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在深山秘境為父親建1000㎡養老小院,頭頂藍天,眺望雪山,享受溫泉,日子過成詩

田園牧哥 2021/03/09 檢舉 我要評論

他,是第一個擁抱我們的男人,他,是第一個聽我們哭、陪我們玩的男人。他,是我們最信任的男人,他,是無條件讓我們感受幸福的男人。他的名字很普通——父親。

在一個廢棄的藥盒上,「老爹」又給他的「正」字添上了一筆。一筆,代表兒子老機叔叔離開家一天。

有一次,老機叔叔出去工作了25天;回來時就看到「老爹」的藥盒上,端端正正地寫了5個「正」字。「老爹」今年68歲,沒怎麼讀過書,這是他這一生唯一會寫的一個字。

因為年輕時受過傷,「老爹」在聽說方面都有一點障礙,更不會用智慧手機給兒子打電話,這也是他表達思念的唯一方法。但和以往不同的是,以前「老爹」等兒子是在養老院,總是獨自望著窗外發呆。

而現在,他待在兒子為他建的小院裡。

寫一筆字,喝一盅自己榨的核桃花生露的功夫,後背就被曬得暖洋洋的。小院背後則是長滿雪松的山,頭頂是藍藍的天。

小院的名字叫「歸山」,位於中國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雅拉鄉中穀村內。18年年底,老機叔叔帶著「老爹」旅行時,邂逅了這個原始的藏族村落。

這裡能看見雪山,能看見藍色的結冰湖面,還能泡山裡的野溫泉······

看著父親在這裡每天笑嘻嘻的可愛模樣,老機叔叔決定:不再把父親送回養老院,就在這私藏的秘境裡,為父親建一個院子,讓他安享晚年。

01

對於父親,我總是覺得虧欠

如果要介紹老機叔叔,必須得像用答錄機播放磁帶那樣,分AB兩面。

A面的關鍵字是友情,滿溢著青春熱血。

剛上大一,他就組建起了輪滑俱樂部。有一次,他帶著俱樂部會員們從青海出發,一路「滑」到了拉薩,再回到成都。

歷時2個月,出發時9個人的隊伍,等抵達時只剩3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他!

左邊的鼓手就是老機叔叔同樣是在大學的時候,他開客棧,開民謠酒吧。

音樂聽得多了,他還和朋友每們一起組建了一個樂隊,成為了鼓手:「那時候沒賺到什麼錢:窮得像孫子,但快活得像個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