禿了6年,為創業把房子賣掉,31歲女孩「完美逆襲」:一手爛牌,卻贏得盆滿缽滿

網癮少女 2021/09/05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小編網癮少女,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安安,各位讀者大家好,今天來和大家分享一個非常勵志,最後反轉的故事。

「那一年我二十一歲,在我一生的黃金時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愛,想吃,還想在一瞬間變成天上半明半暗的雲。」

這是王小波寫在《黃金時代》裡的一段話,滿是青春的夢幻。

可這種夢幻,卻不曾出現在倩倩的青春裡。

9年前,她剛好22歲,也正處于所謂的黃金時代,可那時的她卻掉光了頭髮。在最愛美也最美好的年紀,她頂著光頭生活了6年,炎熱的夏天,也只能戴著假髮見人。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場意外,倩倩遇到了那個不離不棄的愛人。還在愛人的鼓勵下,走出舒適區,嘗試第一次創業。

儘管之後的生活也並不全是驚喜,創業持續虧損、被醫生診斷無法懷孕......可倩倩依舊對生活有太多奢望。

「想有個孩子、想親手打造一片花海、想每天與泥土花香為伴、想跟家人在一起......」

如今年過30歲的她,正在把這些奢望一點點變成現實。

人生的複雜,莫過于命運的翻雲覆雨讓人措手不及,而生活的可愛,恰好是雨過天晴還附贈彩虹奇景。

倩倩大學聯考發揮失常,便去讀了大專,學的是酒店管理專業。雖說當時學習成績還不錯,但等到實習的時候,她才發現,自己並不適合這個工作。

所以在實習之餘,她還在雜誌社寫連載小說。這份工作對她來說,意義非比尋常,就像是迷茫時的一個出口。

可沒想到,就是這個被她視為「救命稻草」的工作,卻差點要了她的半條命——她辛辛苦苦寫的原創文章,被主編私自署上了自己的名字。

之後,倩倩經歷了漫長的版權風波,在各種打擊和壓力之下, 滿頭青絲一個月內全部掉光,只能靠戴假髮度日,而這一戴就是6年。

但幸運的是,這期間,一直有陳先生的陪伴。

倩倩和陳先生是一個村兒的,可以說她是從小被未來婆婆看著長大的。就連大學聯考失敗,爸爸逼她去複讀,也是陳先生幫著說服了爸爸,最終尊重倩倩的意願讀了大專。

不過,他們真正決定在一起,也經歷了很漫長的過程。 倩倩備受脫髮困擾時,他們剛戀愛半年不到。

好在,處于熱戀中的兩個人,並沒有被這場意外所影響,反而將同甘共苦表現得淋漓盡致。

這是婆婆為小倆口拍攝的婚紗照,由于設備過于簡陋,只有手機和二手婚紗,所以借用了香煙做道具,純屬營造氣氛。

緩過勁兒來的倩倩,決定換種生活環境,便隨陳先生一起去了北京。

剛到北京那幾年,他們住的是城中村的自建房,房間裡只有床、書桌、餐桌,陳設簡單又破舊。

而且他們住的是頂樓,到了炎熱的夏天,屋子裡便如同蒸籠一般。這時候,倩倩便會在把假髮摘掉,但又怕鄰居看到尷尬,所以常常都是關著門。

但陳先生是個程序员,經常坐在電風扇前加班寫代碼,也習慣把門打開,讓穿堂風吹走一些悶熱感。

不過看到倩倩的顧慮,他便不再要求把門敞開了。

這讓倩倩很內疚。事實上,儘管兩個人都在積極生活,但她始終覺得自己拖累了陳先生。

因為她沒法負擔壓力太大的工作,所以找的都是朝九晚五的崗位,工作輕鬆,收入也不太高。

而且為了治療倩倩的脫髮,他們嘗試了各種各樣的辦法,錢也花了不少。

儘管倩倩還算樂觀堅強,很少表現出負面情緒。但時間一久,頭髮還是不見長,或者長了一簇,又掉了一簇的時候,她還是會崩潰。

她曾經好幾次問過:「我到底帶給了你什麼?」

而陳先生都會特別理智地告訴她:「我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會有現在幸福。」

陳先生的不離不棄,是倩倩黑暗生活裡的一束光。

包括後來,2015年底,她被醫生診斷「可能無法懷孕」。

倩倩跟陳先生攤牌:「你的父母可以接受沒有頭髮的兒媳婦,可是不能生孩子,我怎麼面對他們。」

陳先生會安慰她:「我爸媽你還不瞭解嗎?他們會喜歡你的。」

倩倩又說:「沒有孩子,老了會很孤單的。」

陳先生只會告訴她:「有沒有孩子,老了都是我們自己過。」

就像治療光頭一樣,陳先生從來沒有一句安慰的廢話,每一句對倩倩而言都是定心丸。

所以,戀愛三年後,他們領了證。更驚喜的是,同年從土耳其旅行回來,倩倩居然發現自己懷孕了。這大概是最讓人覺得快樂的一次「誤診」了吧。

有時候,你會發現生活特別有意思。當你用積極的態度去過每一天時,哪怕再陰暗的日子,也總能給你開出一朵花兒來。

結婚有孩子後,兩個人對未來也有了不一樣的打算。他們最終決定結束北漂生活,回到成都老家。

回家後,陳先生還是幹著老本行,倩倩卻琢磨著跳出舒適區,折騰一下了。

起初她找了份網站編輯的工作,後來由于壓力太大養成了睡前酗酒的習慣,便辭職了。

沒過太久,她又花2萬塊在社區開了一家花店。

也許是找到了自己喜歡的事,可以終日與植物相伴,也許是壓力突然得到了緩解,2018年夏天,28歲的倩倩長出了頭髮, 那是她從22歲以後,過的第一個不戴假髮的夏天。

脫髮困擾沒有了,可事業上的危機又悄然而至。

因為從來沒有從商經歷,開花店僅僅是懷著極具夢幻的心態,所以連續虧損了8個月。

那8個月裡,幾乎每一天倩倩都想要放棄。她曾跟朋友說,但凡陳先生抱怨一句,她都不會再折騰,從此找一份3000塊的工作踏踏實實幹到退休。

但是陳先生沒有。

所以倩倩才有機會在第9個月的時候,遇到了投資人,也是她如今的好朋友。花店最終得以扭虧為盈,繼續賣綠植、做私家花園改造。

後來,她又在經營花店的過程中,結識了西餐廳的合夥人。

而最終決定開一家農場,一方面是因為這兩位合夥人教會了她很多處理問題的方式,另一方面還要歸功于這家西餐廳。

因為餐廳需要新鮮食材,倩倩實地走訪了很多周邊農場,在考察過程中,她發現很多農場幾乎都沒有美學上的要求。

「之前出國旅行的時候,明明有那麼多農場,又種花又種菜,卻還弄得那麼好看,怎麼到了我們這裡,就沒有美感了呢?」

抱著這種質疑,倩倩萌發了想當農場主的念頭。

沒多久她就看中了一塊荒地,位于幽靜的林蔭道旁,雖然彼時這裡什麼都沒有,但倩倩相信有一天這裡一定會變成自己心目中的農場。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她幾乎投入了全部家當。從租金、基礎建設、採購植物到生活開銷,加起來差不多花了58萬。

儘管有朋友想要投資,但被她拒絕了,而是在公公婆婆和老公的支持下,賣掉了房子。

「我不是賣掉房子為此一博,而是賣掉房子換一種生活方式。」

也正是因為這次改變,倩倩這一大家子得以在農場一起生活。

之前他們剛結婚住在城裡時,就想把公公婆婆接到身邊一起住,可老兩口怎麼都不願意。如今這鄉下熟悉的環境,對務農一輩子的老人來說,自在許多。 現在公公婆婆都成了農場的園丁。

一家人齊心協力,割雜草、鋪草皮、修花園小道,荒地正在慢慢蛻變,植物和鮮花開始鋪滿整個農場,在微風中搖曳生姿。

花園深處,藏著一個用廢舊木板搭建的10平米小木屋,儘管一開始在蓋的過程中,連公婆都忍不住嫌棄,讓她花點錢做好一點的,但倩倩一直安慰他們:會好看的。

一年過去了,它果真越來越好。牆上開滿了奶黃色的月季花,和一旁的白色圓桌搭配起來,便是一副歲月靜好的景象。

等屋前的洋甘菊成片長起來,整個木屋被包裹其中,又宛如記憶中的童話世界。

這都是植物的功勞。

木屋不遠處,有戶外餐桌,鋪上好看的防水桌布,剪一把鮮花,點上蠟燭,再擺上一桌子精緻的美食,便可以在大自然的環繞下飽餐一頓。

倩倩甚至還安排了野生廚房,木質櫃露天而設,裡面放滿了各種調味料。等到了冬天最蕭條的季節,也能圍著篝火,享受果子和蔬菜。

除了綠植和鮮花,這裡還藏著很多天然食物。他們親手搭了葡萄架、種了芭樂。

還有各種小動物為伴,一窩小雞、一隻乖巧的貓咪,都是這個農場不可缺少的小主人。

當然,這也不是農場全部的樣子,或者說,每一天,它的美感都不一樣。今天,在這裡布個景,明天把那裡修剪一番。

你很難預料,這裡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泥土和花香的包圍中, 生活正在慢慢朝倩倩的「理想主義」靠攏。

可儘管如此,倩倩卻並不鼓勵大家跟她一樣,回鄉下開農場。

在她看來,回鄉下生活並不是錢的問題, 家人的支持很重要,甚至對于絕大多數人來說,家庭起決定性作用。

要投入時間、精力、金錢,徹底換一種生活方式,並不是光靠情懷就能實現的。

雖然在鄉下擁有一家神仙似的農場,過著相對寧靜的生活,確實是人間理想,也是某段時間裡,大家嚷嚷著要過的生活,但如果真的要去付諸行動,還是要三思。

所以,倩倩的故事寫到這裡,房君羡慕的已經不僅僅是這種與花草相伴的田園生活了, 而是倩倩家人對她的疼惜和理解。

從脫髮6年,陳先生的遷就和不離不棄,到決定開農場,全家人支持她賣房、搬到鄉下幫忙。甚至連她最自卑的,關于兒子的教育,也得到了認可——「媽媽我太幸福了。」

鼓勵、陪伴、認可、尊重,這些都是比金錢更重要的支撐。

也是這些無條件的愛,讓倩倩在一次次想放棄的時候,又奇跡般的挺了過來。

你看,生活有時候就是這般無賴,它讓你困頓、無趣、飽受煎熬,卻又悄無聲息的給你一些恰到好處的驚喜。

所以啊,就算我們不能跟倩倩一樣,沒有後顧之憂的過上理想生活,倒也不必覺得眼下的日子有多難過,指不定哪一天,轉角處就有鮮花盛開。

那麼各位讀者朋友,你們認為這樣的生活怎麼樣呢?本來是一手爛牌,但是卻完美逆襲。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