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32歲女子用一朵花走出重度抑鬱,把1800畝廢棄農場改造成「童話世界」,治癒無數人

32歲女子用一朵花走出重度抑鬱,把1800畝廢棄農場改造成「童話世界」,治癒無數人
2021/03/29
2021/03/29

張愛玲說: 「玫瑰花瓣即使落了,仍是活鮮鮮的,依然有一種脂的質感、緞的光澤和溫暖。

這是花帶給人的柔軟美好,對於農場,也有同樣的感覺。 無論是去年的荒草叢生,還是如今的繁花滿園,私心裡覺得 它就是我的詩和遠方。

農場的詩和遠方,沒有人擠人的景點,有的只是自由茂盛的花、英式鄉村般的花園、清新舒爽的空氣……

阿桑是個「花癡」, 住在童話般的農場裡。

農場有1800畝大,陪伴她的是羊兒、狗兒、馬兒,五顏六色的小木屋,和數不盡的鮮花。農場裡,有大片的草地可以打滾,裡面藏著花藝師最愛的漿果樹。

她喜歡有朋友來的日子, 剪一把花,擺一個餐桌, 放上最喜歡的那塊布,就著陽光喝下午茶。

雨天,她就把窗簾全打開,關上所有的燈,聽雨聲看書。

晴天,就散步到湖邊,看看春天什麼時候來。

朋友們都說,阿桑是個生活在童話世界裡的人,好像從沒有煩惱的事。

她的朋友圈裡滿是讓人歡喜的文字:

「南京出了太陽,種下的香雪球開始爬地,三角瑾炸了盆,飛燕草長得老高,月季又結了一堆花苞……」

初識她的人,怎麼也不會相信阿桑曾經是個重度抑鬱症患者。

抑鬱症就像一場心靈感冒

「等看完電影《丈夫得了抑鬱症》,我才知道自己的病叫抑鬱症。」

每一條症狀,她都和電影裡的主人公同步,阿桑才恍然醒悟:

原來這種讓人不想活的病叫抑鬱症。而這距離她患病,已經近3年。

——如果痛苦的話,就別努力了!

阿桑說,向父母承認自己的無用,讓她卸下了負罪感為了康復,阿桑開始進行強迫性治療,她強迫自己把所有不開心的人和事都隔離掉。

她向父母坦白,向他們道歉: 「對不起,我現在是一個無用的人了,你們會怪我嗎?」

幸運的是父母無條件支持了她,他們告訴阿桑:「沒關係,我們只要你快樂。」

那一刻,阿桑感覺一下擺脫了所有包袱:「感覺直到此刻,我才真正活成了自己。」

這世上從沒有一朵灰色的花,

它生來就是為了治癒人間

阿桑決定去上海散心,去看話劇,看各種展覽。

然後遇見了改變她一生的事物——花。

她偶然看到了三宅智老師的花藝作品。

那一刻,阿桑聽到了自己久違的心跳, 像灰色的生命裡一下透進來一束光。

阿桑做的第一捧花,雖然生澀,卻像是一束暖陽像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稻草,像不能呼吸的人突然吸到了氧氣,她跑去上海去抓住這束光,做了自己的第一束捧花。

地鐵上,有個老大爺問阿桑:「這捧花是哪裡買的?」

「我自己做的」阿桑說。

「真好看!」

阿桑一下感覺自己飛了起來,笑容怎麼也止不住。

她稀裡糊塗就在武康路下了站,沿著路邊的法國梧桐一路走,一路笑。

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就一直走,一直走,笑得像個傻子。

她感覺到,自己的生命開始重新有了色彩。

阿桑報了花藝課,往返四個小時去上課。

她也不知道什麼是插花,也不知道怎麼插花才算對,只一股腦想著: 「花能讓我快樂。」

別人上課都猶猶豫豫,左思右想,她卻根本沒想這些條條框框,自顧在一旁插著花,一直插一直插……

突然就懂了,花是來拯救她的。

抑鬱症患者的世界是灰色的,而這世上從沒有過一朵灰色的花,也許它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治癒這個人間的。

朱頂紅,是熱烈在人間的化身;

鵝黃色的金合歡,能讓人看見太陽;

白色的小手球,會給人溫柔的治癒。

阿桑喜歡那些濃烈的,燦爛的顏色, 充滿了生命的力量。

她回到柳州,租下了一棟小白屋,用花一點點裝扮起來。

每個人路過這個角落都忍不住放慢腳步,這裡美好的想令人停留。

她並不每天都去花園澆水、伺候,而是自然而然地打理,她相信生命有自己的出路。

有時,你以為一朵花死了, 可你總會突然在某一天發現, 它又發出了新芽。

有一天,阿桑醒來,別人告訴她昨晚雷打了一整晚。

她一下怔住,只覺得這世界五彩繽紛,充滿了生氣,再無灰色。

那一天,她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康復了,她不再失眠,連打雷都叫不醒。

此時,距離她患病,已經過去了5年。

花園,可以在世界上任一角落,

甚至在我們的心裡

阿桑開始萌生「可移動花園」的想法。

「我們以前總覺得,花園一定要有一個大院子,可我總覺得不是這樣。」

它應該可以在任何一個角落,可以在寒冷的北極,乾涸的沙漠,可以在戶外,也可以是室內的某個牆角……

甚至在每個人的心裡, 從一顆心傳遞到另一顆心, 開滿整個世界。

ps:可移動式花園設計指運用花園設計中植物配置、景觀小品等方式,參照自然界中植物的生長狀態,不受時間、空間、氣候環境等限制,結合各類形態進行主題創作。

2016年,北京花植節,她開始實踐自己的理念。

她和南瓜子合作了「天上的街市」。

在她創造的這個秘境裡,迷幻、神秘又熱烈,那些對生命的熱愛,毫無保留,一次性傾瀉在這裡,擁有某種深不可測的靈性。

等到2017年北京花植節,阿桑已是整個展會的藝術總監,她又與南瓜子合作了新作品《精靈世界》, 如同飽滿陽光充斥的秋天, 充滿了對大地萬物的尊重和疼惜。

18年,阿桑更大膽了,她在南京接管了1800畝的農場,來作為實踐「可移動花園」的基地。

農場荒廢了多年,卻沿路長滿了好看的花草,在花藝師和攝影師眼裡這些都是寶。

繞過長滿蘆葦的小道,爬上山坡,阿桑等待著春天,到坡上撒一堆可能叫不上名字的花草種。

阿桑把原來的餐廳改成花藝教室,到了春天可以看到窗外搖曳著紫色花的湖景。

計畫著 把紅色的小房子變成一間湖邊書屋,鋪上地毯,好友來了就在這閒聊,跟瓦爾登湖一個樣。

還有 其它藏起來的小木屋, 把它們變成夜裡可以喝酒取暖的地方。

陽光穿過大樹散下到林間的屋簷上,則是給躲起來的小動物們撒歡的空間。

2000平的溫室球棚也重新被種滿鮮花,飛燕草、大冰菊、三色堇、鬱金香、木繡球、洋水仙、還有大朵大朵浪漫的月季,和各種爬藤類植物相應。

奇幻花園阿桑說這裡叫奇幻花園,像是精靈眷顧的秘境,可以到達無憂無慮的童話王國。

在室外,則種上大塊的魯冰花,冰島虞美人、蘿蔔花……

冬草在這裡睡去,春草又在這裡長來。

住的地方也弄好了,小木屋,還有好看的集裝箱,朋友來了,就不用再急著回去,可以住下,喝點小酒,聊到盡興。

阿桑給農場取名叫「春夏」,Spring&Summer Garden Farm。

春夏二字,每一聽聞,總覺得充滿讓人愉悅動人又茂盛的希望。

阿桑說,靈感來源於BBC紀錄片《園藝世界》。

在紀錄片的開場,Monty阿貝都會蹲地上手握泥土嘴角上揚,語氣激昂地對著鏡頭說: 「Spring is coming;Summer is coming!」

縱使四季更迭,Monty每一年的春夏開場白從未改變。

「屢屢聽到這,總覺著一年又一年的希望要破土而出,生命繁盛,無論過往如何枯敗。」

「改造」是春夏農場的主題。

阿桑希望用兩年的時間,借用花藝花園課程、展覽,與學員們共同把農場改造,把這裡變成一個具有花園療愈特性、可移動式花園實驗的交流空間。

阿桑還要把愛了很多年的人們都請到農場來。

等5月,阿桑打算辦一場草地音樂會,阿桑一直記得七八年前和好友,在上海辰山植物園聽過的那場,和交響樂隊隔著一條小河,夕陽倒映在河面上,風吹柳絮飄搖,三三兩兩的人散落在草地上,或躺或坐或耳語,聽著音樂。

春夏交季那會,阿桑在自家草地上舉辦了一場草地音樂會,朋友們三三兩兩的散落在草地上,大家席地而坐,聽著音樂,看著遠處的星光。

如今,春夏花園農場成了阿桑與朋友們的據點,空了就來聚聚,把開心不開心的都留在這裡。當初鼓勵阿桑從泥濘中爬出來的力量,如今通過「春夏」,感染著更多人。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