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放棄高薪工作回到山裡,為了心愛的女孩,耗時整整10年,把6000坪荒地打造成夢想家園

田園牧哥 2021/05/24 檢舉 我要評論

城市生活競爭激烈、壓力山大,很多人都夢想著尋找一處遠離塵囂、與世無爭、自給自足的世外桃源居住。但是,卻又難以割捨、逃避現實的誘惑和責任。因此,這個夢想對於絕大部分人來說只能是海市蜃樓、黃粱美夢罷了。但總有一部分人用自己的行動把夢想變為現實。

2006年,當褚孝立回到家鄉,買下天目山鎮橫塘村6000坪地的時候,所有人都笑他傻。

年少,嚮往大城市的繁華,十多年義無反顧奮鬥下來,他已是柯達公司的地區銷售總監,是父母眼中「別人家的孩子」。

「怎麼就放著好好的總監不當,回來種地啦?」

遇到這樣的問題,褚孝立只能笑著搖搖頭,不知如何作答。

在城市打拼多年,他始終覺得跟繁華都市間隔著一層看不見的紗,無法完全相融。反而不惑之年回憶起來,都是兒時身處的質樸田園。那上山摘果子的日子,那在田間隨手吃到的大西瓜,夢裡醒來都是清脆甘甜。

「建一座大房子, 養一條大狗, 能有大大的草坪, 當然還有一個女主人。」

心中的田園夢就這樣一天天生根發芽。

2006年,買下6000坪地的他被看作「笑話」。2008年,當她牽著正在追求的女友來到這面對眼前一片荒地勾畫藍圖的時候: 「這裡要建個大房子,這裡保留一片大草坪,那邊未來有小橋流水。」

女友只覺得這人不靠譜,可能在吹牛。

那一刻褚孝立或許看懂了女友的心思,他決定不再把藍圖掛在嘴上,而是用行動實現諾言。

從來都沒學過設計的他,為了給女友、給自己,建造一個理想的家,沒日沒夜地開始研究園林設計圖。

圖紙修改了幾十遍才最終定下。

搞基建,按電路,鋪管道,和工人們赤膊在一起他一樣也沒落下。

本想挖個坑造個湖,進而引水入湖,發現根本沒自己想的那麼簡單,於是又找來水系方面的書籍,哼哧哼哧地惡補學習。

大到莊園的整體佈局,小到一塊石頭的擺放位置,都極耗心思,盡心盡力。

熬過一個個酷暑難耐的夏季,冰寒刺骨卻沒有暖氣的冬季。

轉眼又一個春天,推開門已是鬱鬱青青。

紅豔豔的野生杜鵑開得爛漫,而當年那個從城市歸來的白麵書生,已滿臉黝黑,完全又變成了一個鄉下人。

幸好, 時間不會辜負每一個用心生活的人。十年的時間,當初設想承諾的一切,都在時光,雙手的撫摸下變成了現實。

當初的空地立起了排排小屋,清澈的湖面倒映著美景,柔軟的草坪一直延伸到遠方,還有歐式鄉村風格的莊園,一切都是自然清新的氣息。

褚孝立鍾愛的牧羊犬,時不時在草地上奔跑撒歡。

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當初認為他吹牛皮的戀人,如今修成正果走到一起,2014年光棍節前一天,他們在自家大草坪上舉辦了婚禮。

承諾給你的, 一天天把它變成現實。

緊緊握著的手, 跨過同一道門檻, 也從戀人變成家人。

褚孝立說:這就是他理解的幸福。

婚後小倆口更是沒閑著,他們攜手把自己的家,變成了一處靜謐又唯美的理想之地。

推開低調樸實的大門。

拾級而上,四周被植被環繞,若隱若現的莊園,就別有洞天地展露在你的眼前。

偌大的一座莊園,主人在房間數量的設置上卻相當「吝嗇」,4個獨立式樹屋、5個露臺星空房,和5個複式星空房。

外在低調,房間裡的設施卻相當「高級」,裝飾木採用芬蘭進口優質北歐赤松,木紋清晰可見。

每個房間配有壁爐,冬季壁爐一燒,整間屋子都暖融融的。

客人、朋友都不用再忍受,當年他建造莊園時的寒苦。

每個房間臨窗都有休憩地,不想動的時候,看書、喝茶,欣賞窗外的山景。

餐廳更是採用大幅的落地窗,享悅美食的同時,花園、山間的美景盡收眼底。

大廳的一角,也被精心佈置,三五好友可以在這燒烤美食。

二樓的露臺,則充滿野趣。

浴缸被放到窗臺邊,巧妙的設計,既能讓人充分感受自然的野趣,也能避免被看到洗浴的尷尬境地。

身心享受的同時,也放鬆了眼睛。

褚孝立愛酒,於是挖了一個4米多深的酒窖,朋友的酒也可以放在這裡,女兒出嫁那天,品味儲藏已久的女兒紅,好不愜意。

穿過酒窖,轉進另一扇門,又一處莊園秘境會讓你驚喜。

原來褚孝立還熱衷養娃娃魚,而這的好山好水剛好提供了便利。

前年他還將養的幾百尾娃娃魚放生到天目山的溪水中,

「我希望將來孩子們還能看到娃娃魚。」

在莊園裡,想動的時候,可以暢玩桌球、乒乓球、林間高爾夫等各種遊戲。

想安靜不被打擾,則可移步休息室,席地而坐,看書、喝茶、發呆,靜靜思考自己的事情。

或者到臨水的露臺,盤腿而坐,感受瑜伽的奧義。

如果對大山、草藥感興趣,還可以跟著褚孝立的家人上山采藥,金蟬花等名貴草藥采上幾把,中午的燉土雞湯便可以放進去。

夜色籠罩,圍篝火而坐,每個人分享自己的故事、經歷,彈奏一曲美妙的樂曲。

呼吸著山裡的清新空氣,聽著潺潺的水流和鳥鳴,吃著自己親手栽培的美食,伴著自己最親的愛人,褚孝立終於懂得了,什麼叫靈魂的安寧。

十年時間,說長也長,說短也短,曾經不懂設計的小白,就這樣把一座荒山,打造成讓人讚歎、讓妻子驚豔的絕美莊園。

細細想來, 一磚一瓦, 一草一木, 分明是對妻子濃濃的愛意。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