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夫妻隱居深山數十載,喝山泉,養蜂養雞,過著最原始的生活,3個子女多次勸說出山都被拒

田園牧哥 2021/03/15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陶淵明在詩中所描繪的田園生活令無數人心馳神往。攜手心愛的人遠離塵囂,去一個與世無爭、自由自在、自給自足、空氣清新的地方生活,對於絕大多人來說,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但對於有的人卻是他們的日常生活而已。

受一朋友邀請前去山西省平陸最縣為偏遠的大河灘村,看望一對6旬夫婦,雖然只有30多公里路程,但由於行至大河廟以後就沒了水泥路面,加之大山裡居住的村民很少,道路也已年久失修,坡陡彎急、崎嶇難走,下到曲士坡底以後,兩邊的樹木也由於很少有車子通行而長得伸向了路上,開車前往基本不能通行。摩托車載人也很危險,所以朋友建議一人一輛摩托車騎行前往。

站在山頂看遠山,老兩口家就住在遠處的大山裡

老兩口的居住地地處深山,沒有商店,照明也是依靠太陽能板,生活所需的必需品都由老人的兒子不定期送回家,在這個季節,我們日常食用的新鮮蔬菜大山裡就成了缺貨,所以朋友早早地就在菜市場購買了要帶上山的各種蔬菜和便於保存的火腿腸等各種生活用品,因為山裡沒有手機信號,電話也無法聯繫,也就不知道老兩口需要什麼東西,只能猜測著按自己的想法購買。

老人巡山的道路

由於進山以後的道路上沿途都沒有人居住,我們還攜帶了打氣筒和飲用水,再次檢查了車輛狀況,並加滿了燃油,才把要帶加進大山的東西裝上摩托車,然後出發向大山裡騎行,山上海拔高氣溫低,我倆也在短袖外面穿上了厚點的衣服,前十多公里都是柏油路、水泥路騎行很快,上了土路之後,路就就漸漸地難走了起來,下雨後被車各種車輛碾壓成了很深的車轍,一不小心就會滑倒,加之最近沒有下雨路面上的塵土會被前車帶起,大山裡的路面還會有很多凸起的石頭,我倆都騎得小心翼翼。

進山的道路,路邊的樹枝騎著摩托也要小心打臉

走到曲士坡以後開始下山,路面很多地方都是想樓梯一樣的臺階,坡度還很大,我們兩個就拉開距離,騎一段等對方一下,中間還要騎車趟過幾條山間小溪,中途在一個拐彎處由於車轍和路面的碎石,我還摔了一跤,好在車速不快,只是胳膊肘處襯衣被磨破,肘部蹭掉了一層皮,左邊的後視鏡光榮犧牲在大山裡,起來拍拍身上的塵土,重新檢查車輛,就這樣走走停停的騎行了一個多小時候終於到達了這對老人居住的地方。

路邊盛開的五味花

只看見一排瓦房掩映在大山裡,幾隻被拴著的狗狗在大聲的叫著,提示主人這裡來人了,一群散養的雞在大公雞的帶領下在樹林裡悠閒的覓食,對我們這陌生人的到來倒是顯得漠不關心。走近停好車一看,壞了,大門緊鎖,朋友卻說沒事的,走不遠,狗狗剛才已經叫了,我再喊一聲估計就能回來,在朋友的呼喊聲結束不到2分鐘,我們就看到了一位身穿迷彩服扛著頭,背著用蛇皮袋做的背包的阿貝進入我們的視線。心裡頓時感覺踏實了。

老兩口居住的房子

阿貝話語不多,和我們打過招呼後開始呼喚老伴回來,原來老伴去不遠處收拾菜地了。我們用院子裡冰涼的山泉水洗了把臉,阿貝拿過板凳讓我們坐下來休息,問起這裡的居住情況,阿貝介紹說周邊的村子有老君廟、板溝、算盤溝,北坡等幾個自然村,還有好幾個名字奇怪沒記住,由於地處偏遠,處在大山深處,人均耕地很少,為了改變生活條件和子女的教育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都已整體遷移出大山,居住到了晴嵐、南村、張店等地。這個大山裡方圓十幾公里就剩下他們夫妻2個在這裡居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