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去安養院,58歲盲人大叔獨自隱居深山,種地養豬養雞,坦言:存款不多但夠用

田園牧哥 2021/01/06 檢舉 我要評論

奇聞趣事最新鮮,带你遠離城市的喧囂,安享田间地头的奇闻趣事,讓心回歸自然。 大家好,我是牧哥,常年走在田间地头,大山深处,聚焦社会人文故事!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陶淵明在詩中所描繪的田園生活令無數人心馳神往。攜手心愛的人遠離塵囂,去一個與世無爭、自由自在、自給自足、空氣清新的地方生活,對於絕大多人來說,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但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陝西省安康市鎮坪縣曙坪鎮安坪村,58歲的盲人大叔馬義坤獨自一人居住在深山溝裡。馬大叔是五保戶,像他這樣的情況本可以去敬老院生活,一日三餐都有人遞到他手裡,但馬大叔不想過那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他要靠自己的勞動,過更好的生活。馬大叔說:「種地養豬一年能收入4萬多元(約合新臺幣17萬多),存款不是很多,但夠花。」

馬大叔一歲時患眼疾,因生活在大山裡,沒能及時治療,導致雙目失明。從家到豬圈、雞舍的路馬大叔走得很熟,不需要借助棒棒。冬天,大山裡很冷,為了給豬圈保暖,馬大叔掛了一塊紅色的棉門簾。

馬大叔眼睛看不見,卻把豬圈收拾得特別乾淨,一點異味都沒有。豬圈裡的這頭母豬馬上又要生小豬了,賣小豬是馬大叔的主要經濟來源。馬大叔說:「2020年,我賣了兩頭商品豬,掙了七八千元(約合新臺幣3萬多)。這頭大母豬去年二月間生了一窩,6個小豬賣了6000元(約合新臺幣26000多),六月間又下了一窩,12個,一個滿月的小豬賣1200元(約合新臺幣5200元),賣了14400元(約合新臺幣62000多)。這窩馬上就下了,小豬還在肚子裡,已被訂購。除了這頭母豬,現在豬圈裡還有一頭育肥豬,是我的年豬,馬上就殺。」

馬大叔眼睛看不見,母豬下小豬的時候怎麼辦?馬大叔說:「我摸著接生,我有個竹筐筐,竹筐筐裡墊著泡沫,母豬下一個我就把它捉到筐筐裡頭,等母豬生產完畢,我再把小豬一個個捉出來,讓它們去吃奶,這樣小豬就不會被母豬壓死。」

馬大叔養了四五十只雞,用自己種的包穀、青菜喂雞。馬大叔說:「賣雞子,一年也能賺幾千塊錢呢。」

家門口是菜地,最冷的天也能吃到自己種的菜。馬大叔種了4畝黃豆,1畝魔芋,2畝包穀,1畝洋芋。眼睛看不見怎麼種地?馬大叔說:「嗨,我摸著幹。拉個繩繩,一行行就能種得很直。要喂豬喂雞,就得多種地。」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