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於知本山上的父子,愛上臺東天空藍從台中移居過來,用麵包編織出嚮往的山居歲月

田園牧哥 2021/06/24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於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於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山林裡的手作麵包音樂行動劇

循著導航前往也是會過頭的,「知本山上有家麵包店」完全不像「一家店」,招牌不起眼,外觀更像某個鄉下親友的家,彷彿我們不是來消費而是來訪友作客的。

大院子、一層樓矮平房,2個人、4雙手,這是呂氏父子兩人的山居生活。推開門音樂流瀉,我們到達時父子兩正忙著製作歐式麵包。Neo沾滿橄欖油的雙手捧起混著果乾的深色麵團、翻面,再緩緩放下色較白鋪滿起士的一片麵團上,仔細撒上胡椒、滴幾滴辣油,輕柔地把底下麵團四角依序折起,再捧起大麵團放入一個個特製環形籐籃裡,直至最後一個麵團完成,他執起裝著麵粉的茶漏,細細在每個麵團篩上一層薄麵粉,到此他才終於抬頭定眼對著我們展開笑容說著:「接下來就可以送進烤箱了!」這一切步驟他做來流暢有節奏,順著交響樂彷彿是一場藝術製作的行動劇。

Neo製作麵包的過程像是一場藝術行動劇般流暢有節奏。

在山裡留下來的山居生活

因為迷上城市裡所沒有的台東天藍,Neo離開生活許久的大都市台中,也遠離了健康管理工作的舒適圈,決定定居東海岸,因緣際會認識了知本山上的林道咖啡店老闆,承租這塊離塵不離城的小平房,展開很不一樣的人生下半場計畫。

山中生活不比城市,少了便利性與易達性,甚至連朋友也離得很遠,Neo笑著說:「多了的就是山野間的小昆蟲、螞蟻,還有猴子吧!他們才是這裡的主人。」於是Neo把在職訓局裡學到的製作麵包技巧、融合從四處尋找到的天然原料展開山林麵包的隱士計畫。「剛開始住到這裡,覺得附近林道瀑布的水質好,原本我還堅持日日去瀑布取水製作麵包,後來才知道,原來家裡水龍頭一打開就是山泉水,泉水甘甜澄淨,很適合麵包。」

Neo與呂睿峯父子倆搬離台中定居知本,在離城市不遠的小山邊汲山泉水用雙手慢慢烘焙出一個個吐司與歐包。

而山間的濕度與溫度更是一大挑戰,開麵包店進入第2年,Neo帶著兒子呂睿峯學會跟節氣一起調節麵包的節奏,靜置發酵、溫度控制都得根據當日的氣溫與濕度來「感覺」,而這一切沒有絕對SOP,全要憑著他們的記憶與對山間生活的經驗。

聽快樂的山中麵包在唱歌

這座承租下來的老宅已經3、40年,隱居在林道的入口,參天大樹與九重葛讓老屋的院子顏色很精彩。室內共分成4個空間,右側廚房是Neo與呂睿峯的工作室廚房,所有麵包製作全在這裡;中間兩個空間分別是起居與儲藏室,雖然因為忙碌而顯得有些淩亂,一整排黑膠唱片與CD,仍然是整個空間裡聽覺享受的來源;最左側的一間是烤箱機器所在,對外的窗戶搖曳戶外樹影。

當機器時間到了發出聲響,Neo把剛出爐歐式麵包鏟出放到籃架上,突然要我們安靜下來聽聽會發生什麼事。一開始只聽見空氣中音樂聲響、窗外偶爾的落葉與鳥鳴;接著,一個個剛出爐歐式麵包因為與涼空氣接觸、產生表面龜裂的聲音突然開始響起,此起彼落啵啵啵啵的聲音讓我們睜大了雙眼驚奇不已,跟著室內的音樂突然有了串連,就彷彿剛剛出爐的歐包快樂地在唱著歌,微風輕輕吹也像是在應和。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