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嫁千公里之外山村,因沒生兒子被婆家趕出家門,如今現開荒山地成致富帶頭人

田園牧哥 2020/12/10 檢舉 我要評論

幾千年的農業社會傳統,導致重男輕女思想根深蒂固。尤其是在需要發展農業,需要勞動力的農村地區,重男輕女的思想更是根深蒂固。不管是從身邊,還是從文學作品還是影視劇中重男輕女都是在很多家庭上演。

~~~~~~~~~~~~

我叫苗紅,1980年出生在河南省三門峽市陝州區菜園鄉南縣村的一個普通農村家庭。生在農村,我知道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唯有讀書這一條路。小時候,我一邊幫助家裡做力所能及的農活,一邊讀書,這也造就了我倔強、不服輸的性格。後來,我有幸考入江西服裝學院學習服裝設計,2002年順利畢業。圖為2014年,我坐在石頭壘砌的山地上看著河南老家的方向,那裡不但有娘家,還有希望。

畢業後,我沒有走“公務員”這條獨木橋,而是選擇了前往深圳打工。打工期間,我認識了漣源市六畝塘鎮的譚志輝。因為在一個廠裡,我們見面的機會很多。加上譚志輝老實、本分又勤快,雖然他的只有初中生的學歷,但我覺得這個男人可以給我想要的幸福,所以沒多久,我們就確定了戀愛關係。圖為我在運牛糞,這些是鄰居無償給我的。

後來,我將譚志輝帶到了河南老家,家裡的所有親戚都反對,他們認為譚志輝只有初中文化,加上又沒有穩定的收入,都認為配不上我,加上我們兩家相隔1000多公里,萬一出點什麼事,家裡人也幫不上忙。但是,親朋好友的勸阻沒有起絲毫作用,我還是認為這個男人可以給我幸福,就這樣,家人沒有拗過我只好隨我去了。圖為我在勞作。

2003年,我就與老公結了婚並辦了酒席。當時,因為我懷了孕,所以跟老公辭掉了深圳的工作,回到漣源市六畝塘鎮良溪村。我以前在老家養過雞,因此開始批發小雞來餵養,老公則在建築工作上打工,但由於養殖技術不到位導致血本無歸,第一次創業失敗。為了得到更多的創業資金,2004年,我再一次南下廣州打工,在一家服裝公司做外貿跟單。2006年,我又辭掉工作開始用雞糞種葡萄。圖為2017年,我種的香瓜顆粒無收。

我的大女兒出生在2003年,為了給她一個良好的經濟環境,我和老公每天起早貪黑的勞作。然而,大女兒的一場病卻讓我們回到解放前還欠下了不少外債。2006年,大女兒高燒不退,並由雙肺炎轉成併發症住進了重病隔離室,醫院還因此下達了病危通知書。幸好在醫生們的精心治療下,我的大女兒轉危為安。圖為2017年,湖南遭遇大旱,我在給無花果澆水。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