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資1.5億修了一條「天路」,又將大山深處凋敝破敗老院改造成硬派小院,收割無數人的鄉愁

田園牧哥 2021/03/22 檢舉 我要評論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於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於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這裡是「雲上院子」,位於河南焦作修武縣一個叫金嶺坡的小山村,屬太行山南麓。 中原祖地,巍巍太行,夕陽如喋血,禿枝作鋼槍,山石裡潛藏鐵血膽魄,蕭瑟肅殺間,以當地山石為材所建的雲上院子,恍若軍堡,肌理與太行山魂相得益彰,硬氣十足。

灰色砌石、層層青瓦、斑駁原木。

山村、石屋、古樹、大院、老宅。

主人老彭(彭志華)說,現在是最不美的時候。

此時,秋日剛過,萬山紅林落盡,鮮花已敗。冬雪又未來,茫茫雪景,北國風光也不得見。

於是視野所見四野都是蕭瑟,枯草禿枝灰山石。

但我卻覺得能得見此山如此氣韻,便已不枉此行。且「最不美」也不見得。

沒了顏色的點綴,於是山的肌理更是明顯。山體如褪去衣裳,赤條條,於是最原始的樣貌顯於人前。

樹梢間彩色羽毛的喜鵲也沒了隱藏的枝葉。

那禿樹枝上突然飛來一隻鳥,把灰白單調的世界掛上一抹彩色,一瞧原來是那毛羽鮮亮的喜鵲鳥,這種驚喜之情,想來是其它季節所無法有的。

白衣服的就是老彭(彭志華)

老彭即是主人,也是設計師,長得便很是藝術家的樣子, 不愛談商業,只愛談鄉村。一說鄉村,便雙眼放光。

早幾年,他在河南莫溝村做鄉建。莫溝村曾是典型的空心村,年輕人外出,老人留守,然後剩下的村民告別一個時代,陸續搬到嶺上,建起千篇一律的平房。

只留下被荒廢的184孔窯洞,和回憶中的田園阡陌。

回不去的鄉村,成了難捱的鄉愁。

有一天,人們從土裡扒出8孔窯洞,它曾是某個苗姓大戶的宅院,後來變成私塾,變成小學,然後被塵封在土泥裡。

老彭就用這8孔窯洞,建造了窯洞圖書館「苗家書屋」,24小時向村民開放。

圖書館成了鄉村復興的一個切口,在政府推動下,老彭又把曾經的羊圈、豬圈、牛棚,改造成了甜品店,建起了民宿。

苗家書屋也成了人們口中的「最美鄉村圖書館」。媒體們紛至遝來,莫溝村作為鄉村復興的典型案例上了電視。

修建中的雲上院子

如莫溝一樣的空心村自然不是孤例,雲上院子所在的金嶺坡村也慢慢成了再回不去的鄉愁。

為了生計,村裡的年輕人都走出了大山, 很多建築因為年代久遠而凋敝破敗,只剩殘垣斷壁,村民們也都陸續搬離了世代居住的石頭房。

16年8月,老彭應修武縣政府邀請來到金嶺坡時,所見房屋大多已荒草叢生,因久無人居住,房屋傾斜,屋頂漏雨。

留在金嶺坡,老彭做了決定。

雲台山茱萸峰

「你往那看,雲臺山的茱萸峰就在那裡。」老彭突然指了一個方向。

雲臺山景區向來是河南必遊之地, 八百里太行筆走龍蛇,其精髓就濃縮在雲臺山處。

茱萸峰是雲臺山的主峰,有個叫王維的詩人曾登上山峰,哀歎道:「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不知當年他是否也曾遙遙一望,望見這個叫金嶺坡的小山村,是否知道他的詩句在千年後寫盡了此處村民的鄉愁?

王維於茱萸峰寫愁,老彭遙望著茱萸峰開始解愁。

他在村裡找到了很多老工匠,重新拾起幾乎要斷代的技藝,用傳統的方式盡可能保留原有建築。

一錘一錘鍛成的青石牆,一根一根久經滄桑的老木梁,一片一片斑駁的舊瓦片……

還有很多老鄉自發捐助的家裡閒置的老物件,一個斗笠,一個瓦罐,又或老舊的手搖脫穀機。

通路前

通路後政府也給到很多幫助,通水、通電,還有修路。

起初路沒通時,汽車行到半路,人就得下車挖出路,才能繼續前行。

當地政府撥了3500萬(約合新臺幣1.5億)修建金雲路,只10分鐘便可從雲臺山到達金嶺坡,若從鄭州來不過一個半小時便可入住雲上院子。

我很喜歡這條「天路」,沿路風光頗有滇藏公路的感覺。

把鄉村留住,才是真正的鄉村復興。而要留住鄉村,首先需要有人來。

雲上院子給了人來的理由,金雲路則給人來的便捷。

而金雲路途經的大大小小村莊,也有了鄉村復興的基礎。

「通過修路這件事,我看到了政府大力發展民宿的決心。」老彭說。

「不久的將來,我們希望修武真正成為 中原民宿度假首選地。」修武旅遊委的工作人員這樣說道:「我們歡迎更多人到來,來玩或者做民宿、做文創。」

「南有莫干山,北有雲臺山,這便是我們的決心。」

鄉村復興是個宏大的命題,這裡我便暫且打住。說回雲上院子,我最愛有三處。

一處在入門口, 通體石頭砌築的高大拱門,如古代雄偉城樓。

立于門下,如至軍關。於是一種極其強烈的穿越感席捲而來,走過門樓,過往皆忘。

來人一下便別帶到其中強烈的意境中。

一處是廢墟劇場。

建造中,原有的山體被剝去其覆蓋的土層,直接以原生的姿態展現出來。

其中有一處地主家老戲臺剝去土層後,有出人意料的發現, 此處石頭有如被海浪沖刷後廢棄的感覺,因此得名「廢墟劇場」。

這個露臺劇場,好似古羅馬的廢棄鬥獸場,幾個舊有的石牆石拱,仍面朝群山孤獨存在, 歲月營造的蒼涼感便存在於此。

還一處是石頭間·Talk,一個可以閑坐喝茶讀書的地方。

于二樓長桌坐下,一樓的壁爐暖意直通到桌下,我仰頭透過對面的長條窗戶望老樹的禿枝,恰是將夜的藍紫色, 此中意境好似歸鄉的親切。

在老彭的規劃裡,要做的不僅僅是民宿,而是 將整個金嶺坡改造成藝術小鎮,雲上院子只是剛開始的一期。

而這個暫時只完工了一期的金陵坡太行藝術小鎮,已經 被評為國家AAA級景區。

恰印證了那句:民宿就是景區。

河南修武|雲上院子

地址 | 中國河南省修武縣雲臺山金嶺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