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她16歲被騙到異國,51歲做醫美永久毀容,隱退5年后勇敢發聲

她16歲被騙到異國,51歲做醫美永久毀容,隱退5年后勇敢發聲
2022/04/08
2022/04/08

曾經,她的美被稱是「上天的恩賜」,直到做醫美遭遇事故,她幾近毀容......

容貌不復從前,她絕望過,隱匿過,但又鼓起勇氣重新站出來直面命運:我以后不會再藏了。

超模的涅槃重生 Rebirth

最近,「與素顏和解」話題火遍全網,有人爭相曬素顏表明自己不再容貌焦慮,也有網友直言和素顏和解不了。

無論何時,容貌焦慮似乎都縈繞在女生心頭揮散不去。

就連曾是模特界教科書的琳達·伊萬格麗斯塔,都在「美」的漩渦中不斷掙扎。

五年前,她突然從大眾的視野里消失,幾乎沒有任何消息。

直到幾個月前,她鼓起勇氣在ins上披露了自己隱退的緣由——

為了變得更美,她選擇做了一個「冷凍溶脂」的醫美手術,結果,手術失敗導致永久毀容。

她不敢再照鏡子,「那看起來不像是我」。

更害怕遇到自己認識的人,因為在很多人的眼中,曾是絕世美人的她已經面目全非。

看到這張臉,想必你會感到有些陌生,但如果你平時關注模特圈,一定看到過她1993年在中國拍攝的一組「東方之光」主題大片。

拍攝取景于上海和桂林,她和當地百姓互動,融入中國本土風情的同時,又盡顯自然嫵媚。

這組大片讓全世界認識了她,「超模」這個詞也因她而誕生。

T臺奉她是第一超模,攝影屆奉她為繆斯女神,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美」的代言人。

春風得意時,她甚至留下一句無人不曉的名言:沒有10000美金,我們不會起床工作。

即便如此,她仍逃不過容貌焦慮,想要通過冷凍溶脂變得更加「完美」。

手術失敗導致毀容后,她不敢直視自己,不敢面對外界目光,消失了整整5年。

可如今,她決定打破沉默,一如從前那個「囂張」自信的她,「我不能活在恥辱中,我要幫助和我處境相同的其他人。」

1965年,琳達出生于加拿大一個不是很富裕的家庭,父親是通用汽車公司的工廠工人,母親是一名家庭主婦。

她從小就對時尚興趣濃厚,12歲時,她告訴母親,「你必須給我買更多好看的衣服!這對我來說非常重要。」

母親對女兒的興趣也很支持,將她送到當地一所模特學校,參加了為期一年的自我提升課程,包括禮儀和化妝方面的指導。

琳達學得很認真,很快,她開始為當地商店做模特,每小時8美元。

1981年,琳達參加了尼亞加拉小姐選美大賽,雖然輸了,但觀眾席中坐著模特經紀公司Elite的星探,對方看中了她,并遞給她一張卡片。

但因為家里信奉天主教,家規嚴格,父母不同意她給星探打電話。

就這樣過了一年多,日本一家模特公司向琳達拋出橄欖枝,誰知到了日本,公司竟要求未成年的她拍「清涼照」。

琳達斷然拒絕,但也因此被踢出公司,沒錢沒工作,她幾乎要絕望了,最后在大使館的幫助下才回到加拿大。

「這段經歷就像噩夢,當時我被嚇壞了。」

回到加拿大后,琳達一反常態,她將對T臺的憧憬深埋心底,但實際上,認真讀高中那兩年,她一直在為夢想攢錢。

19歲那年,她覺得是時候去實現夢想了,于是獨自飛往紐約。

剛到紐約時,琳達與Elite簽約,住在精英的上東區公寓,那里滿是蟑螂。

她每天參加至少10場面試,卻從未獲得過一次工作機會,那時她負債累累,靠著父母的補貼勉強生活。

1984年,公司將她派往巴黎,在那里籍籍無名努力了三年,直到1987年9月,她出現在時尚雜志《Vogue》法國版的封面上,這才終于獲得業界的認可。

上天總算開始眷顧她。

那年,她拍了第一張時尚雜志封面。

隨后,她成了各大國際時尚雜志的香餑餑,登上全球700多個時尚雜志的封面。

1985年,她第一次與老佛爺合作,從此成為他心中的繆斯女神,采訪聊到琳達時,他總是盛贊:世界上沒有比她更專業的模特。

除了征服了老佛爺,她還在范思哲、阿瑪尼等奢侈品品牌秀場大放異彩。

琳達的事業穩步攀升,1988年秋天,林德伯格說服她為希臘Vogue拍攝剪短頭髮,「當時我哭了,一周后,我在米蘭被確認參加20場演出,但有16場被取消了。」

在那個以金發碧眼為主流審美的時代,剪短發可謂是驚天駭俗,雖然被取消演出,但琳達并不后悔,因為她獨創了另一種美。

果然,到第二年春天,琳達的發型成了當季的流行趨勢,人們紛紛去理發店要求剪同款「琳達頭」。

此后,琳達駕馭時尚越來越大膽。

1990年,她將自己的棕色頭髮染成鉑金色,震驚整個時尚界。

幾個月后,她又挑戰了更亮的紅色。

之后的五年間,琳達換了17種發色,帶領了各種發型潮流,并因此得了「時尚界變色龍」的稱號。

她成了各大奢牌設計師的「靈感繆斯」,「沒有她,靈感都不一樣了。」

但美貌和專業并不是琳達唯一的魅力,她的態度和智慧,才是征服時尚界的重要砝碼。

在行業薪水普遍不高的潛規則下,她喊出「沒有10000美元,別想讓我們起床干活」的霸氣宣言,直接拉高了模特行業的薪酬。

種族主義盛行之際,看到朋友娜奧米·坎貝爾遭遇歧視,立馬站出來為她發聲。

甚至在別人對做了醫美諱莫如深時,她卻公開承認自己打過肉毒桿菌,「我大概是第一個承認自己打過肉毒針的人,這事沒必要撒謊。」

別人吹捧她是「超模中的超模」,她卻親手摘下頭上的「桂冠」,「我不喜歡做偶像,媒體說超模已死,我特別同意。今天的我,只是一個真實又獨特的我。」

琳達的事業如日中天,但感情路走得極其不順。

她22歲嫁給了巴黎辦事處的負責人,維持了6年便離了,之后她分別談過幾段戀愛,但都無疾而終。

1998年,她開始和法國足球運動員Fabien Barthez約會,格外珍惜這段感情的她選擇了隱退,結果懷孕六個月后,孩子流產,兩人的感情也沒能成功維持。

2006年,琳達意外生下兒子奧古斯丁,可她拒絕透露父親的姓名,直到某次提交法庭文件,這才公布孩子父親是法國億萬富翁皮諾。

從那以后,琳達不再將重心放在感情上,而是回歸到自己熱愛的事業中。

她抱著老佛爺的寵物貓拍攝vogue封面,那年她48歲;

2014年,又成為《意大利時尚》雜志50周年紀念刊封面上的50位模特之一,是意大利版vogue封面最多的紀錄保持者;

琳達不光活躍在時尚前沿,還擔任慈善基金會大使,甚至還是Erasa護膚品牌的創意總監兼副總裁。

即便醫美失敗毀容,她2017年拍的雜志依然很有氣場。

她似乎不再被容貌焦慮所困,「誰想要看起來年輕?我只想要看起來還不錯。」

今年2月,已經隱退了5年的琳達,決定坦然分享自己的故事。

這段時間,她的身體和情緒都曾瀕臨崩潰。

身上想要減脂的區域突然變大并硬化,她不能再把手臂平放,「我認為不會再有設計師想要為我打扮了。」

她曾想要通過節食和運動來修復,可醫生的話直接打消了她的希望:再多的節食和運動都無法解決這個問題。

絕望過后, 琳達沒有被現實打倒,她選擇站出來分享自己的創傷,為和她處境相同的人提供安慰和力量。

看到琳達如今的樣子,很多人都唏噓不已。

其實,每個人的美都是獨一無二的,只有愛自己,真正認清自己,才不會輕易被容貌焦慮裹挾,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不過,現在琳達認清自己也為時不晚,雖然容顏不再,但她的美依舊永恒存在——

畢竟,哪怕永久毀容,她也能夠靠自己直面不堪的勇氣涅槃重生。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