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女子押下青春,為生命中第一個男人,辭掉工作賣了房子,新婚丈夫為此離家出走

田園牧哥 2020/10/09 檢舉 我要評論

02年,曉輝就從一個能說能走能寫的人變成了一位幾乎是腦死亡的人了。原本在報社工作的她,放棄了所有的一切,拿著二十九歲的生命押下了,用自己的青春支撐著父親活下去的信念。

為給父親治病,曉輝辭掉了工作,家裡的140平方的樓房也賣掉了,多年前丈夫也離家而去。如今和父親住在租來的車庫裡。

手中原有的存款花沒了,賣掉了一百四十平米的樓房也花沒了。連續幾年下來只能給父親買點青菜,自己每天米飯拌著鹹菜,摻著眼淚向肚子裡硬生生地咽著。父親吵著不讓曉輝睡覺,就坐在小板凳上守在他的床頭,沒有白天黑夜之分,就想著父親能活著就行。

為了不離開父親給孩子補課是曉輝的生活來源,車庫內空間小,另一半就是老人吃住和上廁所的地方。

為了讓老人活動手腳觸進血液迴圈,曉輝平時鼓勵父親自己進食,父親不想動手,她就悉心的一口一口地喂。

隨著每天的太陽在眼前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半圓,歲月也把曉輝的頭髮從黑色染成了白色,一綹一綹地增加著,四十剛出頭已經是滿頭銀髮,讓她不得不用強制的手段使它們變換顏色。

門前的公共下水道被各種垃圾堵死,身體單薄的曉輝一邊照顧父親一邊清理垃圾,為了不讓社區院裡積水。

洗腳是老人最愜意的事,每當洗腳盆端來,老人口齒不清的嘴裡就會發出哈哈的歡喜聲。老人最大的心願就是死後把身體捐給社會,做醫學研究,並且已經與紅十字會簽訂了協定。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