚。

只知道這個光頭阿貝自稱「羅叔」,出門時不時戴著一頂綠帽子,還在日本伊豆熱海邊買下了一大塊地,成了「大地主」。

我們普通人建造自己的樂園,靠的是幻想或是玩動森;羅叔卻把在海邊買地,自己一個人改造一棟又一棟的房子,當成了自娛自樂的小遊戲。

羅叔不僅在日本有地,車也不止一輛。其中,開去市場裡運造房子要用的木材的,竟然是藍色的保時捷。

更令人檸檬精發作的是,今年已經62歲的羅叔同時有6個女朋友,最年輕的才23歲;

而且女朋友們彼此都知道對方的存在。

關於自己到底有多少錢,羅叔不太願意提起。

就連買保時捷花了多少錢,他都表示已經忘記了。

女朋友們和他在一起也都不是圖他的錢,因為彼此經濟都各自獨立。

相反,他強調了一遍又一遍的是,自己是 「三無人員」:

沒工作、沒收入,也沒有家庭。

與這種「三無」狀態相依相伴的,是他一直享受著在熱海的獨居狀態:

「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晴天就幹活,雨天就讀書。」

羅叔現在住的房子,離日本前首相曾經的居所不遠,抬頭就能看到富士山。

這裡是伊豆半島熱海邊最後一個村落,一共只有幾十戶人家。

其他海邊的房子都被改造成了度假ㄐㄧㄡˇ店。

房屋改造前的模樣第一眼看到這棟依山臨海的小平房時,他立馬就決定:「就是這兒了!」

原本的房子基本上只剩下一個房屋框架,破到根本不能住人。

沒有找設計師,沒有請建築工人,房屋改造的全程都只有他一個人。

房子在半山腰,車子開不上去。需要用的建築材料,他就自己一點一點往山上搬運。

清理雜草、拆牆開窗、伐樹移石、製作傢俱......

這些枯燥又累人的工作。他一個人還幹得興高采烈。

房屋改造後的模樣花了三年時間,總算把原來破敗的房子變成現在的模樣——

純白的外體,房屋前面全部設計成了落地窗,還額外搭建了一個露臺。

不管你還是坐在房間裡發呆,還是坐在露臺上吃飯,都能將熱海的美景盡收眼底。

雖然只有一個人住,但羅叔的家裡卻有很多個可以睡覺的房間。

每一個房間基本上都沒有門,就算有門也不一定有鎖。

用羅叔自己的話來說就是:「我比較喜歡open的環境。」

不光居住環境非常open,羅叔本人思想也相當前衛。

只要天氣不是特別冷,他一個人在家時都一~絲~不~掛。

一個在家裡這樣也就算了,他還經常開車去一些比較隱蔽的角落,用鏡頭記錄下自己身體的變化。

這個時候的人就開始化妝穿衣服,把自己蓋起來,人和大自然完全相反,對不對?」

住在海邊日子,單調、規律但並不枯燥。

每天早上5點左右起床拍日出,是羅叔每天的必修課

——算是和老朋友打了個招呼。

拍完日出後的畫風就比較詭異了:

先是對著大海撒一泡尿,緊接著伸一個懶腰;

最後,癱瘓在露臺上的老爺椅上,消磨清晨時光。

曾經是廣告行業出身的羅叔,靈光乍現時也會文藝一把。

眼前有一片海還覺得不夠,隨手在地上撒一些水,第二片海就出現了。

放上一根枯樹枝,外加一個ㄐㄧㄡˇ瓶,隨手按下快門就是一次藝術創作。

7點到8點是早餐時間。羅叔的早餐很簡單,就是用幾滴醋簡單地拌一下蔬菜,但擺盤卻非常講究。

天氣好的時候,他喜歡在露臺上吃飯。不過時常會有烏鴉飛來搶食;

搶不過的時候,他一生氣,索性就不吃了。

吃完飯可以坐在露臺上曬一曬被子,喝一喝小ㄐㄧㄡˇ,發一發呆;

也可以堆一個石塔,鍛煉一下自己的專注力。

去超市採購必經的那條沿海公路,雖然已經走過無數遍,但每次去他都會慢悠悠地再走上一遍。

下午的時間,基本上都是留給工地的。

自己住的房子好不容易已經改造得差不多了,緊接著他又開始倒騰下一棟。

畢竟,羅叔的人生信條之一就是:「生活就是麻煩,怕麻煩就不要生活。」

晚上,一個人在客廳裡一邊著超大屏電影,一邊眯著小ㄐㄧㄡˇ陷入微醺~

雖然不能準確地知道羅叔到底多有錢,但從他退休前的履歷,我們其實也能猜出個大概。

羅叔的老家在黑龍江齊齊哈爾市。出生於1958年的他,在年輕的時候趕上了時代的每一個浪潮:

自然災害時吃過康,文|革|的時候下過鄉,改||革||開放後也留過洋(在東京藝術大學讀研究生)。

在廣告設計行業,他是中國十佳商業策劃人。像中國聯通、雪花啤ㄐㄧㄡˇ,整個品牌形象都曾由他主導規劃。

他還先後在清華學院、吉林大學藝術學院、上海大學美院、華東師范大學當過客座教授。

走下講臺後,在繪畫、書法、寫作領域,他也頗有造詣。

羅叔的畫既在國際大展上拿過獎,也辦過很多場個人作品展;

他還出版了自傳體文集《村裡叔叔》······堪稱全能。

別看退休後羅叔的生活放蕩不羈,在他的兩個女兒眼裡,他卻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好父親。

離婚後一個人撫養兩個女兒16年,就連大女兒剛開始談戀愛,也是他親自開車送去約會的地方。

兩個女兒分別從早稻田大學和青山學院畢業後,都住在日本,只不過羅叔還是更喜歡一個人住。

但60多歲的老頭子獨居,萬一生病了沒人照顧可怎麼辦?

羅叔也不是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

為了強身健體,每週他都會去有健身房的室內游泳館兩到三次。

游泳館內有測試血液年齡的機器,測試出來他的身體年齡只有30多歲。

選擇在伊豆生活也是出於這樣的考慮。

伊豆不僅有櫻花和溫泉,還有慢悠悠的生活,同時離東京也很近。

甚至於在這個人口不到3萬的小城裡,還有一個大學醫院,有200多張床位。

對於羅叔說,「這裡有人間、有天堂。熱海就是人間和天堂相連接的那個地方。」

這些,大概就是熱海能留住他的全部理由。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