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捧紅男友就被分手,吳越只能變更強,今她已是陳建斌高攀不起的人

捧紅男友就被分手,吳越只能變更強,今她已是陳建斌高攀不起的人
2022/04/05
2022/04/05

有一種戀愛模式叫陳可辛和吳君如。

他們不是夫妻,但勝似夫妻。

兩人相愛了20年,女兒都十五六歲了,可就是不結婚。

很多人都不太理解他們的戀愛模式,都覺得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就是對雙方的不公平。

但是,他們之間的無證婚姻恰恰說明了一個問題, 不束縛、不糾纏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無論是誰都有隨時離開的權利,就像吳越和陳建斌之間一樣。

2005年,陳建斌只在小出租屋里留下了一封分手信就轉身離開了,連給女友吳越見最后一面的機會都沒留下。

他們相愛了6年,這6年吳越動用了自己的所有資源和人脈,將陳建斌送上了事業的巔峰。

可誰也沒想到,最后一封分手信就草草了結他們的關系。

若放到一般的女孩身上,遇到這種情況,恐怕早就歇斯底里的要「報復」了。

然而,吳越不同,她不哭、不鬧也不找男友麻煩。

她默默地沉淀自己,沉寂了12年再度翻紅。大獎更是拿到手軟,她一心只為提升,只為讓自己變得更強。

很多人都說,這才是她最強的反擊,最狠的「報復」。

可如今吳越已經50歲了,她依然保持單身,沒有一兒一女。

她到底是因為不敢再愛,還是另有所因?如今她的生活怎樣了?

1.

吳越和陳建斌的緣分很奇妙。

二人是在《菊花茶》劇組里認識的。

那時候的他們,剛見到彼此的第一眼就被深深吸引住了。

因為是出生在書香門第,吳越身上總是帶著一股書墨的清香,而且她身上還自帶了一種「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的距離感。

吳越的性格比較內向,除了與陳建斌對劇本,基本上兩人并沒有過多的交流。

然而陳建斌又是個心直口快,大大咧咧的性子,于是每次和吳越說話,他都會挨訓。

有次兩人在對臺詞,陳建斌偶然發現吳越有句臺詞說錯了,他直接很大聲音地喊了一句:「吳老師,你這句臺詞都說錯兩遍了,仔細一點。」

話一出口,現場無數人都尷尬地看向陳建斌。

畢竟那時候的吳越比陳建斌名氣大很多,一般情況下沒人敢這麼對吳越指手畫腳。

可陳建斌的就恰恰相反,他貌似沒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問題,緊接著又說道: 「吳老師,你這句臺詞要是感情不到位,后面絕對表現不出來人物的情感。」

聽到陳建斌又多了一句嘴,有位工作人員連忙戳了戳他,讓他注意點言辭。

鈍感力有些強的陳建斌,看了一眼劇組人員的臉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說話太直接了。

他立刻回過頭就要向吳越道歉,可沒想到,吳越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臉盈盈地說了句: 「感謝你的提醒,你的建議我會認真研究的。」

如此溫柔的一句話,猶如往陳建斌內心潑了一層汪水,溫暖又柔和。

從那之后,陳建斌就像是被吳越迷住了一般,只要劇組有吳越的身影,那就會有他的身影。

可是那時候的陳建斌,并沒有過多的戀愛經驗,也不太會追女孩子,只能每天找吳越討論劇本。

當時劇組的人還都夸陳建斌是個敬業的好演員。

其實只有他自己明白,他的目的不僅僅是劇本還有吳越本人。

或許是陳建斌的主動感動了吳越,也或許是因戲生情,兩人沒過多久就在一起了。

那時候吳越28歲,陳建斌30歲。

雖然吳越比陳建斌小2歲,但是她從來沒有像其他小女孩一樣,對男友索取過什麼,反而一直在給予。

她知道當時陳建斌的事業不如意,連個主角都沒當過,于是她就托關系、拜托爸爸以及自己身邊的人脈,去給陳建斌拉資源。

不僅如此,她還為了能好好照顧陳建斌,放棄了上海的知名導演給出的高額片約,專門跑到北京租房子陪他打拼。

當時吳越的閨蜜海清還勸過她,讓她理智一點,先把自己的事業搞起來再顧及男友。

可那時候的吳越,滿心滿眼全是陳建斌,就算是事業有了下降趨勢,她也愿意繼續為這個男人付出。

吳越的付出,陳建斌也看在心里,那時候的他經常牽著吳越的手說: 「等我出名了就給你買一套大別墅,再給你舉辦一場盛世婚禮,其他女孩有的,你也要有。」

聽著陳建斌暖心的話,吳越一度感動落淚。

當時的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目標就是「立業成家」,于是沒過多久他們就同居了。

二人就像普通的小夫妻一樣,過著柴米油鹽的生活。

陳建斌還是一如既往的拼命接戲,吳越也是一如既往的幫他拉資源。

可是誰也沒想到,一部《喬家大院》的出現,直接改變了他們的關系。

2005年,電視劇《喬家大院》籌拍,吳越一眼就看中了這個劇本。

她找到導演、制片人甚至是自己的演員朋友,她幾乎拉盡了自己所有的人脈資源,全力為陳建斌爭取到了喬致庸這個角色。

然而當陳建斌接下這部劇的那一刻,什麼事情都變了。

陳建斌在劇組里認識了女演員蔣勤勤,兩人從一開始的「斗嘴敵人」最后變成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不過,最讓人意外的還是某天下午。

當時吳越剛從劇組拍完戲回來,一推開出租屋的房門她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好像空曠了很多。

她繼續往房間里走,發現柜子里床下,所有關于男友陳建斌的東西都不見了。

她內心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緊接著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一封信。

信上是陳建斌對吳越說的話, 他很感恩吳越這6年的陪伴,但是他們終究是有緣無分。

一封簡單的「分手信」草草了事了他們的關系,連最后好聚好散都沒有。

吳越反復看著信上的內容,紙張被她揉搓的都變了形,她不相信這是真的,不相信他們五年的感情就這樣沒了。

可是看看空蕩的房間,想想信中冷酷無情的內容,一瞬間她突然感覺有些腿軟,毫無支撐力的吳越直接摔坐在了地上。

或許是內心痛到了極致,吳越流不出來一滴眼淚,她只能捂著心口喘著氣,好像是在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

當天晚上她就把房子退了,回到了上海。

吳越和其他失戀的女孩不太一樣,她沒有哭也沒有鬧,更沒有去找前男友算賬。

她只是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除了吃飯時間幾乎不出門。

當時吳越的父母很擔心她,生怕女兒想不開有什麼過激的反應,于是他們就把這件事告訴了她的閨蜜海清。

2.

海清和吳越的閨蜜情一直很深,兩人就像親姐妹似的。

于是當海清聽到吳越失戀的消息后,第一時間就沖到了她的家。

她猛敲了三次吳越的房門,對方就是不開。

當時吳越父母也很擔心:「這孩子就是一根筋,這幾天一直把自己鎖在房間里,飯也吃得不多。」

聽到吳家父母這麼說,海清立刻有了辦法,她一邊敲門一邊淡定地說:「你要是再不開門,我就一直在外面敲,只要你不嫌煩,我就不嫌累。」

不得不說,這一招確實管用。

海清的話音剛落,吳越房間的門就開了。

這不是海清第一次來吳越家,以前一直覺得她的房間干凈又明亮,而此時,她看著滿地哭臟的紙巾,以及桌子上亂七八糟的零食。

她突然明白,吳越這次是真的受了不小的打擊。

海清二話沒說,直接上前就是一個擁抱,她緊緊地抱著吳越,溫柔地告訴她: 「事情都過去了,你還有我,還有叔叔阿姨。」

一句話直接擊碎了吳越的情緒,她抱著海清大哭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嘗到失戀的味道,沒想到這麼難受。

海清自然知道吳越是什麼性格,她生怕閨蜜再把自己鎖起來,于是找各種借口蹭吃、蹭住、蹭車。

因為那時候的海清不會開車,于是她就想法設法讓吳越開車送自己去劇組。

一方面是方便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讓吳越多看看外面的世界,走出失戀的陰影。

海清給吳越買了很多書,也買了很多勵志的磁碟。

有次,二人一起看奧運會直播,有一段跳水的項目特別精彩。

吳越看的正專注,而另一邊的海清突然響起了呼嚕聲。

一瞬間,氛圍有有些尷尬。

吳越看著海清迷迷糊糊的樣子,她伸出手猛地拍了一下海清。

海清當場嚇得差點跳起來。

看到此場景,吳越開懷大笑,眼淚都笑了出來。

看著吳越的笑臉,海清突然也笑了。

看來自己的好閨蜜,已經走出傷痛了。

吳越確實走出了失戀的陰影,她突然明白自己內心想要的是什麼了。

她想要變強,變優秀,不想再因為任何一個人改變自己的思想。

于是她不斷的拍戲,不斷提升自己的演技。

不得不說吳越的能力真的很強。

她幾乎沒演一部戲,就會拿獎。

她先是拍攝了電影《前妻》,獲得了百合獎優秀女演員獎。

緊接著又接拍了話劇《我的妹妹,安娜》,因此獲得了最佳戲劇演員獎。

吳越自己很努力,同時閨蜜海清也在幫她。

2016年,海清突然打電話給吳越,非常激動的告訴她:「沈嚴導演那有個特別好的劇本,角色也特別好,我向他推薦你了!」

聽到這句話時,吳越還很奇怪:「什麼劇本?」

「《我的前半生》里的凌玲,你放心演,一定會紅!」

吳越是知道這個劇本的,然而當她聽到自己要演藝一個「壞女人」角色時,內心還有些恐懼。

畢竟如果演出來,肯定很多人都會罵她。

一直以來吳越出演的角色都是正面人物,如果出演反面人物,說不定會對她的形象造成很大影響。

于是吳越決定拒絕。

可就在這時,她的大學好朋友徐崢來了電話: 「這個劇本挺好的,角色也不錯,為什麼不演?」

「你不演就有別人來演,你千萬不要因為害怕就錯過了突破自己的機會,不要怕,繼續走下去!」

徐崢的話就像夜晚中的指路明燈,瞬間點醒了吳越。

于是她決定聽從好朋友的意見,去出演凌玲。

2016年,吳越出演了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中凌玲一角色。

電視劇一播出,直接打破了五年暑期檔收視紀錄,很是火爆。

同時凌玲這個角色,也成為了眾矢之的。

無數人都在譴責凌玲的同時,也上升到了吳越的身上。

然而這一次并沒有擊垮她。

雖然內心有些不舒服,但她依然挺著身子骨往前走。

經歷了之前的挫折,她已經學會沉淀自己了。

她的心態也變的越來越平和,情緒也越來越穩定。

然而隨著她越來越優秀,年紀越來越大,吳越的父母開始對她進行一輪又一輪的催婚模式。

3.

吳家父母給她介紹了很多優質男性,可她一口氣全部拒絕了。

她告訴父母: 「現在的我,只想好好過自己的生活,我沒有那麼多精力再去管理感情方面的事情了。」

聽到女兒如此不重視自己的愛情,吳母有些生氣,她質問: 「你是不是還忘不掉那個人?」

吳越自然知道母親說的是陳建斌。

可是那時候的陳建斌早已結婚生子了,她心里早就放下了,如今的她只想過好自己的生活。

她告訴父母: 「在一段感情里,每個人都有隨時撤退的權利,只有那個愿意留下與你并肩前行的人才是最值得的,在那個人沒有到來之前,我寧愿單身。」

吳家父母也拗不過女兒,畢竟終身大事還是她自己說了算,于是他們老兩口也就沒再摻和什麼。

一心向著事業的吳越,終于在2021年迎來了爆發的機會。

2021年,吳越出演了電視劇《掃黑風暴》中賀蕓,這個角色的性格很矛盾,有酷帥霸氣的一面,也有糾結的一面。

如此復雜的一個人物角色,演繹起來是有一定難度的。

但是吳越克服了這種難度,她將兩種性格拿捏的很好,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甚至是每一句臺詞都非常有代入感。

雖然她的鏡頭不算特別多,但是給人的印象非常深刻,于是不少人贊嘆她: 「角色越復雜,吳越就越出色。」

沉寂了16年的吳越終于再次迎來爆火時刻。

其實,從2005年吳越與陳建斌分手開始,她的事業一直處于上升期。

或許是時機不對,所以每次吳越的爆火機會遲遲沒有來到。

然而優秀的人,老天爺總是眷顧的。

所以當《掃黑風暴》這部劇爆火后,吳越也跟著再次爆火了,隨后她又客串了電影《少年的你》,讓觀眾們再次看到了不同的吳越。

她一直在努力突破自己,一直在向前走,一直在進步。

這一邊的吳越早已站在了金字塔的頂尖,成為了無數人高攀不起的對象。

而另一邊的陳建斌卻逐漸回歸了家庭。

自從陳建斌和蔣勤勤結婚后,他一心都在妻子和兒子身上。

前段時間他還專門回了趟老家,他一邊大口吃著馕,一邊面對鏡頭豎起大拇指,回家的過程中還不忘帶走一半。

如今陳建斌已經51歲了,雖然他也有出演電視劇,參加綜藝節目,但是他的大部分時間還是都留給了家庭。

他經常帶著妻子蔣勤勤一起出去游玩,只要蔣勤勤一聲撒嬌,他的心就像融化了一般。

相對于陳建斌,吳越的生活倒是簡單多了。

她現在已經49歲了,依然是孑然一身,雖然很多人都催她結婚,可是她一點都不著急。

在她看來,自己的快樂是自己給的。

從她日常的動態上就能看得出來,她現在的生活平靜又安穩,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想要的。

4.

凡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一定都有他的意義。

我們要學會與過去和解,就像吳越一樣。

如果沒有曾經她和陳建斌的那段過往,或許她不會像現在這樣清醒。

曾經的吳越,一顆心都在愛情的漩渦里,她花了6年的時間去捧紅男友,雖然最后沒有結果,但是她并不感覺有遺憾。

因為通過這段經歷,她變的更強了,變的更有主見,變的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了。

借用村上春樹的一句話: 「不管世界怎麼說,無論別人怎麼看,我都不會打亂自己的節奏。」

其實,在感情里只要遵守一句話就好: 遇見了就好好珍惜,錯過了就早點釋懷。

我們不可能一直停留在過去,更不可能一直沉浸在傷痛中,用這種方式來折磨自己。

活在當下,好好提升自己,讓自己變的更強更優秀,才是王道。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