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活豬紋身,一張豬皮賣70多萬,香奈兒高價買走做成限量款手袋

田園牧哥 2020/09/18 檢舉 我要評論

大自然和人類社會隨著不斷的發展,新的思想和新的事物總是層出不窮的,有一位極具巧思的青年藝術家名叫維姆,他就是利用了自己的小巧,獲取了極大的收益,更奇特的是他的巧思是用在「豬」身上的。提到豬,人們腦海中大概會冒出這幾類詞「貴」,「漲價」,「紅燒肉」。確實,近兩年豬肉的漲價讓無數喜歡吃豬肉的人們感到苦惱,可當人們紛紛抱怨為什麼豬肉如此貴的時候,卻沒有人細細分析一下豬的價值,作為一頭渾身是寶的豬,貴一點又如何?

豬,最早起源于歐洲和亞洲,它品種眾多,經常出現在我們視野中的當數家豬。科學研究豬的嗅覺極其靈敏,其靈敏度可達到狗的2-3倍,因為其嗅覺的靈敏,它們甚至能夠在一定的訓練後作為搜查豬協助警方工作。世人都說豬憨憨笨笨的,甚至喜歡拿豬作為一個貶義的形容詞,但其實豬的智商是非常高的,有專業人員經過實踐發現,豬可以通過一段時間對鏡面原理的適應和理解,利用鏡子的反射性準確找到食物。

在農村,不少人會養豬防蛇,小小的豬可以準確的找到蛇的位置,保護牛在飲水時不被蛇咬傷,並且豬體內的厚脂肪還能夠中和蛇的毒性,所以就算蛇被它們吃進肚子裡也沒有關係。就是這樣的「寶藏」動物,在日常生活中其實並沒有被我們過多的重視,特別是都市生活的人們,對豬的印象只停留在「一道菜品」上,人們對豬的利用也就只局限於「防蛇」,「食用」和「搜查」中。

當創意在一隻豬的身上展開

關於豬,其實有一個傳奇的故事。一位出生于比利時的藝術家名叫維姆,他從小就是位極富想像力的動手家,他的父母也十分支持孩子的動手和想像能力,支持他通過自己的雙手製造出各式各樣的藝術作品,雖然家境清貧,但維姆總能在簡陋的家中或農場裡找到可以雕琢成藝術品的素材。某一天,維姆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群同齡的小孩在一頭豬身上亂塗亂畫,維姆並沒有像一般的小孩子一樣玩心大發,而是產生了新的靈感:在豬身上作畫,突如其來的新想法讓維姆很是愉悅,這並不是心血來潮,而是維姆的內心必須要做的事情。

維姆很快就到集市上買回來了一頭豬,並且細心地將它清洗乾淨,他不打算在豬身上作畫,因為繪畫免不了色彩的逐漸褪去,於是他決定直接給這頭豬紋身,但紋身會痛,豬一定會逃跑。對於這樣一隻龐大的活體來說,維姆的工作難度提高了不少,為了自己能夠安心創作,維姆選擇了將活豬麻醉,可由於創作時間過長,維姆不得不多次麻醉這頭豬,為了保證豬能夠存活,維姆的創作時間只能是兩週一次,因為為了保證豬活命,只能兩周麻醉它們一次。

對於這次耗費巨大時間經歷的行為,不少人都十分不理解,就連父母都有想要阻止的衝動,但是維姆並不想放棄,他很堅定的要完成在豬身上作畫的心願。就這樣,維姆堅持不懈的給豬紋身,正常紋豬就需要兩個月的時間,由於要麻醉,紋豬的工時經常長達到幾年,但工夫不負有心人,雖經歷了漫長的創作,等待和困難,但是維姆還是完美的完成了他的著作。作品花紋色彩十分美麗,簡直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維姆與香奈兒之間的淵源

作品大功告成後,維姆立刻一身輕鬆並且十分欣賞自己的佳作,可令人沒想到的是,他就收到了投訴,投訴她的是著名品牌香奈兒,投訴原因是維姆在繪畫時用到了自己品牌的符號,香奈兒方認為自己的品牌受到了侵權,更何況是被畫在了豬的身上,這讓品牌方很是不愉快。但由於香奈兒是個大品牌,公開公告這樣一件事情且撕破臉面很不好看,於是品牌方決定私下與維姆解決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畢竟一個小畫作的問題,請求銷毀對於如此一個大品牌來說並沒有什麼難度。可沒有想到的是維姆拒絕銷毀自己精美的畫作,作為一個藝術家,他怎麼能夠容忍自己的作品被摧毀,況且一幅作品他傾注的心血就是幾年的時間,香奈兒方雖不悅但也理解了維姆,她們提出讓維姆說一個解決辦法。

維姆通過他機靈的腦袋想到了一個萬全之策,他表示可以將帶著他畫作的豬皮製作成包包來販賣,並且他將自己的作品都拿出來給香奈兒品牌方過目。香奈兒不愧是大品牌,他們竟然很欣賞維姆的作品,這讓維姆非常欣喜,並且也堅定了他想要與香奈兒合作的心願。雙方達成共識,香奈兒花了高價買走了買走了豬皮做成了限量款的手袋,維姆賺也取了不菲的收益,而香奈兒將包包製作完成上市後,也獲得了大眾的喜愛,包很快就被賣空了。就這樣維姆和香奈兒之間展開了長期的合作,豬皮的繪製也成為了新的商機,不少人爭先效仿,但維姆依然是豬皮藝術中的領頭者,有時候一張豬皮甚至能賣到70多萬。

商機不人道,豬皮繪製只是短暫的春天。

凡是只要是知名度起來了,就一定會有人出來抨擊其利弊,一般只要問心無愧,都不會被擊敗,然而維姆卻敗了。在豬皮上作畫,創作出的藝術品固然美麗,但創作的每分每秒無不是在侵害著動物的身體,工藝品雖美,但都是在逝去後的動物身上繪畫製作的,而維姆確實在活體上繪製,而活豬也因此要承受長達幾年的麻醉折磨,並且紋在豬皮上的疼痛,在麻醉後也將會伴隨著豬體一段時間,這無疑是對動物的一種傷害。在豬皮繪製熱潮最盛的時期,動物保護協會站出來發言,表示這是對動物的傷害,建議立刻停止此項目,並且呼籲以後再也不要出現類似項目。這以後,維姆再也沒有進行活豬作畫,香奈兒也停止了此種包包的生產,這一藝術作品最終以停產結束。

的確,維姆的創意是在他還是孩童的時候萌生的,對於動物的傷害他有過思考,那便是兩週一麻醉,降低動物的死亡率和痛苦感,可他還是沒有思考全面那時對動物的傷害,就連他最初看見的,孩童們拿畫筆在動物身上畫畫,那都是對動物的不尊重。有人說,那畢竟是牲畜,早晚要被人殺生,但它們在到了適當的殺生年齡之前,都該有資格保留被尊重的權利,所以不論是當時還是現在看來,這種不人道的商機確實應該被喊停。

結語

維姆是天生的藝術家嗎?可以肯定的說,他是,畢竟如果不具備藝術家的思想,他是不可能想到還沒人能夠想到的「豬皮紋繪」,他也是值得尊敬的藝術家,敢於實踐自己的思想,並且能夠運用精湛技藝製作出優秀的作品,這是值得我們學習的。但他的錯誤也是我們不該效仿的,在做任何事情之前,我們都要考慮到這件事情是否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的,是否會傷害到別人,哪怕是動物,也是擁有靈性的,我們可以學習維姆的思想,但也要以維姆之事作為自身的警示,不把實現自己的思想建立在傷害他人的基礎之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