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老闆耗資2個多億租下整個村子,讓落魄古村涅槃重生,改造成心中「詩意的棲所」

田園牧哥 2021/02/23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晨霧緩緩散開,幾十棟夯土老屋、伴著連綿青山、悠悠白雲。

我們記憶中鄉村的樣貌,悄悄在你面前露了出來。

徽派的馬頭牆、黑屋瓦,對望連綿的煙雨山水,空靈沉寂,悠然自得。

大自然,也仿佛沉浸在此情此景裡, 意味深長,默然不語。

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偶有鳥鳴溪澗的聲音,讓時光,變得清澈而純粹。

沒有時間的匆忙,無關功利的浮躁,這裡的日子從容不迫,陽光燦爛得剛好。

這裡是金華浦江縣的馬嶺腳村,如今這個小小的山村,有了一個詩意的名字:

「不舍·野馬嶺中國村」,成為了中國最美的民宿。

是民宿就一定要有主人。

這裡的主人就是這位中年大叔,房前屋後打掃忙,笑臉相迎話家常,便是大叔平常一天的寫照。

然而初來乍到的客人可能並不知道,大叔是這家民宿的主人,也是餐飲界傳奇人物,

「外婆家」的老闆吳國平。

民宿的入口大堂

17年前,這個工薪階層,因為找不到物美價廉的杭幫餐館,便開了一間現象級的餐廳;

2年前,這個餐飲大佬,因為擔心退休之後變的無所事事,就開了這家美如畫的民宿。

看山久了想見人,見人多了想看山。2014年的一天,見慣了每天數以百萬計的食客,吳國平突然想去山野中走走。

走著走著,便在茫茫蒼翠中,邂逅了馬嶺腳村。

吳國平也說不清,為什麼踏遍悠山險川,唯有這個小山村,留住了他的人,更拴住了他的心,來了,就不捨得離開了。

可是那時,這個封閉且清貧的小山村,卻有著一個不怎麼好的名聲。

老百姓們都說:「好女不嫁馬嶺男,要住不住馬嶺腳。」隱身群山六百載,這裡被時代拋棄,成了貧窮的代名詞,不過還好,馬嶺腳村遇到了吳國平。

在吳國平眼中,未被外界打擾的馬嶺腳村宛若璞玉。這裡才有生活最自然的狀態,這裡才是心靈最後的桃花源。

人生遇知己,乃一大幸事。對於馬嶺腳村和吳國平來說,都是如此。

於是向來爽快的吳國平,借著此番雅興,搞出了個大新聞:

大手一揮6000萬人民幣(約合新臺幣2.58億),租下了整個村子。

中國好舌頭華少(中),著名室內設計師沈雷(右)

然後又從朋友圈裡,找來了幾個「長大了的文藝青年」。唯有文青多壯志,敢叫古村換新顏。

他們要將這個閉塞山村,打造成一個真正的避世桃源。

可是,設計圖紙一改再改,設計團隊一換再換,硫酸紙上再多的線條,也無法勾畫出吳國平心中的理想國。

於是,索性扔掉圖紙,想到哪兒就修到哪兒。

唯一的規矩就是:「適合現代人居住,又保留600年的歷史。「

就這樣修修停停兩年多,這個昔日落魄的古村,竟也漸漸換了一番模樣。

破敗廳堂變成時尚書,豬圈變成更衣室,糞坑改成了理髮屋。

中國最好的外牆水泥,將170間老房子的古樸留住。

大門打開,便是一片鬱鬱蔥蔥,綠林深處是秀山,秀山遠處見雲舒。

慵懶午後,三五好友促膝而坐,賞鳥鳴山更幽,觀碎影舞斜陽。

暮色將至,與1200歲老樹成為忘年之交,感過往風起雲湧,歎千年滄海桑田。

古今交融的室內,讓歷史與現代,以一種最得體的方式,在這裡琴瑟共鳴。

舒適寬敞的臥室,令身體與心緒以一種最放鬆的狀態在這裡安然入眠。來過的人,不忍離開,沒來的人,心馳神往。因為這是真正詩意的居所。

人們總是在苦苦尋找,心中「詩意的棲所」,其實所謂詩意而居,無非是一種合適的狀態。

心若寧靜,便生詩意。而寧靜不過心靈的井然有序,詩意既是自然的安然若素。這一切,在野馬嶺都能得到。

兩年來,雖然投入很大,但是這裡的建設進度並不快。因為吳國平想要慢慢來。「好民宿,就是要慢慢磨。」

兩年的時間 吳國平讓這個落魄古村涅槃重生,野馬嶺也將吳國平一身鉛華洗盡。

從餐飲界傳奇,到民宿老闆,遠離功名利祿,每天給別人端盤子掃地,吳國平卻獲了前所未有的充實,他為自己提筆寫下:「樂在其中。」

此心安處即是吾鄉,綠林深處自有天堂。來到野馬嶺,心就回到了故鄉。

野馬嶺,就像它的名字,給每一個置身喧囂的都市人,一個掙脫樊籠的遠方。

以夢為馬,讓靈魂放慢腳步, 畢竟,我們都來自這樣的鄉村,我們,也終將回到這裡。

圖片源於網路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