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爲了退休的父母,工科男耗時6年時間,打造私家夢幻花園,不小心成了無數花友必到的打卡地

爲了退休的父母,工科男耗時6年時間,打造私家夢幻花園,不小心成了無數花友必到的打卡地
2021/04/16
2021/04/16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我想每個人,都曾有過一個隱居山林的田園夢。住在一座古老的村落裡,遠離城市喧囂,與和煦陽光、清冽泉水、啁啾鳥鳴為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人說,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依山傍水的田園生活太過遙遠。然而總有人願將俗世喧囂拋諸腦後,去追逐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直到現在,我的心情也無法平靜。我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國內,在無錫,一個鄉村裡,一個男生,打造了如此美妙的一個歐式花園。如果不是身臨其境,你完全不知道那到底有多美,照片拍到爆卡。」一位外地網友參觀之後,在微博上難掩激動。

網友所說的花園,名叫「多多花園」,一座沒有圍牆的私家花園。隱于安鎮膠山腳下。即便前些天下著雨,仍有很多人趕去賞花、拍照。一位吳姓女子說,這是她第三次來「多多花園」了,「無意中在朋友圈看到,就過來看了,結果一來就愛上了這裡。」

如果用某種標準看,園藝師大概是最讓人嚮往的工作了,每天暢遊於花海之中,花香沁人心扉,鳥鳴不絕於耳,生活在詩中,詩意即生活。

「多多花園」的主人,是一個名叫阿松的斯文男人,他和善謙卑的眼神,透過薄薄的鏡片,像溫暖的陽光一樣,投給了他的花花草草。

阿松卻不是真正意義上的園藝師,而是一個工廠技術員,站在花叢中的他再一次顛覆了我對理工男的偏見,文青不僅僅是文科生的標籤。

阿松和大多數人一樣,心裡藏著一個田園夢,2010年,父母退休後,他站在自家一畝茶園前,心想父母上了年紀,伺弄茶園已經力不從心了,這樣荒廢實在可惜,何不將茶園改造成花園,給父母一個修身養性的舒適場所,就這樣,他的田園夢找到了土壤。於是,和父母家人一起動手,開始了他的造園計畫。

清理好土地後,他們開始規劃構思心中的花園,阿松在花友論壇等網站上流覽園藝精品,看國外花園的圖片時,經常激發出一些靈感,就會想著怎麼把自己喜歡的元素用到花園裡去。一個花園雛形已經漸漸在心中清晰起來,下面的工作就是把草圖變成現實了。

他們去村落裡找別家拆遷丟下的東西做成籬笆,自己攪拌黃沙、石子澆築水泥柱子……整體格局佈置好後,阿松在網上買了第一批花苗,之後便停不下來了,「花苗也不是亂買的,花期要相同,這樣開出來,院子才比較熱鬧。」

看著一天天生長的花園,阿松想,應該給她一個自己的名字。 「兒子是我的希望,花園是我的夢想,所以就叫多多花園。」

經過五六年的辛苦付出,多多花園終於出落得婀娜多姿了,四五月份的多多花園是最豐盛花季。

花園呈四方形,周圍籬笆上爬滿了各色月季,組成了一面面的花牆和一道道的花拱門。大門朝北,走進去,中間一道石徑將花園分為左右兩塊。身處其中,仿佛置身花的海洋,光月季就有幾百個品種,還有薔薇、鐵線蓮、繡球……從四面八方撲到眼睛裡,應接不暇。

除了花,還有果樹、多肉植物等點綴其中,各種擺件也隨處可見,鐵藝花架,古樸石槽、石臼,精緻的瓷瓶、木質的秋千椅、室外桌椅……它們擺放的位置也經過精心設計,跟周圍植物融為一景。

大凡每個女子都見過,夢中開滿數不清的月季花和薔薇花,多多花園就是這樣夢中的童話世界,這裡的月季花算是多多花園的底色,有幾百個品種,她們隨處可見,簇擁著,喧鬧著競放,粉的、白的、黃的,紅的;單瓣的、重瓣的……高高低低,繽紛惹人眼,女子走到這裡竟然邁不動半步。

除了月季和薔薇,繡球花是多多花園的另一個家族。在改建花園前,阿松就鍾情於繡球花,隨著花園物種一年年的豐富,他的繡球花品種也已經過百。5月中旬,多多花園迎來繡球花的花期。

有著「藤本花卉皇后」美譽的鐵線蓮,也多多花園也不寂寞,品種也有幾十種,繁複妖嬈和些許硬朗的氣質,讓多多花園的性格更加豐富多彩。

還有很多我們叫不上名字的花,有些難得一見,在這裡也可以隨處見到倩影。

除了花,還有果樹、多肉植物等點綴其中,各種擺件也隨處可見,鐵藝花架,古樸石槽、石臼,精緻的瓷瓶、木質的秋千椅、室外桌椅……它們擺放的位置也經過精心設計,跟周圍植物融為一景。

阿松經常在花友群裡、論壇裡跟別人交流,一些花友看了照片後,都表示要過來參觀,阿松欣然接受,他很願意跟花友分享養花經驗。「之前都是認識的花友過來,而且會提前跟我打招呼,那時花園都還沒有成形,所以人不多。

今年花園才算真正弄好,有人來過後把圖傳到網上,一傳十、十傳百,許多不認識的人都直接找過來了,還有人甚至天天過來。」本來,勞動成果得到大家的肯定和喜愛,阿松也覺得挺好,但越往後反而變成煩惱了。

比如說,這個月是一年中最好的花季,花園每天都爆滿,就連下雨天也滿是人。「花園能容二三十個人,但現在動不動就是兩三百人一起來。」阿松說,人一多,花園超負荷不算,還很受傷,小徑兩邊的青草被踩禿了,有棵月季完全被拍照的人弄折報廢了……

「不少人把這裡當成了一個旅遊景點,出現許多不文明行為,比如亂丟垃圾。」得知花園花草受損,父母成了花園「接待員」,每天要面對一撥撥參觀者,有時連吃飯時間也沒了,人多的時候每天光垃圾就撿出三四筐,阿松非常心疼。

有花友給阿松出主意,讓他收門票,被他否掉了,「本來就是私家花園,人家慕名而來,如果收錢就變了味了。」阿松說,面對不文明的行為,眼下的辦法,只能是看見了就去制止,「也在考慮關閉一段時間,不對外開放,正好這段花期也要結束了,還得把被破壞的地方修補起來。」

善良的阿松,其實可以考慮適當的門票,因為現在多多花園已經成為一個旅遊景點,面對大量的賞花客,自己和家人疲于應付,有違初衷,有收入就可以請人看護,也有資金維持花園健康成長。如果有真正愛花人樂意做志願者,也是一個更好的解決之道。

就像音樂無國界,美好的東西從來沒有障礙,任何人都能讀懂,連植物,動物都會對音樂做出反應。花兒也一樣,是生物界的通用語言。有美好的心,才能真正懂得欣賞花的美。

遠離城市的喧囂,躲避塵世的浮華!敬请关注遠離城市喧囂,安享靜谧時光粉專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