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賣掉大城市2套房,小夫妻隱居古老山村,耗時3年改造200㎡破舊老宅,住進夢想生活,太治癒

賣掉大城市2套房,小夫妻隱居古老山村,耗時3年改造200㎡破舊老宅,住進夢想生活,太治癒
2021/01/25
2021/01/25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個田園夢。我們從田間鄉野聚集,用鋼筋水泥覆蓋土地,建造出高樓大廈,城市越來越宏大、越來越先進,越來越擁擠、越來越雷同。於是,又開始懷念鄉間的自由,看四季分明、花開花落,走在田野,風在身邊、草在眼前。然而,心中再嚮往,真正能做到回歸田園的人,好像還真沒有幾個。

四年前,杭州80後夫婦暉哥水草,過著大多數人眼裡的標準人生,城裡有房,工作穩定,收入可觀,but,中年叛逆說來就來。兒子淡淡出生後,為了給孩子一個無拘無束的童年,他倆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辭職賣房搬到一個只有20多戶人家的荒蕪山村定居,並自己動手改造老房,給了一家三口一個特別的家。

親朋好友不理解,父母更是覺得臉上無光,一度翻臉但他倆義無反顧。

之後,改造的房子大火,四年來,吸引不少年輕人前往甚至讓整個鄉村都活了過來。

從穩定安逸的城裡生活,到與世隔絕的田園牧歌,面對這種轉變,暉哥水草始終沒有後悔: 「人這輩子,總得有一次逆行。別人眼裡的瘋狂,恰好是我們最想做的事。」

為什麼想要放棄城裡安穩的日子,跑到鄉下生活呢?

「城市發展肯定是越來越好的,孩子長大後有大把的機會去到城市,但如果趁小的時候,沒有帶他來體驗農村生活,那長大了就更沒有機會了。」

就這樣,為了滿足一家三口的田園夢,他們開始尋摸這樣一個地方: 有山有水、有古老的建築、有田地和鄰舍,可以安靜的待在山裡,見想見的人,做想做的事。要找到一個完全滿足期待的地方並不容易,直到有一天,偶然見到勝坑村。

非常偏僻的一個地方,從杭州過來要3個小時,上海過來要5個小時,車子開到村口就不能往前走了,只能步行走石子路。

村裡只剩下20多戶人家,留守在這裡的幾乎都是老人和小孩。村裡的老人說,留在這裡的,都是沒出息的,但凡有點辦法,都會想要走出去。雖然是顯得有些荒涼吧,但村裡的水系、街道、古建築都得到了很好的保留,有山有水有石子路,與世隔絕,真安靜。就看了這麼一眼,暉哥和水草便認定,就是這兒了。

處處是缺陷的石頭房,卻自帶使命感石子路最高處,有個帶著竹林的破舊石頭房,可以俯瞰整個村子的景色,這就是暉哥水草夫婦選好的根據地。

儘管心情很迫切,但是在拿到房子後,他們並沒有立馬動工,而是四處走訪,觀察當地村民的生活習慣,請教有經驗的老匠人。因為這個地方,不僅是用來居住的,他們還打算開一家名叫「草宿」的民宿,就算是理想主義,也得生活嘛。

在他們看來,草宿和古村落的關係應該是互相依賴的, 草宿因為村落的景觀而別具一格,村落也能因為草宿重新活過來。所以他們希望,房子能夠在保有特色的同時,又自然而然的融入這個村子。

最終和設計師溝通過後,決定尊重建築和空間本質,就地取材。雖說傳統的石頭房在居住上存在一些缺陷,但彌補的手段有很多,不應該就此讓它淘汰。所以 草宿的改造以最大限度保留老房風格為主,不過度裝修。

確定改造方向後,草宿才正式進入改造環節。由於任性的投入了全部身家,也有太多期待,再加上老房條件受限,所以整個改造相當折騰。

暉哥曾笑談,自己不擅長碼字,只擅長搬磚。這都是在工地練出來的,從改造的那一天起,他幾乎吃住都在工地,偶爾回家也是帶著一身塵土和汗味。搬磚、拉土、修補房頂全都自己來。

看著忙碌的爸爸,兒子淡淡也變成了小小男子漢,忍不住上去幫忙。

大多數時候,淡淡白天都是在托兒所度過,傍晚夫婦倆再去接孩子回家,特別忙的時候,一家三口就直接睡在草宿的工地上。

水草說:「改造房子的過程,便是暉哥父性的啟動。是他用雙手親手建設一個屬於三個人的家,一個自己和兒子都喜歡的家。」

3年時間理想家終於誕生,投入400萬(約合新臺幣1700萬),換了三撥工人,無數次返工後,這棟200m²的房子才算完工。真的是相當慢節奏的改造了。

建築分兩層,石頭外牆加木柵欄,是不是乍一看跟鄉村其他石頭房沒啥區別?那就對了,要的就是這種融為一體的感覺。

內部裝修類似於MUJI日式簡約風,但似乎更有溫度一些,就是想像中那種東方田園牧歌的調調。

一樓打通了客廳、餐廳和吧台,形成了一個非常寬闊的公共區域,甭管是成年人開趴聊天,還是孩子奔跑撒歡,這裡都綽綽有餘了。

既然要尊重當地建築,那就不僅僅是外觀一致了,房屋原始的灶台、樑柱都得到了保留,記憶中「炊煙嫋嫋」的景象啊,似乎還能聞到外婆燒柴火飯的味道,簡直太親切了有沒有?

這個木質吧台,也是出自暉哥之手,除了搬磚、修修補補以外,手作也是他的絕活兒。多才多藝就是好,節約成本不說,手作的溫度更是「有錢買不到」系列。坐在這兒,再來上一杯咖啡,真是一段悠哉悠哉的慢時光。

除了手作以外,其他傢俱幾乎都是solife的柚木老傢俱,一來是山裡比較潮濕(當然,暉哥會儘量把房間濕度控制在60%以內)二來與其他木質品更搭,鄉村的質樸氛圍更濃厚了。

這大紅的冰箱和藍、橘色沙發,算是整個空間裡比較吸睛的存在了,小面積的跳躍色,不會破壞整體氛圍,與老傢俱的對望,又形成了一種有趣的碰撞,這感覺妙不可言。

順著樓梯到二樓,就是客房了,一共8間。草宿外面有一大片竹林,客房的命名也由此而來,靠後山竹林的就是竹一竹二,能看到竹子的就叫隱竹,其他的按照各自方位,以東山、南山命名。就是這麼接地氣兒,草宿本來走的就不是高大上的路子。

不過雖說如此,它在品質方面可一點都不含糊。每間房沿用了木質風格,暖意十足。

而且房間的床品也相當考究,因為大山裡,白色是不吉祥的象徵,所以草宿選擇了靜謐的藍色。這種藍是從板藍根裡提取出來的,非常環保,包括毛巾還有很多大小物件,都是用的這種藍。

還有一些具有濃厚鄉村特色的物件,像草木竹篾做成的收納筐,還有淋浴室手工打磨的門把手,都是就地取材做出來的成品,你別說,還真不賴。

就是因為這些透露出品質和溫情的設計,才讓那些慕名而來的人,把這裡當成了家。舒服的泡個澡,腦子放空,滿身的疲憊瞬間消失。要是能再吃上一頓這裡特有的農家飯,那可真算是不虛此行了。

一道清蒸鯧魚,一道青菜炒菌菇,一道山藥排骨湯,再來一道台州地道的海鮮……僅僅是這些常見的食材,就足以讓人吞咽口水了,一群天南地北的人聚到一起,煙火味混雜著人情味,只想感歎一句:人間太值得了。

一棟房子,盤活了一個鄉村你要說除了睡覺放空,吃吃當地美食,草宿好像也沒別的事可以做了,畢竟這裡沒有任何娛樂設施。

成年人來到這裡,除了宅著看看書,就是沿著紅杉林跑跑步,練練瑜伽。

孩子們呢,踩水、玩泥巴、飛會兒竹蜻蜓。

這裡真沒什麼好玩的,但仍有大批的人趕來打卡。有的僅僅是被草宿悠哉的生活吸引,而有的則是被水草和暉哥的熱情所感動。

當初來鄉下生活的時候,不就有個設想麼?借著草宿,盤活整個村子,事實上,這幾年,他們也一直在做振興鄉村的事兒,尋找水源、舉辦攝影展、嘗試做鄉村美學產品。漸漸的,也有一大波年輕人趕來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四年過去,勝坑村的人越來越多了。村民們也開始主動與訪客分享當地手工藝,慢慢的建立文化自豪感。

草宿和勝坑村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了,水草暉哥夫婦也成了村子裡不可缺少的一份子。誰家燈泡壞了,大家首先想到的也是能者多勞的暉哥;每逢紅白喜事,村民都會給水草送點糕點饅頭過去;他倆也不刻意種菜,通常都是直接跟老人家買,通過這種方式增加他們的微薄收入。

還記得剛來的時候,當地村民也只覺得來了兩個傻子,他們與這個荒涼、破敗的地方格格不入,但偏偏這裡就是他們一眼認定的地方。

而現在草宿逐漸步入正軌,鄉村也正在活過來,而且馬上一棟新改造的房子也要與大家見面了。

說到這棟房子,暉哥用了兩個詞來形容:有趣和舒適。

受疫情影響,草宿也多少受到了一些衝擊,客人延期或者直接退房,民宿行業也一度被形容為「疫情之下,第一個歸零的行業」,雖然正面臨一些困境吧,但暉哥水草也在積極應對,一方面把更多的時間可以留給自己,閱讀、陪伴和思考……另一方面,也開啟了一系列自救行動。

仔細想想,從決定來這裡的那一刻,好像就一直在面臨各種挑戰,但深一腳淺一腳的,就這麼一一過來了,很多當初罵他們理想主義的人,如今看著他們把生活過成了大多數人理想中的模樣。

生活嘛,不就是可勁兒折騰嗎?什麼困難不困難的,幹就完了。 所有的詩和遠方,都是從一地雞毛開始的。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