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父母雙雙患癌離世,如今5歲兒子恐也難逃噩運,哭訴:我造了什麼孽

田園牧哥 2020/10/12 檢舉 我要評論

朱雷,今年41歲,吉林省松原市人。說起自己的雙親,這位身高180的東北漢子泣不成聲。2009年3月,他的母親張春傑開始出現面色蠟黃、精神狀態不佳的情況,朱雷幾次催促母親去醫院檢查,但都被其拒絕,後來母親在朱雷的強制要求下去往醫院就醫,最終被確診為卵巢癌晚期。朱雷說:「家中經濟一般,母親怕花錢拖到晚期,作為兒子我覺得自己無能。」在之後1年的時間內,朱雷想盡辦法籌錢為母親治療,但命運無情,2010年6月張春傑病重去世。



尚未從悲傷中走出,無情的命運又一次給予朱雷重擊。2012年7月,他的父親朱曉明因胃部疼痛難忍被送醫院就醫,經診斷被確診為肝癌晚期。朱雷說:「得知自己是肝癌晚期,父親心疼錢堅決不肯住院,我崩潰大哭,求他一定要留在醫院。」在朱雷的勸說下,朱曉明在醫院治療近半年時間,最終因治療無效去世。

父母接連患癌去世,給朱雷帶來的打擊巨大,他一直試圖用工作把時間填滿,將悲傷隱藏。朱雷說:「安裝空調、建築工地卸鋼筋、卸水泥,什麼髒活累活都幹過,一是為了儘快還上之前欠下的債務,更深的原因是一閑下來就容易想起父母,心裡難受。」



2014年9月,兒子朱宇航出生,宇航的到來給朱雷的內心帶來幾分暖意。但好景不長,今年1月份宇航因腮部無故腫脹前往醫院就醫,經檢查發現是「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醫生給出的預估治療費在50萬元左右。朱雷說:「當時整個人都站不住了,至親接二連三患了癌症,我心裡怕極了,怕孩子像父母一樣離開我。」



很快宇航開始了第一輪化療,夫妻二人都有著巨大的心理壓力。朱雷因疲勞過度、飲食不規律,患上了高血壓和糖尿病;妻子尹雪超因急火攻心,導致眼壓過高近乎失明,短短一個月時間暴瘦20斤。「為省錢給孩子治病,妻子都捨不得買一瓶眼藥水,眼睛一直模糊,可視范圍不足2米。」朱雷哭著說。



今年5月份是宇航病情最嚴重的時候,肝功能過高,致使宇航的肚子腫脹得像一個小皮球,睡衣都很難穿進去;受疫情影響,無法正常輸血輸板,宇航漸漸出現昏迷的情況,昏迷時間最久的一次長達80個小時。「孩子昏迷多久,妻子就哭了多久,很長一段時間妻子的眼睛都腫得沒辦法見人。」不僅如此,醫生還在宇航的腦部發現一大塊陰影,初步懷疑是腦白質病變,至今仍處於觀察狀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