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走進深山,改造破農宅,隱居山水男耕女織:生活原本很簡單,只是我們太複雜

田園牧哥 2020/12/28 檢舉 我要評論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大家好,我是田園牧哥,一個與陶淵明一樣嚮往田園生活的資深編輯,常年走在田間地頭,大山深處,聚焦發生在身邊的孝老敬老、致富典型、村情鄉貌等人文故事。帶你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漫步在這裡,安享靜謐田園風光,讓心回歸自然。

文/田園牧哥

為什麼有那麼多人迷戀著宮崎駿動畫?我想是因為他給了我們一個最美好的想像吧。

有那麼一個地方,不是城市的鋼筋水泥,而是幽綠茂密的森林;沒有擁擠的交通,只有山間自由自在的風;人心不再爾虞我詐,唯有善良和親近…

我們以為世間大概沒有這樣一個地方吧,可是在景德鎮,一對小夫妻正如此生活。

從景德鎮開車出發,走了半個多小時,從擁擠的車道變成寬敞的國道,兩邊是秋天的山,一半綠色一半金黃。再掉轉頭,經過一座正在維修的大橋,顛顛簸簸地開過只容得下一輛車的山路,到了一大片長滿荒草的田地時,據說就到了其弈家。

四周荒野無人,幾處磚房閑閒散散地散落在田間。我正在困惑該去哪裡時,突然有一把平穩的聲音傳來:「在這裡。」其弈穿著黑色的麻衫,站在小路盡頭、一棟灰磚小樓前,靦腆地招了招手。

其弈來景德鎮已經十幾年了,他和妻子知音也在這住了好幾年。那時候,其弈已跑遍了景德鎮,卻喜歡上這山裡的幽靜,像極了年少時的家鄉。於是,結婚前兩人便花了四萬多(約合新臺幣17萬多元)買了這棟200平的老房子。自己重新砌磚、修牆、建窯,把久已荒蕪的老房子,一點點安頓出了生活的煙火氣。

樓上是自個兒睡覺休息的地方,樓下的廚房砌了一口灶,可做香噴噴的柴火飯。撿個小木桌,擺在望見青山遠黛的窗戶邊,便是茶室了。自己一磚一瓦砌出來的柴窯,便安在了天井處。

這是他們的起居室,窗外是一棵茶樹,白紗簾隨風輕揚,其弈慢慢地煮水、泡茶。知音帶著他們的女兒小茶葉,在旁邊吃點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