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買高跟鞋不買包,女子耗巨資建了座「森女花園」,每年用170多萬買花,把日子過成詩

田園牧哥 2021/04/26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田園夢。我們從田間鄉野聚集,用鋼筋水泥覆蓋土地,建造出高樓大廈,城市越來越宏大、越來越先進,越來越擁擠、越來越雷同。於是,又開始懷念鄉間的自由,看四季分明、花開花落,走在田野,風在身邊、草在眼前。然而,心中再嚮往,真正能做到回歸田園的人,好像還真沒有幾個。

這位姑娘就是睫毛。據說因為她有齊刷刷卷翹濃密的睫毛,她才得了這個俏皮的昵稱。

睫毛每隔一周要去花市拉一大車花。想買到漂亮新鮮的花,要起得很早,她一般5點多就出門,買完便用這些充滿生機的花, 裝點廳堂:

裝飾廚房:

甚至為樓頂添上豐富的色彩:

睫毛每週拉一車花就是一個名牌包包的價格,每年在購花和種植上的花費高達40萬(約合新台幣172萬)。但她從不心痛,因為她覺得能有那麼多人分享到這份美好才是最值得的事。她說:「我可以一輩子沒有名牌包包,但是我不能沒有鮮花。」對她而言,買花就像跟情人約會,會讓她期待、興奮。

睫毛對於鮮花的愛離不開小時候的經歷。她來自青海,「小時候生活在草原上,每年從春天開始,一直到秋天結束,都能看到不同的花。」此外,一睜開眼就可以看到雪山、白雲、牛羊就在你的腳下。「每年春天,你可以看到土壤從結冰到融化,到小草發芽,到草原上擁有的第一朵花」。

草原生活賦予了睫毛自由的天性。她閉上眼睛時無數次回憶起光腳踏在草原上的童年記憶,初來北京上大學時,她甚至極度反感高跟鞋——每天在水泥地、玻璃幕牆的樓房間穿行,這是巨大的不自在。這時候,花與草成了她的安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