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將400m²後院改造成「食物森林」,種植高達400多種作物,年產蔬果2750公斤

田園牧哥 2021/04/26 檢舉 我要評論

我想每個人,都曾有過一個隱居山林的田園夢。住在一座古老的村落裡,遠離城市喧囂,與和煦陽光、清冽泉水、啁啾鳥鳴為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人說,在這個快節奏的時代,依山傍水的田園生活太過遙遠。然而總有人願將俗世喧囂拋諸腦後,去追逐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 城市裡的親耕之家 —

開車從洛杉磯市中心出發,沿110號公路朝東北方向開大約15分鐘,可以到達帕薩迪納市(Pasadena)。

這就是德尉三姐弟的家(the Dervaes‘),它還有個樸實的名字:「城市親耕之家」(Urban Homestead)。小院兒長40米,寬20米,房子占去一半面積,剩下約0.6畝的土地都被見縫插針地種上了蔬菜水果。

從前門看去,這院子不是一般熱鬧,高高低低滿眼都是綠色,簡直是個小森林。四季更迭間,園中可以找到400多種作物,每年收穫2750公斤蔬果不成問題。

很難想象,30年前,德尉一家人剛搬來的時候,這個院子和市里其他人家一樣,只有平整的草坪和寥寥幾株觀賞植物。院中的土壤經過長年踩踏和噴藥,乾巴巴,黃撲撲,「硬得像鍋底」。

1986年,德尉三姐弟在新家門前

如今,院中的土壤已經從不透水的粘性土(左)變成了疏鬆肥沃的樣子(右)

帶著孩子們把院子改造成食物森林的,是德尉家的爸爸,朱爾(Jules Dervaes)。

德尉一家四口和現在的院子

—親耕之始 —

朱爾對親耕的探索始於60年代。他和那時美國眾多年輕人一樣,大學剛畢業,就趕上越戰徵兵。環保運動和民權運動方興未艾,抵抗來自利益集團的壓迫和侵犯。

朱爾被現實推著開始思考——自己能做什麼,想做什麼,需要做什麼?

再往深處想,人來世間走一遭,為的是什麼?

當一個人開始問這種問題的時候,就離世俗定義的「怪人」不遠了。

朱爾思考的結論很簡單:不想吃大企業生產的垃圾食品,不想讓化學農業毒害環境,那就得親自耕種。1973年,他開始將這個想法付諸行動,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1985年,朱爾帶著三個孩子從佛羅里達鄉下搬到南加州的帕薩迪納市。作為鄉村生活的延續,他們在新家的院子一角種上了玉米和蔬菜。

「當時沒想在市里長住,總惦記著再搬去鄉下,所以只是種著玩兒,」朱爾在採訪中回憶道,「但現實讓我不得不留在城裡。」

90年代,加州大旱,水費上漲。為了節省資源和開支,朱爾決定不再給前院的草坪澆水,而是把它改造成生態園,種點「有用的」。

如今,小小的前院裡栽滿了紫羅蘭、三色堇、蒲公英、金銀花、向日葵、扶桑、玫瑰、莧菜、羅勒、無花果等花草樹木,不僅賞心悅目,而且95%都能吃。

— 目標:自給!—

21世紀初,轉基因問題進入公眾視野,讓朱爾又氣又急。實在不想讓孩子吃轉基因食品,朱爾毅然決定把所有空間都利用起來,以自給自足為目標,能種多少種多少。

前院滿了,後院種;地上滿了,吊盆種;有條件要種,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種。

一切技巧,只要符合安全、生態的前提,都用上了:基礎堆肥、蟲蟲堆肥、波凱西堆肥、種養結合、輪作套種、覆蓋免耕、伴侶密植、一米菜園、垂直菜園、食物森林、滴灌、陶罐滲灌……

一個一個試,一點一點加,綠油油的小森林就這樣誕生了。

這塊一米菜園裡種了一對伴侶作物:黃瓜和萬壽菊。萬壽菊可以促進黃瓜生長,還能防蟲。黑色的水管用於滴灌,紅色的陶罐用於滲灌,智能節水功夫不負有心人,在近30年的親耕實踐中,德尉一家的食物自給率穩步上升,目前已達九成。換算成市價的話,相當於每年省下了7.5萬美元伙食費。

隨便幾張豐收照,都讓人流口水全年產出的5000~6000斤蔬果,去向分為三類:

1. 自己吃(60%):夏天下菜時,大量新鮮蔬果吃不完,就用老辦法儲存起來,冬天慢慢享用。

自製的泡菜、醃菜、番茄醬、水果醬把櫥櫃塞得滿滿的。大姐安奈斯(Anais)每次看到這一櫃子罐頭,心裡都覺得特踏實:「這就是糧食安全的王道!」

2. 賣給鄰居和餐館(30%):德尉家和其他幾家本地食物生產者合作,以「社區支持農業」(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的形式把菜賣給60個家庭,口碑甚好。

每年賣菜的收入達2萬多美元,扣去成本還有結餘,可以用來買麵粉、大米、糖和豆子。畢竟後院只有這麼點兒大,實在不夠種這些作物。

3. 餵養動物(10%):是的,在這不到一畝地的空間裡,還活躍著一群雞鴨和兩隻山羊。

「茄子~」

德尉家都是素食者,只取雞鴨蛋和多餘的羊奶來吃,不殺生。動物們吃菜園裡的蟲子和下腳料,糞便是上好的肥料,迴圈利用,一點也不浪費。

「最初我都不相信自己能做到,」坐在鳥語花香的院子裡,朱爾說道,「一定要克服懷疑情緒。你得承擔風險,得勇於嘗試,得相信即便是以前從沒做過的事情,自己也能做好。」

— 簡單生活 —

如此硬核的親耕背後,是一整套生活哲學。身處城市之中的德尉一家,在衣食住行各方面都實踐著自力更生、生態友愛的原則。

衣:善用圍裙,縫縫補補,一件衣服可以穿幾十年。如果實在需要買衣服,就挑品質好、耐穿的,二手為佳。

食:親耕素食,身土不二,將古老的食農智慧和食物儲存技術發揮到極致,不貪求反季節食材,也不貪求異國的新奇食材。

住:不用任何小電器,冰箱電視都是節能款。不用空調,夏天開窗通風,冬天多穿幾層。能自己做的東西都自己做(比如蠟燭、肥皂等)。將淋浴間設在食物森林中,節省水資源。

不插電廚房用具,前排左至右:手搖咖啡磨、麵團割刀、手搖榨汁機、開罐器;後排左至右:手搖攪拌機、研缽、爆米花鍋;後面架子上還有煤油燈,這些基本都是老物件

將腳踏車和磨結合起來,一邊運動一邊磨面 行:主要靠步行、單車和公交。開柴油車,並且在朋友的幫助下,利用餐館廢油在自家車庫裡製備生物柴油。

……連柴油都自己做,真是不服不行。

這麼過日子,辛苦不辛苦?辛苦!但習慣了也覺得還好,畢竟像朱爾所說:「以前誰都是這麼過的。只是現在大家動動手指,就有人把世界各地的產品送到家門口,我們這種活法已經不流行了。」

既然如此,放棄便利而選擇勞動,值得不值得?值得!因為在勞動的過程中,德尉一家人嘗到了自由的滋味。這自由,不是指靠金錢權勢為所欲為,而是一種擺脫資本控制,萬事不求人的自主和自信。

就像他們在網站上所寫:「作為現代的親耕者,我們把權力交給了自己,無論身在何處,不管發生什麼,都能靠雙手自力更生,過上更美好的生活。」

這種自主和自信,是朱爾留給三個子女的最寶貴的財富。在他離世後,德尉三姐弟依然過著親耕生活,並且更加積極地開展社區活動,進行食農教育,分享心得。

有不少街坊鄰居被他們的精神和活力所感染,也在院子裡栽下果樹,種起了菜。在資訊技術空前發達的今天,想必世界各地都有人受到他們的激勵,開始行動了吧。

但同時,肯定還有更多人,雖然苦於城市生活的種種限制,嚮往著自種自食的安心,卻難以邁出第一步——大環境這個樣子,我能怎麼辦?

德尉家的三姐弟會將老爸的話送給這些踟躕不前的朋友:「不要等著別人改變,先從改變自己做起。政府想改也難改,企業更不會主動改變。

「從簡單的做起就好。出門買菜帶個布袋,親自下廚做一頓飯,邀請鄰居來分享美味……一步一步來,沒有關係。

在哪被種下,就在哪開花

「在直接與自然協作的過程中,我們做到了一件對於改變世界來說最重要的事,那就是改變我們自己!」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