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身價千萬,卻削髮為僧,因女人變成「花和尚」,真相感動網友

他,身價千萬,卻削髮為僧,因女人變成「花和尚」,真相感動網友
2021/11/19
2021/11/19

醫院的走廊間,一陣嬰兒的哭聲打破了醫院的安靜。

一位身穿僧服的男子聽到後朝哭聲走去,這時一旁的清潔阿姨剛好看到,嘴角擠出一絲嘲笑,問道:「又生啦!第幾個了呀?」

男子笑而不語,直接走進產房。醫生看到他,埋怨了幾句。男子抱著剛出生的嬰兒走出產房,臉上寫滿了欣慰。

門衛看到他忍不住囉嗦道:「哪個和尚會像你這樣,娶那麼多媳婦,生那麼多孩子!」

男人沒有生氣,只是看著一旁的嬰兒,自言自語道:「能活著,比什麼都好!」

而門衛口中的和尚,不是什麼別的男人,正是南通萬善寺的道祿和尚。

通常,一個男人花心,女人會對男人恨之入骨。但為什麼眼前的這個男人同時對幾百個女人「花心」,這些女人不僅不恨,反而非常感激他呢?

又是什麼原因,讓這個「六根不清淨」的出家和尚,在「為女人生孩子」的路上擁有如此深的「執念」?

身價不菲不享受

一心虔誠入佛門

道祿和尚,原名吳兵。1975年出生于江蘇南通。

出家之前,他跟所有普通人一樣,對金錢有著強烈的渴求。

從工人做起,到開工廠,再到後來成為外貿公司的老闆。年紀輕輕便擁有同齡人無法企及的身價。開名車、住豪宅、遊山玩水,日子過得好不瀟灑。

可能是因為常年奔波在商場爾虞我詐的緣故,時常到淩晨側夜難眠。他看著鏡中的自己渾身沾滿的銅臭味,眼神裡除了錢財,早已黯淡無光。

他開始討厭酒局裡那些虛偽的語言,討厭聚光燈下陶醉在虛榮的嘴臉。

他問自己:「明明已經擁有遠超同齡人的財富,為什麼自己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呢?」

物欲世界很難讓他找到快樂,于是便把希望寄託在情欲世界。

第一次婚姻是受媒妁之言。但因為是近親關係,他擔心生下的孩子不健康。

因此他在佛祖前跪下祈禱:「如果生出來的嬰兒身體健康,願意在50歲之後出家為僧。一心修佛,為孩子積福。」

可能是他的誠意感動了佛祖,厄運並未降臨到嬰兒身上。誕生的一位女嬰,身體各項指標都顯示健康。

孩子出生後,他才發現面前的妻子,根本很難走進對方內心,雖同處一室卻心隔一睹牆,彼此都感到身心俱疲。最後只好選擇了離婚結束這場姻緣。

于是他把感情寄託在第二段感情上,本以為進入第二段婚姻,情況會發生好轉。

可第二任妻子的火爆脾氣,家裡大小語言暴力輪番上陣。一向喜歡清淨的他忍受不了。最終兩人再次以離婚散場。

這兩次的離婚讓他心如死灰。物欲和情欲的心力交瘁讓他頓感人間不值得。那段時間混天熬日,除去吃喝找不到人生的意義何在。

就在他消沉度日的期間,偶然翻到了幾本佛法的經書,其中一本《金剛經》中的最後一句「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讓他找到了內心的篤定,這輩子註定要與佛結緣。

即便自己已有家室,上有父母,下有兒女,內心強烈的渴望還是讓他選擇了出家這條路。

最終,在吳兵35歲那年,獨自來到廈門普賢寺,從此削髮為僧,遁入空門。法號——道祿。

皈依佛門本該清心寡欲

卻因「女人」被逐出師門

歸入普賢寺的道祿,每天抄經念佛,吃齋打坐。告別了過去紙醉金迷的日子,內心終于尋得一方淨土。

原以為餘生只與佛經香火為伴,但似乎從他離家的那一刻,命運就已經註定了他要換種方式修行。

如同那句話:善,猶如長在內心的泉眼,一旦被挖掘,就會源源不斷地湧出來。

普賢寺有一個專門供奉墮胎嬰靈的牌位,每日都有墮胎的女子來此禱告。

有的為曾經的無知表示懺悔,有的為嬰兒的失去感到自責。道祿每次看到這些可憐女子,都深感痛惜。

這些墮胎的嬰兒,他們在准媽媽的肚皮裡已經無數次向這個世界招手。面對向你投奔而來的小生命,怎麼狠得下心結束他們的到來?

但這些女人很多都有不得已的苦衷,有的是因為男友不負責,有的是因為經濟條件。有的是怕家裡知道。

看到網上各種新聞事件,那些被殘忍打掉的嬰兒,要麼是被遺棄在野外草堆裡自生自滅。要麼是被扔到垃圾桶裡任由廢墟埋葬……

每次想起,猶如一把彎刀深深刺進他的內心,痛苦不堪……

出家人以慈悲為懷,一心向善的他感歎現實諸多無奈,但回望自己,在寺廟除了每日吃齋念佛,好像什麼都做不了。好幾個晚上,他都側夜難眠。

一次黃昏,寺廟拜佛之人已經陸續散場。而有一位女子跪在牌位前遲遲不肯離開。道祿和尚上去詢問,這位女子才道出了難言之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