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歲男子天生聾啞,16歲時又失去光明,如今91歲老母親是兒子的眼睛,兒子是母親的手

田園牧哥 2020/11/14 檢舉 我要評論

一切讓生活更糟的變動,都讓我們越來越懷疑自己:這麼拼命地活著有意義嗎?不知道每天沒什麼這麼忙,我這樣做值得嗎?

都說成年人的生活沒有容易二字,但是身處困境,衣衫襤褸,依然會對比自己更弱小的人施以援手,依然能對這個世界滿懷善意,這才是真正的悲憫。人生百味,離合悲歡,苦笑淚水,都是其中的經歷,不要總抱怨人生很累,現實中又有誰活得順風順水。

劉三毛,1969年6月5日出生在湖北省雲夢縣胡金店聯合村7組一個農民家庭,從娘肚子出生就是一個聾啞孩子。劉三毛的童年時光是在無聲的沉寂世界中度過,但那時的劉三毛還能看見,喜歡到村口看人下象棋,看本村手藝人編織筲箕。然而老天爺給這個本不幸孩子的磨難遠不止這些。16歲那年劉三毛患上麻疹,由於當時沒有及時治療,從此他失去了光明,成為一名既聾又啞,又失去光明的人!

劉三毛母親魏立珍育有3子,除大兒子身體健康外,劉三毛和二兒子一生下來就是聾啞人。本來指望老大成人後撐起這個家,不曾想老大和老二都早早離開人世。屋漏偏逢連陰雨,這樣的打擊把魏立珍的老伴徹底擊垮,不久就撒手人寰。逝去的人可以一了百了,活著的孤兒寡母日子咋過? 天無絕人之路。幸好小時候劉三毛看會了編筲箕,眼下只能靠它吃飯了。以前能看到編起來不是太難,此時盲編就不是說話了。但為了他和母親有口飯吃他只能反復練習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個月的練習,劉三毛終於編成了美觀的筲箕。當年,他就編了400個筲箕,他編筲箕難,母親把筲箕變成現錢也不容易。本該是頤享天年的歲數了,還要背著筲箕趕集上會。鄉親們同情他們的遭遇,敬佩他們靠勞動吃飯的精神,多多少少照顧著他們的生意,當年他們就賣了2680元錢(約合新臺幣11500元)。他編織的筲箕,紋理清晰,編織均勻,式樣精美,鄉親們交口稱讚,他付出的代價是兩手劃痕累累。 

劉三毛活在自己的孤獨世界裡,看不見、聽不到、說不出,沒有白天和黑夜的概念,經常半夜三更起床編織。母親攔住讓他休息,三毛就指指自己的肚子,意思是說不編織,就得餓肚子,就沒有錢給母親用。母親只好歎口氣,自己也不休息了,給他打一點下手。他鬱悶時,也會發個小脾氣,只有母親坐在他旁邊撫摸著他,他才會慢慢平復。 他和母親現在誰也離不開誰,只能是相依為命。

母親和劉三毛交流,只能靠肢體語言。 吃飯時,母親就摸一下他的嘴,他就知道讓他吃飯;如果劉三毛要喝水,他就會做個喝水動作告訴母親。近半個世紀的母子相依,他們已經形成了一種默契, 外人很難看懂他們的肢體語言。母子倆的故事經媒體報導後, 有網友為他們舉辦了義演;有醫院組織醫生為他們體檢;許多人幫他們銷售筲箕、義購筲箕;政府幫助他們改善居住環境,採取扶持措施,並準備送劉三毛進福利院,因他不願進只好作罷。

現在劉三毛還想編筲箕自食其力,但年邁的母親照顧他已經很難,沒有精力背筲箕賣了,只好讓他早早「退休」。母親說,我要活著,劉三毛就受不了太大的委屈。也就是在這個信念的支撐下,她可能才得以長壽吧?母親的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從井裡打水她已經提不動了,就牽著他讓他提水。母親是兒子的眼睛,兒子是母親的手。儘管生活對他們這樣殘酷,但他們仍樂觀地面對,並十分感謝政府和好心人的幫助。 

生活還得繼續,生活中依然有眾多難以想像的艱難襲向他們母子,劉三毛與母親依然頑強地生活著,三毛用自己唯一感知世界的雙手書寫重度殘疾人艱難而頑強生存的感人篇章,91歲高齡的魏立珍老人用自己長滿老繭的一雙手書寫著人間的大愛!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