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66歲老人院子結滿柿子,來人想買都不賣,其背後飽含一位父親對兒子無限的愛

66歲老人院子結滿柿子,來人想買都不賣,其背後飽含一位父親對兒子無限的愛
2020/11/15
2020/11/15

每個人都有父親,也都有許許多多和父親有關的故事。父親的愛與母親不同,他沉靜,內斂,像山般凝重,總是不露痕跡。冰心說:「 父愛是沉默的,如果你感覺到了,那就不是父愛了。」父親的愛,平時,我們都渾然不覺,不以為然,也早已習以為常,可人生中,總有一些時刻,某些瞬間,我們會深切地感受到這種愛。

在河南省三門峽市的陝州區農村,有很多地坑院,這兒每年的曬秋也非常漂亮。攝影師趁著一個晴朗溫暖的週末,和影友們相約一起來到一個叫張汴的村子裡,去拍攝曬秋的場景。在一座地坑院的窯院頂上,遠遠看到一位大爺正在晾曬柿餅。

走近前去,發現這位大爺正在往一棵長在地坑院裡梨樹上掛要晾曬的柿餅。大爺姓陰,今年66歲了。他說這地坑院就是自己的,是他二十二年前請人挖下的,不過在地坑院裡只住了有六七年,因為自己身體不好,地坑院上下太不方便,就在窯院頂上又蓋了三間瓦房住進去了。陰大爺一個人在家,他只有一個兒子,在一百多公里外的洛陽市工作,老伴跟著兒子在洛陽住著,主要是幫著看孫子。

看陰大爺晾曬的柿餅不是很多,攝影師隨口問老人,你曬的柿餅看著很少啊,是不是你家的柿子樹還小啊?陰大爺回答說,我的柿子是老品種,估計你們都沒見過,這種品種的柿子個兒小,皮還厚,我挑了些大的削了皮做柿餅,曬好後也就二十斤左右,剩餘的我把它們儲存起來了。攝影師很不解,因為這柿子從樹上摘下後,除了曬成柿餅,就沒再聽說還有啥辦法能把柿子儲存好。陰大爺看我們一臉迷惑,便讓我們隨他去看看他是如何儲存柿子的。

老人的瓦房就蓋在他的地坑院門洞邊上,他在門洞頂上整齊的擺放著一片玉米杆,老人指著這些玉米杆,笑眯眯的對攝影師說,這堆玉米杆就是我的儲藏室,專門為儲存柿子做的,這樣儲存下的柿子能放到明年的四五月份,到時候可絕對是你們城裡人眼裡的稀罕物,掏多少錢你們都買不到。

陰大爺一席話激起了攝影師一行的興趣,大家異口同聲的問大爺,那現在敢打開嗎?不會影響儲存吧?老人笑著說,不會影響的,就是個土辦法而已。說著話,老人慢慢扒開玉米杆,露出裡面紅彤彤的柿子。只是這些誘人的紅柿子,個頭看起來比市面上的柿子要小很多。陰大爺說,這是老品種柿子,因為長得像我們農村盛放東西的瓦罐,所以在農村都把它叫罐罐柿,又因為這種柿子熟透後,吃著非常甜,我們又叫它蜜罐柿。

陰大爺拿起兩個柿子,對我們說,這些柿子皮很厚,很耐放,我儲存它們的土辦法很簡單,先鋪上一層厚厚的玉米稈,然後把柿子放在上面,再用玉米稈蓋在上面,玉米稈乾燥通風,天氣熱了能隔熱透氣,天氣冷了可以保暖,下雨下雪都不怕。大爺說 他用這種方式存儲柿子,都好多年了,保存的柿子放上幾個月後還是非常新鮮。

陰大爺說著,把手裡的柿子往我們手裡塞,老人說,這倆柿子是我挑的軟柿子,現在就能吃,你們把柿子蒂拽下,用嘴哧溜一下就把柿子汁水全吸進去了,可甜了。我們接過柿子,按照大爺說的方法試了下,柿子汁吸進嘴裡後簡直是冰爽可口,如同從冰箱裡剛取出來的蜜汁一樣香甜。看著我們的表情,陰大爺說這就像冬天吃冰糕一樣,我兒子從小就最愛這樣吃。

老人說起兒子,一臉的興奮。他說兒子去洛陽工作後,很忙也很辛苦,一般就是節假日才能回來。有一年春節回家過完年,走的時候給兒子帶了一箱這樣儲存的蜜罐柿。兒子回到公司後把柿子分給公司的同事們,結果同事們嘗過後都說好吃。 今年的柿子快熟時,兒子就專門打電話交代他一定多留一些蜜罐柿,說要再帶些到公司。

陰大爺說,他知道兒子在外面不容易,兒子讓自己留蜜罐柿主要是送朋友同事,因為這樣的土特產城裡人大都沒見過,用蜜罐柿當禮物送人,又不花錢,還能交到朋友。自己和老伴年紀都大了,兒子的事業上他倆也幫不上忙,家裡的這些蜜罐柿能這樣發揮它的用處,也算是替他倆幫兒子了,所以他全部留下給兒子送人用。老人的這番話道出了一個農村父親對兒子無私的愛與支持。

有個影友忍不住問老人,你的院子連牆都沒有,這樣儲存柿子,就不怕誰偷走嗎?陰大爺一聽就笑了,這柿子在城裡是稀罕貨,但農村到處都有,誰來偷這些?慈祥的老人說著話,又重新用玉米杆輕輕把柿子蓋住,那動作就好像在擺放一件很珍貴的東西一般。可能老人是怕動作大了會壓壞這些柿子。

另一個影友問老人,你這柿子能賣給我們一些嗎?陰大爺笑了笑說,這可真對不住啦,真不能賣給你們。兒子說了,今年的柿子他都要帶走,所以不管誰來都不會賣。看著老人的認真勁,不由得感慨父母對於孩子的那種愛,它平凡而刻骨,細微而生動。就算是你不經意間說過的事,即便你早已忘懷,父母卻會牢牢記在心裡,放在心上。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