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歲日本帥哥年入千萬,卻不買房不買車,背著包睡桑拿房過流浪生活,卻引無數人點贊:居無定所的日子,好像也不錯

田園牧哥 2021/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市橋正太郎被稱為address hopper的教父,這個群體的名字就是他取的。

今年34歲的市橋,大學畢業後被一家IT公司聘用,曾經年收入超過1000萬日元(約為新臺幣254萬),是實打實的高薪人群。

而就在3年前,他放棄了穩定的租房生活,成為一名address hopper。

市橋當時是從事marketing行業的自由工作者,為很多不同的公司服務,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只要有網路,在哪裡都能工作。

而在有固定住所的時候,他每天都是按部就班回家,時間久了,自然而然對目前的生活產生安於現狀的惰性。

他很想改變現狀,正巧看到一個大學學長過著一種在路上的生活,每天的住處都是在Airbnb上找的。

他被這種生活方式所震驚,同時也在想,經常換住所的話,會有足夠的新鮮感,也能對生活保持積極主動吧。

於是他決定,退掉房子,放棄固定的家,嘗試每天住在不一樣的地方。

有人會疑惑,這比租房子費錢多了吧,真是有錢燒的。

事實並非如此,市橋查過之後才發現,一個晚上3000日元(約新臺幣763元)可以住的地方有很多。

他覺得既然都是一個人住,在家住和在外面住好像也沒什麼不一樣。

在他的計算下,address hopper一個月的住宿費大約是12萬日元,平均價格約為每晚 4000 日元(約新臺幣1018元)。

而他每個月租房要花9萬日元(約新臺幣2.29萬元),但不租房之後,押金、水電費等瑣碎費用不用再繳納,而且也不用再打掃房間,工作太晚也不用打車回家,林林總總算下來,價格相差並不大。

市橋這麼一說,事情的可行性好像增加了,但是,房子裡的東西放哪兒呢?

別急,這部分市橋也想到了解決辦法。

他只把必備的洗漱用品、少量換洗的衣服以及一台電腦隨身攜帶,每天放在辦公桌下,離開的時候背上行李就能走。

這部分行李,重量大約為5公斤,這還是冬天要穿厚衣服的時候,所以他每天只需要一個背包就可以了。

至於傢俱和家用電器,他在二手平臺上全都賣了出去,而剩下的像衣服之類的物品,他用7個紙箱打包,存放在一個提供寄存服務的平臺上,根據需要取用即可。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