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辭掉城裡廚師工作,在荒郊野地養「野兔」,一度因疫情賣不出去,如今年入40多萬

田園牧哥 2021/01/26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近年來,城市化進程加快,越來越多的人湧向經濟更為發達的城市,進行淘金。而靜謐農村便遭到拋棄,除了村口幾個閒聊的老人,偌大的村子看不到幾個年輕人,人越來越少了。原因很簡單,為了生活,青壯年都出去打工了,家裡留下的是年老的、幼小的。不過也有反其道而行的。

山西省萬榮縣下澗村,小馮養「野兔」家喻戶曉,在村子裡就是個名人,尋找起來自然十分方便,在一位老奶奶的指引下,我們在村北的田野裡看到了他的養殖場,黃土原上的農田裡,一塊噴繪大牌子「草原散養兔」十分醒目,幾聲呼喊過後,小馮開起了簡易大門,不善言語的他聽了我們的來意,轉身將我們帶進了他的養殖場。

小馮說他的養殖場建在自家的承包地裡,大約有300坪的面積,是去年前半年投資3萬元(約合新臺幣13萬)建成的,之所以要養兔說起來就長了,具體有2個原因,第一是原本在運城市裡當大廚,因為老闆時不時有拖欠工資的事情發生,他覺得與其給別人打工不如自己幹;第二是結婚前岳父沒有因為要車要房難為他,他認為應該有自己的事業多賺錢,讓妻子有應該有的一切。雖說小馮文化水準不高,可社會經驗豐富,從網上查找到了這個養兔的致富資訊後,便毅然決然辭掉了月資5000元(約合新臺幣21000元)的工作,返鄉開始自己創業。

小馮養的兔子看上去與當地的「野兔」外形極像,如果不是在養殖場內還真誤以為就是野兔子,聽了我們說「野兔」,他在地上抓住一隻成年兔子給我們開始介紹:「村民們見我家的兔子顏色與野兔一般,又是在野外散放養殖,都以為是野兔,其實我養的就是一些雜|交|兔,去年從安徽引進這個品種後,開始放養在園子裡,主要就是想給兔子提供一個野生的環境,圈起圍欄,讓它們自由活動,自然生長,為的就是能生產出綠色食品,經過2年的努力,已經達到了我預期的效果。」

小馮說|雜|交|兔有|雜|交|優勢,抗病性強,適應環境能力也強,平時餵食從來不用市場上買來的飼料,前半年喂它青草和自己種植的玉米秸稈,到了後半年就是莊稼秸稈,偶爾加點玉米改善一下生活。兔子繁殖力極強,前半年3個月左右就能出欄,後半年需要4個月左右,商品兔子的重量在2公斤左右,今年已經繁殖數量達到了1500多隻。

放養出來的兔子無論從肉質還是口感上自然要比圈養的兔子好得多,銷售上幾乎沒有啥問題,小馮說一般的商品兔子都是銷往到了全國各地,南方城市多一些,一隻兔子能賣到80元左右(約合新臺幣346元),因為散養主要餵食莊稼秸稈和青草,幾乎沒有啥成本,就是自己付出的功夫時間和體力而已,村民把這個叫做「無本生意」,今年前半年是個特殊情況,銷售出了一些問題,可是沒有難住他,有10年做廚師的手藝,他就突發奇想在家裡開始做「鹵兔」,在當地開始銷售,一隻兔子能賣100元錢(約合新臺幣430元),在縣城一上市就很受大家喜歡,每天預定「鹵兔」的人絡繹不絕,人常說「壞事裡有好事」,小馮開始做「鹵兔」也增家了收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