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雙方老人做主讓智障兒女結婚,讓生個孩子照顧他們,未料孩子患重症更雪上加霜

雙方老人做主讓智障兒女結婚,讓生個孩子照顧他們,未料孩子患重症更雪上加霜
2020/10/06
2020/10/06



「外公外婆,如果我走了,你們要保重,要多鍛煉身體。」「爸爸媽媽,家務活不要總讓爺爺做,要聽爺爺的話。」看到外孫女彭豔的這封信,外婆再也忍不住眼淚。這是彭豔在病重時偷偷寫給家人的一封信,信中字字句句都充滿了對家人的不舍和牽掛。 圖為在老家的彭豔,鑽進外婆懷裡流淚。



今年初中畢業的彭豔,是湖南省懷化市漵浦縣盧峰鎮人,本已報讀了湖南醫藥職業中等專科學校護理專業,立志成為一名白衣天使,卻不幸在2019年6月在湖南省腫瘤醫院被確診為「左小腦半球膠質瘤」,從此夢想破滅。目前因沒錢治病,在江西新余自己姑姑管工的一家制衣廠剪線,掙錢給自己治病。圖為11月21日,彭豔在姑姑的幫助下,在服裝廠幫工。




「我的爸爸媽媽智力有障礙,現在我病倒了,他們以後怎麼辦?」彭豔擔憂地說。談起彭豔的身世,熟悉他家情況的人都會噓唏不已。當年彭豔的外公外婆和爺爺兩方做主,讓有智力問題的彭年喜和周利蘋結為夫妻,希望他們能生育一雙兒女,日後能夠照顧他們飲食起居,為他們養老送終。就這樣,彭豔和妹妹彭群誕生在這個家。圖為彭豔和父母、爺爺在一起。



自此,彭豔跟隨外公外婆生活,而妹妹彭群同爺爺和父母一起生活。「外婆,為什麼我的媽媽不會說話,也不理我,我是她的孩子嗎?」這是彭豔幼年最常問外婆的話。隨著彭豔長大,她開始接受父母不是健康人的事實,也明白外公外婆的用心良苦。她立志成為一名護士,就是為了更好照顧家人。圖為彭豔和外公外婆吃飯,彭豔一直和外公外婆生活在一起。



2019年5月中旬,彭豔因頭痛、嘔吐、走路不穩被外公送到縣醫院檢查,隨後又轉往懷化市第一人民醫院,醫生說彭豔頭部出現腫瘤病變,建議去湖南省腫瘤醫院治療,並準備15萬元(約合新臺幣64萬)治療費用。彭豔當時聽到腫瘤兩個字就徹底慌了,從沒想到自己持續半年的頭痛會演變成腦癌。圖為在家裡的彭豔鬱鬱寡歡。



可15萬元(約合新臺幣64萬)的治療費對於她家來說就是一個天文數字。三年前彭豔的大舅因患直腸癌早已掏空家底,還欠了外債十幾萬元至今沒還。對於彭豔,家中實在沒錢給她治病。彭豔患病的消息傳出去後,村裡的伯伯伯母心疼她,紛紛慷慨解囊,而一向跟彭豔家來往不多的姑姑也像父母一樣為她操心,幫她到處借錢治病。圖為彭豔和外公外婆在一起。



6月初,彭豔懷揣著東拼西湊借來的15萬(約合新臺幣64萬)來到湖南省腫瘤醫院。6月24日,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彭豔被確診為「左小腦半球膠質瘤」 。醫生給出了放化療的方案,然而彭豔化療後病情並不理想,彭豔姑姑隨後又帶著她來到廣州一家醫院求醫,醫生給出手術和生物免疫細胞治療、靶向治療等中西醫結合治療的方式,稱有60%的治癒率,但費用則高達數十萬元。圖為彭豔坐在房子裡,她好想活下去。



彭豔姑姑聽到還需很多費用時,頓時淚流滿面,想想手中僅剩的6萬(約合新臺幣25萬)塊錢,還是咬咬牙跟醫生商量,讓彭豔先做第一期動脈灌注手術和化療,暫時保住命。術後彭豔恢復不錯,醫生說彭豔需再做三次手術治療,便可康復回家接受維持治療。然而此時彭豔的治療費已經全部用光,甚至在廣州生活都成問題,彭豔姑姑只能帶彭豔回老家再想辦法。圖為彭豔給外公外婆做家務。



回到家的彭豔,沒過多久,彭豔又開始頭痛欲裂,彭豔姑姑擔心她,便把她接到江西新餘自己上班的地方親自照顧。沒有錢的彭豔倍感絕望,她深知自己病情加重,便偷偷寫下一封家信,囑咐家人好好生活。圖為彭豔伏在外婆腿上,非常難過。



但是,彭豔想活下去。家裡的外公外婆也努力掙錢想幫幫外孫女,但卻杯水車薪。姑姑在一家制衣廠管工,於是彭豔哭著求姑姑允許她去制衣廠上班,對於她來說,哪怕一天掙十塊錢比等死都要強。在姑姑的幫助下,彭豔得以進入工廠幫工,頭不痛的情況下每天從中午1點到下午6點到車間剪線。圖為外公外婆在幹活。



彭豔也非常努力,從剛開始只能剪十幾件,到現在30多件,剪刀和線頭在她指尖流轉,有時犯病時,彭豔只能抱住自己的頭不斷敲打,稍微好轉後又投入工作。坐在她旁邊的阿姨,看到這場面都勸她不要堅持,就這樣彭豔一天收入只有40元(約合新臺幣170元),可這是她唯一救自己的方法。圖為11月21日,工廠裡幫工掙錢的彭豔。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