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歲男子辭高薪工作變賣家產,豪擲千萬,15年把43萬畝沙漠變成世外桃源

田園牧哥 2020/12/04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

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

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

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文/田園牧哥

中國陝西省神木縣毛烏蘇沙漠,55歲的張應龍治沙15年,讓43萬畝荒漠變成了森林、農田和科研基地,築起了一個令人嚮往的世外桃源。

張應龍,當過教師,做過打字員,還編纂過神木縣誌。1995年,辭去神木縣城裡的穩定工作,輾轉北京、天津,最後在一家外企從基層的員工做起,一步一步升至公司副總。「當時我一年收入22萬(約合新臺幣95萬),在那個時候可以說是非常高的收入了。」 現在的張應龍吃著自己在沙漠裡種出來的綠色食品,覺得這樣的生活才是自己靈魂深處嚮往的生活。

張應龍在沙漠裡種出來的釀酒用葡萄品質棒。張應龍說要不是當年酒後一句醉話,也不會來治沙。2003年農曆新年,回老家過年的張應龍來到沙海裡的溝掌村,與村支書喝酒,酒過三巡後,張應龍向村支書承諾,要出資承包村裡的荒沙地。第二天村支書就當真打來電話,詢問他承包沙地的事宜。「我當時想給他們幾萬塊錢,全當扶貧。沒想到,過了幾天村支書帶著7個村民代表來簽合同,70年承包費12.6萬元(約合新臺幣54萬)。」

「修了一條進入沙漠的路,給村裡做了一些基礎建設,樹還沒種,就投進去100萬(約合新臺幣430萬)。」張應龍感覺這沙漠是個無底洞。這時,家人和親友都勸他「回頭」。

當時張應龍沒辭去天津的工作,想著我在公司幹著,可以把掙來的錢用來治沙。幹了一段時間後,張應龍感覺到治沙這個事不是那麼簡單,你必須全身心投入,張應龍辭去了年薪20多萬的工作,一頭紮進了沙海,第一次在沙包上蓋房,房子還沒蓋成就塌了。那年秋天,連著下雨,沒有電,沒有電話,張應龍說有49天沒有遇到一個人,獨自一人苦思冥想著治沙的道道。

在張應龍治沙造林基地的辦公室裡,懸掛著一幅書畫作品,內容是三個字:「明兩作」。其中「明」字中的「日」字被改寫成了「目」字。問及緣由,張應龍解釋到,「白天有太陽,晚上有月亮,即稱為明。但我認為,一個人心明眼亮才是真正的明。不僅白天要努力工作,夜晚要勤於思考,還要學會用眼睛觀察,將知識經驗變成自己的智慧。」白天拼命幹,晚上不停地思考成了張應龍的人生常態。

2005年治沙資金越來越緊張,他把在神木縣城的房產賣了,再投入390萬元(約合新臺幣1683萬),先後共承包了43萬畝的荒沙地。

「當時家人特別不理解,都覺得我肯定是瘋了,我姐還帶我去西安看精神病科。當時最怕回答為什麼治沙這個問題,一不為理想,二不為掙錢,別人不理解,有時就連自己也想不通。但看著自己親手種下的樹苗一天天長大,周圍的黃沙一點點變綠。我就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事做成功。」

「一個英雄無法改變世界,只有讓所有人都成為英雄,才有可能實現心中的願景。」15年的治沙造林讓張應龍認識到,治沙絕不是簡單的事,要改變43萬畝沙漠的面貌,僅靠他一個人很難完成。「樹木栽得多了,就能互相照應、互相鼓勵,就變成森林了。我意識到,樹木要成林,單靠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還要靠集體的力量。因此,在2006年專門成立了神木市生態保護建設協會,依靠團體的力量,讓更多人瞭解治沙文化,參與治沙。」

「現在治沙造林就要把它當做一個生態系統恢復。要保證沙地的可持續治理,既不能再度破壞生態,還要讓它產生一些經濟效益,從而達到人與自然的迴圈發展。」張應龍在治沙基地開闢出萬畝土地,用來種植土豆、小米等經濟作物。所有農作物都不施化肥不打農藥。用的全是自己經過微生物處理無臭味的有機肥料。

張應龍的沙漠水稻試驗成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